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个小师弟平时都在国外猫着,只有寒暑假的时候才会回国,现在这四月份出现在国内,还找自己这帮子人过来,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想到这儿,夏伯平瞄了一眼奥利弗,嗯,应该是跟她有关吧?!

结果陈大河一开口,就吓了他一大跳。

“我接到电话,说茜茜怀上了,就赶回来了呗。”

关三虽然通知了不少人,但也仅限于关系紧密的几个重要人物,夏伯平这些人自然不在其列。

“啥?”夏伯平瞪圆眼睛,“弟妹有啦?那可是大好事儿啊,”

“不行不行,”说着就团团转地找着什么,“你电话在哪儿,我得叫他们都过来,这么大喜事儿可不能糊弄。”

“差不多得了啊,”陈大河囧着脸,“一个个都这样,只是怀上,又不是生了,至于这么夸张吗。”

“还夸张吗,把那个吗字儿给去掉,”夏伯平满脸严肃地看着他,“你都不知道,虽说是去年夏天才领的证,可你们住一起挺久了吧,一直也没个动静,可把老爷子给着急的,大家伙儿的也都替你担心的不行,现在可好,总算是有了,能不好好庆祝一下吗!”

啊?

陈大河顿时满头黑线,我就说怎么一个个地跑过来兴师动众的呢,合着都怀疑本大少有问题啊,一个个怎么就这么八卦,真是欠的!

可是,这个问题叫自己怎么回呢?难道说以前办事儿的时候都是算了日子的,后来扯证了才没算,这种私密的事儿能开得了口吗!

这时奥利弗突然转身扑倒在沙发上,身子一颤一颤的,显然是在闷着声狂笑,就连边上站着的曾静姝也将头垂到最低,肩膀耸啊耸,任谁都知道她在干啥。

一看两位美女这反应,夏伯平登时反应过来,轻轻拍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叫你嘴欠,这下让小师弟丢人了吧。

“咳咳,”夏伯平也不急着找电话了,故作正经地问道,“大河,你还没给我介绍介绍这两位姑娘是谁呢。”

陈大河冷着脸瞄着一眼,足足几秒钟之后,才指着奥利弗说道,“这个你肯定听过,应该也见过她的照片,只是你脸盲没认出来,她就是我以前的老板,也就是琼斯公司的所有人,奥利弗·琼斯小姐。”

夏伯平脸色不变,冲着已经站起来的奥利弗点点头致意问好,“原来您就是琼斯小姐,久仰大名啊,幸会幸会!”

不就是说了句脸盲么,大家看外国人都一个样儿好不好,又不是只有他一个。

奥利弗嘴角含笑点点头回礼,“您好,”

正想继续问候,却发现陈大河还没介绍这个人是谁,便将视线转向他。

陈大河收到眼神将手一指,“夏伯平,外经贸部不知道什么司的司长,你的事找他准没错。”

夏伯平黑着脸翻了个白眼,“原来是对外经济联络部,现在是外国投资管理司,麻烦你以后记清楚,”

随后冲着奥利弗笑道,“后面一句他还真没说错,凡是外商投资的事务都可以找我解决,怎么,琼斯小姐是在投资方面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听到他们的对话,奥利弗心里顿时一阵惊喜,这可是管理外商的头儿啊,难怪别的企业进来谈判都要谈个好几年,琼斯公司却这么顺利,真没想到陈大河的关系竟然到了这个层面。

她脸上挂起微笑刚准备说话,却被陈大河挥手打断,“这事待会儿再说,先给你介绍另一个,”

说着指向曾静姝,“曾静姝,原来在北金琼斯文化公司当总经理,今年过年的时候让我忽悠出来自己单干,现在在深阵那边办厂,可能会涉及到出口方面的问题,遇上了就照应着点。”

“夏司长您好,”曾静姝连忙躬身问好,“以后有麻烦到您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关照。”

“嗨,别这么客气,”夏伯平笑着挥挥手,“既然你是大河介绍的,那就是自己人,叫我夏三哥就行,以后遇到事儿了尽管说话,别的地方我没办法,这外贸上的事还是能出点力的。”

曾静姝赶紧点头,“嗯嗯,谢谢三哥。”

陈大河嘴角微撇,好嘛,这就认上亲戚了,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个闷丫头还有搞公关的潜质呢。

三人正聊着,外面院子里又进来两个人,正是老五吴天华和老七苏晋芳。

陈大河又给奥利弗和曾静姝引荐了两人,随后一起去到餐厅,摆起了第二桌。

酒菜上台,也不先谈事情,饿坏了的三人一起狼吞虎咽,反正这是小师弟家,他们也不讲个什么形象,填饱肚子最重要。

这幅吃相倒是吓了奥利弗一跳,眼前的三人,真是这儿的领导?别不是陈大河从哪个地方找来骗她的吧!

好嘛,陈大河还不知道奥利弗竟然对他产生了不信任感,等三人吃得差不多了,才捧着茶杯笑道,“吃好了吧?”

“差不多,”吴天华拿起手边的毛巾将嘴巴一抹,“后面的慢慢吃,怎么滴,有事儿啊?”

不等陈大河开口,他旁边坐着的夏伯平就说话了,一把拉着吴天华,满脸喜色地说道,“可不是有事,我跟你们说,大喜事儿!老大他们没来那是他们的损失,不过没关系,今天他们不来,明天指定要来!”

“哎哎哎,”陈大河将脸色一垮敲敲桌子,“差不多得了啊,不带这么夸张的。”

“哪里夸张啦?”夏伯平眼睛一瞪,“你敢说你不高兴,敢说老爷子今天没过来?!”

陈大河满头黑线地扬起手里的茶杯盖,恨不得一盖子给他砸过去。

“什么事儿啊?”苏晋芳拿起毛巾在嘴唇上轻轻按了两下,好奇看看两人,“大河毕业啦?”

“毕什么业啊,”夏伯平将脸一甩,此时特有种你不知道我知道的满足感,“甭说毕业,就算他拿到博士都不能跟这事儿相比,我跟你们说,茜茜有啦!”

“有啦?”苏晋芳先是一愣,紧接着瞪圆眼睛,蹭地一下站起来,“真的?”

“那还能有假!”

此时的夏伯平分明就是八卦精附身,那股子风流劲儿丝毫不弱于巷子口的小脚侦缉队老太太。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