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和许久没见的苏菲亲切拥抱,行了三贴面礼,松开之后,陈大河才转向一旁站着的佳人,咧着一嘴白牙,张开双臂笑道,“好久不见。”

佳人沉着脸傲立不动,陈大河也保持着张臂的姿势,脸上的笑容没有减弱半分。

几秒钟之后,更显成熟的奥利弗再也绷不住僵硬的俏脸,噗呲一笑上前一步,轻轻抱了抱,“你的脸皮还是那么厚,”

轻触即分,奥利弗退回原地娇然笑道,“好久不见!”

“话说,你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了?”陈大河耸耸肩,对某人的污蔑听而不闻,看看苏菲,又看看奥利弗,“因为赛琳公司的事吗?”

赛琳公司就是苏菲经营的那家艺术品公司,以她的女儿赛琳的名字命名,就连苏菲那部分股份也挂在赛琳名下。

“哦,琼斯小姐可不会因为赛琳公司的事而过来,就算是,也不会来苏黎世,还不是你这里闹得动静太大,让她坐不住了。”苏菲伸着天鹅般的白皙的脖子,轻轻晃了晃头,满头秀发随之摆动,完全看不出这是个年过四十的女人。

“嗯?”陈大河诧异地看着奥利弗,“与欧洲贵族会面的事?只是一点小事而已,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这还是小事,那什么是大事?”奥利弗白了他一眼,径直往屋里走去,“去里面说吧,我可没有跟人站在门口谈事情的习惯。”

陈大河撇着嘴角眉头轻扬,冲着苏菲摆摆头,“女士,里面请!”

苏菲抿嘴微笑,轻盈地从他面前飘过,陈大河紧随其后。

至于跟来的保镖随从,自然会有爱奈斯安排。

四月的苏黎世还有几分寒意,哪怕今天天气不错,又是气温最高的下午,室外温度也只有十三四度,陈大河本想将她们带去二楼温暖的会客室,可奥利弗理也不理,直接走上从二楼走廊延伸到湖边的亲水平台,扶着栏杆远望湖面,苏菲没有说话,只是跟着走过来靠柱而立,双臂环抱看着陈大河微笑不语。

她算是看出来了,不管奥利弗琼斯在那家EO集团里面有没有股份,这个恩佐的财务代理人,跟雇主之间的关系绝不只是雇佣那么简单,有谁见过正常的经理人敢给雇主这样甩脸子的吗?

而陈大河则无奈地摊摊手,没办法,吹冷风就吹冷风吧,不过看看两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他还是让人找来三张北极熊皮铺到椅子上,同时煮起一壶甜茶,这才请两人落座。

奥利弗依然坐在正对着湖面的方向,手里把玩着玻璃杯,不过现在不看湖水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茶壶里的果肉,似乎里面能看出朵花来。

陈大河冲着坐在对面苏菲笑了笑,随后身体微微前倾,扭头看向边上的奥利弗,轻声说道,“我说大小姐,什么情况啊,一来就给我甩脸子,没惹您老人家吧?!”

结果不等奥利弗说话,苏菲就开始抗议了,“恩佐,请不要在我的面前跟她说中文,我又不会中文,要不,我回避一下,给你们腾点空间?!”

陈大河眼睛一闭,立刻低下头举起双手,“我错了,立刻改。”

可这时候奥利弗却用中文回了他一句,“就凭你在欧洲办了这么大的事,却没通知我一声,你说我这个合伙人是不是应该生气!”

然后才冲着苏菲微微一笑,“抱歉女士,他在问我为什么过来,我在问他为什么这么隆重的聚会却不请我。”

苏菲眯着眼睛嘴角上翘,心里却想着,老娘是不怎么会说中文,可跟恩佐认识这么久,公司里还有好几个中国留学生,只要用心学,傻子都会听几句了吧,可就是不告诉你,哼!

所以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也差不到哪里去。

看着气氛和谐的两女,陈大河忍不住捂住眼睛,好久没有这种无力的感觉,果然不是自己段位提升了,而是没遇上高人呐。

闲扯过后,奥利弗总算记得自己是来办正事的,看着陈大河正色说道,“这件事不是苏菲告诉我的,而是我从美国得到的消息,所以,你现在面对的不只是几个腐朽的欧洲贵族,同时也包括美国的某些人,这点你知道吗?”

陈大河轻轻一笑,刚准备张嘴说话,这时苏菲突然插嘴说道,“抱歉,打断一下,琼斯小姐,你在形容欧洲贵族的时候,能否不要加上腐朽作为前缀,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是腐朽的,比如您面前的苏菲布鲁瓦子爵夫人!”

“哦,对不起,”奥利弗红唇张成圆形,轻轻用手捂着,眼里满是歉意,“抱歉,我以为布鲁瓦先生不在了,所以爵位取消了呢,非常抱歉,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看她这样子,明显又把正事给丢一边了。

苏菲面带微笑不为所动,一手轻轻抓住玻璃杯,笑着说道,“没关系,我先生他只是失踪了,并没有确定死亡,而且就算确定了,还有赛琳可以继承他的爵位,所以,这个子爵也许还会延续下去,或者再有数百年也不一定。”

“那真是太好了,”奥利弗脸上堆满真诚的微笑,“在赛琳的爵位继承仪式上,我一定为她送上一份最好的礼物!”

“那就真是太感谢了!”苏菲抿嘴微笑,心里恨得直咬牙,神特么的继承仪式,这是摆明了咒老娘是寡妇的吧。

可不是么,人没了才会继承爵位,人还在的话需要继承吗?

陈大河两眼呆滞地盯着渐渐开始翻滚的甜茶,咦,这个酒精灯在寒风中也能有这么高的温度啊,一壶茶才几分钟就烧开了,好神奇呀!

“陈,”奥利弗突然转过头冲他微微一笑,“看什么呢?”

“哦,”陈大河猛然惊醒过来,连忙提起烧开的果茶,“看这个,正好开了,我给你们倒。”

下一刻,两只玻璃杯送到他面前,眼看两女相视一笑硝烟将起,陈大河果断地将自己的杯子也凑了过去形成个圆环,然后用倒酒的方式直接将三只茶杯倒满,紧接着放下茶壶,一手一只推了过去,完美!

隐隐伴着两声听不见的轻哼,战火消失于无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