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视线从三人身上扫过,不经意地瞟了远处正围坐在一起的施密特等人一眼,看起来,似乎邀请美国人今天过来也算是错有错招,让这位罗素家族的精英有点心急了。

只不过,他们就没想过先做点交流,再来跟自己谈判吗?

还是说,这两伙隔着大西洋的伙伴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表明上看上去的那么稳固?

这一刻,让他隐隐有了一丝明悟,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呐。

“当然,”这时安德鲁卡文迪许也往前微微欠身,带着不明显的傲意笑着说道,“如果能一起合作,几个家族几百年来留下的各种资源,也会为我们共同的项目创造便利。”

陈大河眼神转动,嘴角上翘没有立即吭声。

如果合作,那些资源会创造便利,可怎么创造却没说,创造多少也没提,显然没什么诚意,反倒他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若是不合作,恐怕这些资源就会成为第三国际银行发展的阻碍吧。

这是一手萝卜一手大棒,唱完红脸唱白脸?

本来打算抛出合作意向的陈大河当即收住,翘起二郎腿招来侍应生,取了一杯红酒拿在手里,轻轻转着酒杯笑道,“对于卡文迪许家族的能量我从不怀疑,正好,我这里前天新开了一家防卫公司,人手倒是招揽了一些,不过就是装备不太好,不知道安德鲁先生能否帮忙解决一下呢?”

安德鲁顿时脸色一僵,脸上的笑意也在飞速减退。

坐在陈大河身边的奥利弗原本脸色冰冷,此时却眼角下弯,浮现一丝笑意,这个家伙果然吃软不吃硬,刚才白担心了,不过,敢怼卡文迪许家族的公子哥,看你待会儿怎么收场。

斯宾塞伯爵一看这架势,赶紧救火,看着陈大河笑道,“陈先生开玩笑了,我听说第三防卫公司在取得防卫牌照的同时,还向SIG订购了五百套单兵装备,哪里需要我们来提供帮助。”

陈大河手中的酒杯一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愧是跟欧洲各方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老牌贵族,前天的事他们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能查出防卫公司那批老毛子的来历跟脚呢!

你要是能查到,老子就敢给你写个服字!

将酒杯凑到嘴边抿了一小口,陈大河抬起头看向斯宾塞伯爵,眼里满是笑意,“伯爵先生,您也说了那是SIG,谁不知道那是一家以轻武器著称的公司,他们能提供什么好货,我下面这帮人要求可不低啊,虽说不需要弄一身SAS的标准套装,但也不能比法国外籍兵团差多少吧,不然怎么为客户提供安全有效的保护呢?要知道,外籍兵团可是出了名的收钱办事,可不能不防啊。”

还SAS?斯宾塞胸口一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那可是国之重器,你一个黄皮猴子敢在欧洲弄出这支力量试试?不用英法动手,苏黎世治安厅就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安德鲁和约翰更是面若冰霜,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还收钱办事,当法军的军法是摆设吗?办事的那都是已经退役的,那些人手上能有什么好装备?此时这么说,摆明了就是故意讽刺他们。

看着陈大河脸上不冷不热的笑容,本来怒火上脑的斯宾塞伯爵突然一愣,脑子转得飞快。

先捋一捋啊,最开始的时候,第三国际银行放出消息,愿意以第三汽车公司百分之十的股票交易权征求解决美国销售渠道的办法,然后,自己经过与美国方面沟通之后,知道了陈大河的底细,并联合几方以亨利贸易公司的名义拿下这些股份,支付出去一部分因罢工而被视为累赘的有价证券和物业,与此同时,第三银行以矿工工会罢工为契机,不仅没有因接受的是证券物业而遭受损失,更趁机大赚一笔,另外还在金融市场上做空,收益超过二十亿英镑。

正是如此快准狠的操作,引起自己和所有知情人的注意,希望能与控制这一切的幕后老板陈大河会面,以获得参与他未来投资的资格。

从杰罗姆反馈的消息来看,他的这位东方小老板应该也是乐意接受的,否则不会有他们这次苏黎世之行,而最初见面时陈大河的热情也印证了这一点,可怎么会翻脸比翻书还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莫非,是因为那些美国人?

斯宾塞的眼神不觉变得飘忽起来,自己和美国新贵的圈子关系的确不错,可要说交情有多深,那得看利益有多厚,这回也是美国方面想分享第三汽车的发展成果,才能这么顺利解决问题,那如果,美国那边直接和第三银行合作,还需要自己这些人吗?

这么一想,陈大河的态度转变就很好理解了,要知道,在庆典开始之前,他们在外面是有过交谈的,还有刚才自己和他们交谈的时候,他们为什么没有说这次来的目的?

好吧,尽管自己也没说明来意,不过这不正好说明了一点,都是为了利益而来,否则他们为什么隐瞒?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各凭本事吧!

西方世界也不是铁板一块,以英法为代表的欧洲旧世界,以美国为代表,包含了北美和澳洲的新世界,都在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

新世界和旧世界本来就是两个矛盾体,这个想要那个的名,那个想要这个的利,交来缠去,无非都是在名利圈里打滚,别以为贵族就牛,那也得看有没有对利益的诉求,很不巧,今天来的都是想通过这个年轻人捞一笔的,唔,不对,应该是捞很多笔,如果第三国际银行能一直这么牛下去的话!

但之前,有个问题需要了解清楚。

轻轻干咳一声,斯宾塞重新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同时给了约翰和安德鲁一个眼色,这才笑着说道,“陈先生可能对欧洲有所误会,这里是全世界最稳定的地方,绝不会出现您说的那种情况,而且,外籍军团只为法军服务,在外败坏名声的,只是一些退役中的败类罢了,他们这些人也不敢在欧洲乱来,所以,您完全不需要为此担心。”

陈大河默默地看着他,良久才微微一笑,“是吗,那可能是我弄错了,谢谢伯爵先生为我解惑。”

“不用客气,”斯宾塞伯爵含蓄地笑了笑,随即问出一句话,“我刚才看到这里似乎有不少东欧人,这些都是第三防卫公司的人吧,当然,我无意干涉贵司的事务,只是想了解一下,第三国际银行也准备涉及欧洲防卫市场了吗?我是说,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提供些许力所能及的帮助。”

利益固然重要,可有些原则性的东西绝不能含糊,现在,他想听听这位东方人如何回答。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