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五号是个好日子,叶正根和图安走了,关鹏和图全也走了,马佳彤他们也憋着股劲去了深阵,孙老头在这里露了个面,就跑去李中和家商量什么事,老妈见做饭有兰婶,平时照顾有安英,她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坐上飞机回深阵去照顾老爹,连丈母娘陪了茜茜两天之后,也惦记着家里的老头子就回去了,宅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这时候也不年不节的,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只有一个关老头和兰婶在家里,陈大河穿着一件单褂,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托着紫砂壶,走两步喝一口,看着花园里枝头冒出的嫩芽,忽然有种在养老的感觉。

唔,二十一岁的小老头,会不会忒早了点?算上上辈子的时间倒是正合适,可现在毕竟还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的身体呐。

要不,找点事儿做?

可是干点什么呢?

做生意吧,如今在国外的事业已经够大了,国内也有琼斯公司和马佳彤他们那批人撒网式的布局,只需要慢慢等着,要不了多久就会长成一颗颗参天大树,貌似自己完全没必要再亲自下场啊。

找个单位上班?

陈大河嘬了一口茶,昂着头眼神朦胧地想着,正儿八经的政府部门是不能进的,事也好人也好,烦都能把人烦死,如果只是为了找个挂职,那还不如在家里歇着呢。

唔,去年跟李老头怎么说的?是去电视台还是学校教书?有点忘了,好像是电视台吧。

陈大河抓抓脑袋,要不,就去电视台陪茜茜?

找个清净点的部门,有活儿的时候干点活儿,没活的时候就在台里逛逛,看看未来那批牛人青涩的模样?似乎感觉也还不错。

那,就去电视台!

打定主意,陈大河就准备去找徐老爷子,把这事儿给定下来,快的话明天就去上班。

陈大河懒是懒了点,但有个优点,就是想到什么立马去做,用管理上的话来说,就是执行力高,所以立马回房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去电视台找徐闻平,嗯,顺便看看茜茜。

可刚要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张铁军迎面走了进来。

“你还真在家啊,”张铁军咋咋呼呼地说道,“我今天一大早往瑞士打电话,打了半天才打通,结果那边的人告诉我你回来了,真是,回来也不说一声,尽瞎费功夫。”

得,看来一时半会儿的是出不去了,陈大河把他领到客厅坐着,将手里的车钥匙往桌上一扔,躺在椅子上说道,“我要一个个通知还不得累死,说,什么事儿,我还得赶着出去呢。”

“有事儿?”张铁军诧异地看着他,“不是,你这趟回来是什么事啊,火急火燎的,要帮忙的说话啊。”

这时兰婶端了盏茶过来,他连忙双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我还能跟你客气,”陈大河嘿嘿笑道,“而且我回来跟我现在要去办的事儿不是一件,这不茜茜有了吗,我就办了休学,回来陪着她,可也不能一天到晚就在屋里歇着吧,就想出去找个单位上上班,混混阳寿。”

“噗……,”张铁军刚喝了一口水就给喷了出来,两眼瞪着陈大河,“上班?你开什么玩笑?额,不对,”

说着摇了摇头,又满脸喜色地问道,“茜茜有啦?大好事儿啊,恭喜恭喜,你小子要当爹了!”

陈大河笑呵呵地拱起双手,“谢谢谢谢,不用太客气,来点实际的就行。”

“那没得说,”张铁军大手一挥,“北海边的三进宅子一套,红旗轿车一辆,外加……”

“打住,”陈大河连忙打断他,“他一个娃娃要什么宅子车子,全部折现!”

张铁军老脸一黑,“你丫就一财迷!”

“客气客气,”陈大河呵呵一笑,“我这是为你考虑,宅子车子买起来太麻烦,给钱多简单,是吧。”

“偏不给,就给我大侄子打一全套的金器,给他丢着玩儿,”张铁军翻了个白眼,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说正事儿,你回来就回来,干嘛去上班啊,整天鸡毛蒜皮的多无聊,要真闲得慌,去我公司啊,给你一半的股份,咱们一起当老板。”

“免了,”陈大河撇了撇嘴,“你那庙小,容不下我这尊大神。”

“那你打算去哪?”张铁军瞪着眼睛,“进体制?这座庙倒是挺大的,就不怕被烟火熏着?”

“那庙又太大,供不起,”陈大河笑了笑,没说自己的打算,而是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能有啥,还不就是工厂的事,”张铁军说着竖起大拇指,“你给找的那几个专家真牛,做事一套一套的,把我找来的那帮人全给镇住了,就是现在厂长里只有几套国产机器,生产水平差了点,我就想问问,你给弄的机器什么时候能到?”

“机器啊,”陈大河想了想,“这两天应该装船了,走海路过来,快的话半个月吧。”

“半个月,那也行,”张铁军嘿嘿一笑,“都是好家伙吧?”

“你这不废话,”陈大河翻了个白眼,“垃圾货能费那么大周折给你弄来。”

“我就随口一说,”张铁军呵呵直乐。

人到了,设备也马上就到,不出意外的话一两个月就能正式投产,到时候样品出来,看看那帮洋鬼子还坚不坚持用他们的货。

“等这家车桥厂投产了,我再把去年你说的那个玻璃工艺品厂给弄起来,”张铁军志得意满地笑道,“那玩意儿看着就惹眼,凡是看见的都想要,搞那个肯定火。”

陈大河撇撇嘴,“不等车桥厂回本就开新店,有那么多钱吗?”

“有啊,”张铁军瞪着眼睛,挥着手说道,“那几家超市一个月流水好几百上千万,投几个都足足的。”

陈大河眯了眯眼睛,突然问道,“铁子,你又是开超市,又是做批发,车桥厂才刚做起来,就又要做玻璃厂,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到底干哪一行?”

“哪一行?”张铁军一愣,两眼茫然地说道,“不是什么能挣钱就干什么吗,干嘛非得选一行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