可当他走过来,看到被塞得严严实实的后备箱的时候,也不禁愣住了,诧异地瞟了陈大河一眼,北金的同志都这么有钱的么?别的东西他不知道,但被压在底下的那台电视机,还有两台录音机,可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啊,这也是送给他们的?

只是这些好东西搁这儿,没用啊!

李慧芳走过来看到这一幕,也有点惊讶,可想想陈大河以前的表现,随即又释然了,这才是他的风格,要是千里迢迢跑过来,就随便提两个袋子,那就不是陈大河了。

出来的人都帮着搬东西,其中有个箱子是专门给李慧芳的,连着那个小药箱一起抬到她的屋里,范书记就没让她再动手,“李同志,你朋友这么大老远过来,你就陪他说说话,外面有我们就行了。”

说着便同陈大河打声招呼就往走。

李慧芳也没推辞,道过谢之后,将他送出门,屋里只剩下她和陈大河两个。

关三根本就没进来,由范书记专门陪着,在外面聊天,只是范书记心里一直犯着嘀咕,这来的是李同志什么人呐,说对象吧,年纪差太远,说亲戚吧,不是一个姓的,有这么大方送礼的么?

左右想不明白,索性抛在脑后,管他呢,乡里捞到实惠才是真的,别的不说,单一台电视机,就能让其他几个乡馋死,再一个,弄了这么多东西过来,这姑娘应该不会很快就走了吧。

“坐床上吧,”李慧芳指了指自己那张铺着蓝白相间床单的小床笑道,“这儿也没个凳子,直接坐床上就行。”

陈大河拍拍屁股,把铺好的床单往里面折了个角,就坐在下面露出的褥子上。

李慧芳努努嘴,转过身坐在他身边,两人隔着一尺多的距离。

陈大河看了她一眼,直接说道,“我找了个关系,内盟地方上的,想办法把你从民委要过来,等手续办好,你就跟我回北金。”

他这回是来问李慧芳自己意见的,可到了地头一看这幅样子,直接就定下让她回去。

说完也不看她,打量起这间小小的宿舍,十来平的大小,靠里一张单人床,说是床,其实就是两条板凳搭块木板垫的,床脚也有两条板凳,架起一只大木箱子,里面应该就是她的衣物行李,远离门口的墙角横放着一张高高的书桌,也没把椅子,不知道是怎么坐那儿写字的。桌子黑色的漆面几乎全部脱落,勉强还留着一点底色,不过擦拭得倒是挺干净,铺着几张报纸,靠墙叠放着几本书,桌角还有一只煤油灯。

看到那只煤油灯,陈大河似乎想起什么,转着脑袋四下打量,眉头不觉紧皱。

李慧芳低着头,沉默了半天,才小声说道,“我不走。”

嗯?陈大河回过头愕然地看着她,“不走?留在这儿等风干啊?”

话说出口,李慧芳似乎心里放下了什么,抬起头倔强地看着他,“就因为这里苦,所以我更不能走,我是单位派来支援这里的,不留下点东西,我不走。”

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定。

陈大河看着她的眼神,知道这姑娘是铁了心要留下来。

想了想说道,“这样,你还是听我的安排,等手续办好就回北金,这里我安排人过来,帮他们办厂挣钱,这挣钱的本事,你该信得过我吧。”

李慧芳抿嘴笑了笑,可还是没答应,只是低下头不说话了。

“不是,”陈大河有点急了,指着桌上的煤油灯说道,“我要没猜错,这儿还没通电的吧,连最基本的物资都没有,你留下来能帮他们什么啊?”

李慧芳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你不是说会帮他们挣钱的么?”

陈大河顿时气结,“我是说你回去,我给他们找项目,那你回不回?”

“不回,”李慧芳轻轻摇头,笑着说道,“你也会给找项目的,只不过,我来这儿两个月了,怎么说呢,确实挺穷的,书上有人说贫穷是原罪,但在我看来,贫穷固然是造成悲剧的原因之一,但更多的,应该还是思想,如果没有思想的武装,就算你能帮他们致富了,也不能帮他们安居乐业,所以,我想的是,你帮他们挣钱,我帮他们树立正确的思想,不是挺好的么。”

陈大河看了看她,沉默许久后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李慧芳一愣,眼神很快黯淡下来,强笑着说道,“怎么,你怕我老了,干不动了?”

“我要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是三十五,不满三十六,对吧,”陈大河笑着上下打量她一眼,“不过保养得还不错,跟人说不到三十人家也信。”

李慧芳笑笑没说话。

“这样,”陈大河抬起头,想了想说道,“按规定,下放锻炼最长两年,到期之后,民委调你回北金,你总不能拒绝了吧?”

李慧芳抿着嘴摇头,“不拒绝。”

答应得倒是干脆,陈大河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相信两年内就能把这里的经济搞起来?”

“有信心,”李慧芳点头笑道,“最起码,打下个好点的底子是没问题的,能让他们看到希望,我走了也安心。”

陈大河撇撇嘴,“我算是服你了。”

这姑娘犟起来谁都没辙,他只好退一步,能帮的尽量帮她一些。

“大河,不是我犟,只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我也该回报他们一些,”李慧芳轻声说着,“刚到这儿来的时候,我也是什么都不懂,就带了只箱子,莽莽撞撞的就过来了,知道我要来,范书记和曹大姐两个人套着马车赶了几十里地,把我从县里接回来,又把这间乡里最好的宿舍腾给我,虽说条件确实很艰苦,可他们也都尽量给我创造最好的条件,就指着我能留下来帮他们改变些什么,只是我也不过是个学法的,能做的,就是帮他们写写文书,调解一下村里的纠纷,可就是这样,他们也满意得不得了,你说,面对他们,我能忍心撒手就走吗。”

陈大河沉默片刻,突然摆摆手说道,“得得,我又没说你什么,整得我跟棒打鸳鸯的老封建似的,你爱留就留,反正最晚两年,时间一到乖乖给我回去。”

“嗯,”李慧芳用力点头,展颜笑道,“就算你不插手,两年到了我也是要走的,单位的调令我可反抗不了。”

“好吧,”陈大河拍着大腿站起来,叹口气说道,“带我出去转转,看看这里有什么,没什么,缺什么,我好对症下药,希望这笔生意不会赔死。”

“好像我还从没听说你做过赔本的买卖,”李慧芳站起来笑道,“相信这里也一样,对你,对这儿,肯定是个双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