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北金的天气不错,艳阳高照和风送暖,既驱散了早春的寒气,又没带来西北边的沙尘,难得。

陈家大宅的大院子里,原来叶正根他们练功的场地已经改造成一座花园,用关老爷子的话说,以他们如今的身手,除非去战场上实战厮杀,否则不会再有多大的进步,这片场子自然也就没了用处,还是还回原来的功能,给东家做花园的好。

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陈大河拉着茜茜的小手,陪着她在园子里散步。

茜茜此时还有点晕乎乎的,昨儿个才确诊怀了小宝宝,然后睡了一觉,早上起来就看见丈夫坐在床边笑呵呵地望着自己,要不是陈大河两手按着肩膀,估计当时就能跳起来。

走了两圈之后,茜茜鼻尖不觉变得微红,额头上也冒出一阵细汗,陈大河一看,连忙拉着她到亭子里休息。

“大河哥,你真的办休学啦?”茜茜靠在陈大河怀里,抬着头两眼亮晶晶地望着他,“如果拿不到毕业证,不是白学了两年多?”

“也不算白学,”陈大河搂着她笑道,“在那里学了俄语和阿拉伯语,虽然还不到毕业的水平,平时沟通交流也够用了,至于毕业证,我又不靠那东西吃饭,有没有都没关系,再说了,家里不是还有北大的毕业证么,这玩意儿拿出去也能唬唬人的。”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哼,别人求都不来的北大学历,就是让你拿来唬人用的?”

“举个栗子而已,要不要这么严肃啊,”陈大河回头瞟了一眼,“您老人家今儿个怎么没去上班,遛弯遛到这儿来了?”

“屁话,”李中和甩着两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嘴上说话不好听,脸上却满是笑容,“乖丫头有喜了,老头子能不过来瞧瞧。”

“嘿,传得挺快的啊,”陈大河放开已经坐正的茜茜,从石桌上拿了块熊皮垫子铺到另一边的石凳上,笑着说道,“要是打听国际消息的时候能有这个效率,你该能为国家创造多少外汇!”

“创汇再多也没你多,这种事还是留给你们年轻人吧,”李中和施施然地坐下,扭头看着茜茜,和颜悦色地说道,“乖丫头,身子骨没事儿吧?”

“好着呢,李爷爷,”茜茜扬起笑脸,“医生说挺好,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只要别劳累过度就行。”

“哦,那也不能大意,”李中和拍拍桌子,“待会儿我去给徐老头儿说说,让他跟电视台打声招呼,要不这几个月你就甭去了。”

“那可不行,”茜茜立时转过身看着他,“我那点儿工作才到哪儿啊,一天也干不了几个钟头,大部分时候都还是坐着,当年在大队里的时候,好多婶子怀着宝宝还不是照样下地干活,她们可比我累多了,不也没事儿。”

“嗯,不因私废公,很好,”李中和想想也是,可还是咂咂嘴说道,“但你自己也不能马虎,依我看,班可以继续上,但劳动强度得下来,我还是跟徐老头说一声比较好。”

“李爷爷,”茜茜鼓起腮帮子望着他,“你可千万别去说,要不然师傅还以为我是大小姐呢。”

“大小姐可不如你,”李中和瞪着眼睛,“那大小姐再大能跟我有半分钱关系?我还等着抱重孙子呢。”

茜茜俏脸一红,张嘴还要说话,却被陈大河一把拉住。

“老头儿,差不多得了啊,”陈大河斜眼瞟着他,“不懂就别装懂,这女人怀孕的时候,得保持适当的运动量,才更利于生产,我看上班挺好的,反正这活儿又不累,录完就走,还不肖准点上下班,再说人家徐老爷子也是茜茜的师傅,能不照顾着点儿?!”

这话可不是他瞎说,上辈子老婆怀孕的时候,就是这么一直陪着散步过来的,适当运动对孕妇有好处,这个常识后世的人基本上都懂,不像现在,还是传统老观念,怀孕了就得静养。

当然,头三个月的时候还是要多注意,不能过量运动,否则也会有危险,后面禁忌反而少很多。

“屁,”李中和眼睛一瞪,“你个半大小子还敢说我,你懂还是我懂?”

陈大河将头一甩,回头看着茜茜,“老婆,你说听谁的?”

茜茜笑嘻嘻地挽着老公的胳膊,用行动表示答案。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李中和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紧接着又给了自己一嘴巴子,“呸呸乌鸦嘴,大吉大利大风吹去,我乖重孙子肯定白白胖胖健健康康,呸,都是让你这小王八蛋给气的。”

陈大河两眼一翻,“我要是小王八蛋,你这个我儿子的曾爷爷算什么?”

“嘿,”李中和发现今天自己尽干瞪眼了。

“哈哈,老李头又吃瘪了吧,在这小子面前你就讨不了好。”

几人扭头看去,只见罗东升背着双手迈着八字步就走了过来,后边还跟着老伴儿秦月红。

“罗爷爷,秦奶奶,”

茜茜立刻站起来打招呼,刚准备过去迎接,那罗东升就连忙伸出两手连摆,

“快别动,别动,招呼着点儿,我们自己来。”

一看他那架势,陈大河就忍不住捂脸,又来了个大惊小怪的,还好另外几个老爷子,还有老爹老妈都不在这边,要不然可就热闹咯。

所以说,人怕什么就来什么,这不罗秦二位刚坐下,关鹏就小跑着过来了,

“大河,刚接到电话,老夫人下午的飞机到北金,还有孙老先生也是差不多时候到,等下我和图全去接机。”

嗯?陈大河呆了呆,老妈不是在深阵吗,怎么也过来凑热闹了?还有孙老头也来?

昨天关三可不只是通知了他,两边家里和几位老爷子那里也都通知到了,这些人自然会有反应,可能现在亲近的人里面唯一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就是被陈大河遗忘在博物馆库房的王老爷子。

“还有,”关鹏喘口气继续说道,“茜茜的妈妈明天下午到。”

这个陈大河倒是没啥反应,老婆怀上了,丈母娘要来,没毛病。

“还有没?”李中和满脸期待地看着关鹏,“茜茜的姥爷有没有说来?”

关鹏摇摇头,“那没有。”

“这都不来啊,老黄头真够拧的,”李中和眼里有些失望,随后扭头看着茜茜,“乖丫头,你肯定不是老黄头亲孙女,要不干脆你过继到我这儿得了。”

茜茜满头黑线地瞪了他一眼,“李爷爷,不许说我姥爷坏话。”

“瞧瞧,”罗东升对着老伴儿笑道,“从丫头这儿论,那个老东西还是亲的。”

看着喜气洋洋地两个老头子,陈大河掰掰手指头,貌似除了黄老爷子,老丈人,还有被公事拖在深阵的老爹,估计其他人都会赶过来,呵,怀个孕而已就闹得这兴师动众,要是生了那还了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