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满意吧,”奥利弗嘻嘻笑道,“这架是波音公司最新的型号747-300机型,长70.6米,翼展59.6米,高度19.3米,设计载客量366人,波音公司邀请意大利最顶级的设计公司做的室内设计,除开飞机费用,单单是改装费就高达三百万美元,绝对是全球最顶级的私人飞机,最关键的是,这架特制的飞机航行速度要比普通客机的设计时速950公里稍高一些,最高时速达到一千两百公里,这才是我们能按时到达的保证。”

陈大河抿着嘴竖起大拇指,“牛,要得!”

能在原来的设计速度上再做提高,只能在发动机上下功夫,估计花费的代价不会小,而且不说飞机价格,就这个内部装修费用都够买一架普通中短程商务飞机的,真奢侈。

“那是,”奥利弗昂起头笑了笑,指着上面说道,“前半部分的机舱比较高一些,所以隔出了两层,楼上的是主卧套房,但现在它是属于我的,所以现在你只能从楼下的三间客卧中选一间,或者待在另外一间多功能室里,那里有游戏机,几百款游戏可以让你玩个够。”

除了这些,另外还有几间餐厅厨房医务室之类的功能室,这些就没必要说了。

“没事,待会儿随便挑一间就行,”陈大河一个后跃躺到沙发上,张开双臂紧贴着靠背,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玩游戏就算了,有这功夫还不如睡一觉。”

奥利弗嘴角微撇,果然这幅备懒性子还是没改。

几人过来也没带什么行李,奥利弗便挥挥手叫其他空姐离开,只留下一位留在这里伺候。

没两分钟,刚刚得到指挥塔命令的飞机开始转入滑行道,经过一阵加速,带起呼啸声冲向蓝天。

看着窗外的白云,再看看坐在对面的叶正根和图安,陈大河眉头皱了皱,“老叶,帮我想想,我总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事。”

叶正根呆了呆,歪着头想了半天,最后摇摇头,“没有啊,该带的证件都带了,行李东西都不重要,还能有什么?”

这时图安突然眼睛上翻,“好像,还真忘了件事。”

“嗯?”陈大河转动眼珠看向他,“什么东西?”

“不是东西,是个人,”图安满脸的尴尬,忍不住抹了把额头,“东家,咱们好像把王老爷子给忘了!”

这些天都是他在博物馆地下库房陪着王老爷子,昨天因为博物馆招待宴的事去了上面帮忙,后来又跟着回了庄园,今天早上还没来得及过去,就跟着陈大河上了飞机,结果谁都没想起来王老爷子还在博物馆那里待着。

听到王老爷子四个字,陈大河登时两眼呆滞,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对哦,好像真把那个老家伙给忘了!

人家万里迢迢地跑过来帮自己做鉴定,结果自己两手一甩就给溜了,会不会不太好?!

“什么王老爷子?”奥利弗满脸的不解,“你国内的长辈吗?”

“嗯,就是去缂丝厂的时候,在尚海见过的那个,前些天来了这边。”

陈大河下意识地答了一句,眼珠子转了两下,总算回过神来,随即将手一挥,“没事,他平时就在那里吃住,没事也不出来,要等他全部弄完起码得四月底,回头让老提奥照看着就行,出不了事儿。”

叶正根和图安长出了一口气,虽然陈大河说没事,可他们毕竟是负责安全工作的,结果一个疏忽竟然把家里的重要人士给忘了,可真够尴尬的,尤其是图安,他还是王老爷子这段时间的贴身保镖呢,连主顾都不管就往外跑,搁哪儿都说不过去,陈大河是没怪他们,但不代表他们心里没数。

“呐个,大河,”叶正根搓搓双手,笑着说道,“前几天你答应的事还算数吧?”

“嗯?”陈大河眨眨眼,随即明白他说的是放他们去非洲训练的事,便点了点头,“算数啊。”

“那这样,”叶正根说道,“我们两个回家里之后,立刻返回瑞士,先照看着王老爷子,等王老离开回国,我们再去非洲,你看怎么样?”

“大致上没问题,”陈大河笑了笑,“有个细节稍微调整下,回去后在家里多待两天,陪陪你们的未婚妻,虽说是相亲来的,但也不妨碍再谈谈恋爱嘛。”

叶正根和图安尴尬地相视一眼,随后脸色发红地点点头,就算是答应了。

“你们有未婚妻了吗?”奥利弗突然看着两人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我记得你们以前没有女朋友的啊。”

“就今年过年的时候,相亲相的,”叶正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看上眼,两边家长也都乐意,就定下了。”

“哦,”奥利弗轻轻点了点头,心里暗叹一声,珍妮、布兰妮,你们两个也没机会啦。

收拾起复杂的心情,奥利弗笑着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看看有没有时间过来道喜。”

陈大河瞟了她一眼,“我结婚怎么没见你过来?”

奥利弗一个白眼翻了过去,“你请我了吗?”

陈大河差点没被一口气噎住,还请了吗,他可是让曾静姝转告过的,曾静姝也明确回复说传达到了。

嗯,如果说只有亲自请才算数的话,那还真没请,可是所有的宾客都不是他亲自请的啊,怎么能厚此薄彼不是。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饶你一回。

叶正根一看东家尴尬了,赶紧打岔说道,“我们打算明年春节的时候结婚,我和图安两家一起办,欢迎您过来。”

“都是老朋友了,不用这么客气,”奥利弗笑着摆摆手,刚才脸上的寒霜转瞬不见,“一起办好,更热闹些,回头我给你们包个大礼包。”

叶正根和图安一起拱手,“那就谢谢了!”

长途飞行确实很无聊,而且到达北金之后正好是凌晨,几个人索性各回房间去睡觉,睡不着也得睡,否则要倒时差,再过二十多个小时才能休息,那才叫一个难受。

崭新的波音飞机在云层上方快速掠过,不知不觉天上的景色也从白天专为黑夜,十一个小时之后,北金时间凌晨四点三十七分,飞机降落到首都机场。

奥利弗没有食言,在十二个小时之内,她将陈大河送回了北金。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