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下午的喧闹不提,到了傍晚时分,带着几分疲态的奥利弗才和曾静姝一起回来。

吃过晚饭,将几位老爷子送走,黄玉芝拉着茜茜去里屋说话,陈大河才端着一杯茶放到奥利弗面前,笑着问道,“怎么,还是没有进展?”

他这就是句废话,有没有结果看奥利弗的脸色就知道,只是刚才屋里人多,不好问而已。

“没有啊,”奥利弗苦着脸,摇摇头说道,“也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还不提条件,只是反反复复地纠结我们能给出什么样的条件,我的天啊,我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谈判,开一条航线而已,排个班给个准入不就完了,有这么复杂吗!”

她是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以前跟陈大河一起做项目的时候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每次都是陈大河几个电话,或者见几个人,顺顺利利的就把合同签了生意做了,所以之前她才派伊莎贝尔·米勒过来谈判,而不是自己亲自出面,却没想谈了好几天也没进展,好,现在换自己亲自来谈应该可以了吧,完了还是一样,真是差点疯掉。

曾静姝在一旁也是满脸苦笑,她的化妆品工厂正在筹建,事情一大堆忙得不可开交,这次还是因为茜茜怀孕了才临时赶回来的,结果就被奥利弗抓了壮丁,跟着一起去谈判。

可她的关系网都在文化线,跟民航那帮人真不熟啊,哪怕想请人介绍也找不着一个跟他们认识的,民航太独了,一般人还真扯不上,于是只能陪着奥利弗在那边熬了一整天。

“没事,估计这两天就会有进展了,”陈大河咧着嘴无声的笑,随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待会儿我给你介绍几个人,以后国内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他们。”

“几个人?”奥利弗眼睛一亮,“是你在政府里的人脉?”

在美国有很特殊的一群人,别人办不了的事,交给他们很快就能解决,那就是围绕在白宫周围讨生活的一群说客,顶级的游说公司甚至能影响到法律层面的制定,由此可见人脉关系的重要性。在她心里陈大河虽然不是说客,但作用就是一样的,否则怎么能解释当年他轻而易举地谈下那么多项目呢。

嗯,这也是当初她第一次过来考察之后,下定决心继续和陈大河保持合作的原因,如果陈大河没有展示出他的能量,或许琼斯公司会在八零年的夏天拐上另外一条路,真到了那个时候,也不能怪她不是,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很现实的,哪有那么多无缘无故的信任与担当。

当然,现在就算陈大河没了这些资源,也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了,经过四年多的合作,一起经历的波澜起伏,两人的友谊早已超越普通的合作关系,到了更高的一个层次,或许,这是连家人也比拟不了的,这不,陈不就是打算将自己的人脉介绍给她了吗,最起码,自己最亲爱的爷爷也不会轻易将他的人脉资源介绍给自己,这就是现实。

“说得没错,”陈大河笑着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曾静姝,“待会儿你也一起吧,咱们国家有句老话,阎王好惹小鬼难缠,但真有了阎王爷照应着,小鬼也不会太过分,只要喂饱就行,懂?”

“明白!”曾静姝眼睛立刻乐成一条缝,用力地连连点头。

这个道理她自然明白,原来在琼斯文化公司工作的时候,她就没少跟上上下下的人打交道,不过那时候还好,有了之前陈大河打下的底子,只需要维系一下就行,做起来比较轻松,可一个多月前她去深阵自己办厂,就有点发懵了,虽说没遇上什么刁难,但一大堆复杂的手续差点没让她愁死,还有方方面面的打点又是一桩难事,就算有弟弟的帮忙,也难免弄得焦头烂额,最后还是马佳彤出面,介绍她认识了市府里面的一位领导,结果那位蔡主任让她直接打出陈大河的招牌,去找各个口子的一把手,刹那间所有事都变得简单起来,就是这么神奇。

从那时她才知道,原来陈大河的关系网不只是在北金管用,连深阵那边也很好使,现在能介绍这些人给她认识,看来以后再遇到什么难题,就可以自行解决了。

三人又聊了一阵,差不多到了七点,院子里才传来一个声音,“大河,还有吃的没有,赶紧给我弄点儿,快饿死我了。”

嘴里说着话,那人已经出现在屋门口,正是在外经贸部工作的夏伯平。

“喏,吃点这个先垫垫,”陈大河指着桌上的点心,笑着说道,“五哥和七姐待会儿也过来,一起整点儿,其他人我叫了,可惜都没空,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忙啊,都没个休息的时候。”

他白天的时候就估摸着奥利弗的谈判应该没什么进展,就给李中和的那群弟子打电话,准备提一提这件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推动一下,也顺便聚一聚,结果十几个电话打出去,就三个说有时间来,还得是晚上,所以晚饭也没等他们,直接上宵夜吧。

夏伯平进门后对着奥利弗和曾静姝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异色,这个外国女人莫非就是琼斯公司的老板?也只有她才和小师弟有这么深的关系,晚上还在这儿待着的。

脸上却不动声色,抓起碟子上一块艾窝窝就塞嘴里,呜咽着说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首长定调,特区大有可为,一下子就把全国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方方面面都忙得不行,我虽然是对外经贸部的,但说到底还是为国内的单位服务,他们的积极性上来了,我能不忙吗,跟你说,”

说着又抓起一块豌豆黄,“最惨的就要数老九,他那个工商局一下子多了好多人申请营业执照,有的是开公司,有的是个体户,一天能有几十个人来,档案都积了一大堆,所有的审批都要他签字,他不能闭着眼睛签吧,一审查起来就没玩没了,估计这会儿还没下班呢。”

“呵,那可真够忙的,”陈大河一脸的幸灾乐祸,“幸亏我没听老爷子的话进体制,否则肯定也跟你们一样得忙死,要我说啊,你们就是自找的,什么都管那么细,事情能不多吗。”

“你这什么话,”夏伯平翻了个白眼,差点被一口豌豆黄给噎住,陈大河连忙给他倒了杯凉水递给他。

半杯水灌下去,夏伯平出了口长气,才继续说道,“不审查细一点,出格了怎么办,出事儿了怎么办,我们得对人民负责!”

说到这儿,他突然眼珠子一转,看着陈大河问道,“哎,白天我都忘记问了,你不是在瑞士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