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知道东家已经打定主意抛弃他的叶正根正忙着重新安排庄园、博物馆和公寓三个地方的常规安保,明面上的守卫倒是没怎么变动,主要是增加了暗卫和红外报警蜂鸣器等科技辅助手段,把凡是能想到的都用上,尤其是针对老刘那种专业人士的潜入做了专门应对,优化之后的安保系统,连老刘都没有再次潜入的把握。

这还不算完,在和刘建设呆了半天,跟他学过专业的潜伏技能之后,同时从他那里听了许多战场上的实战经验,经过慎重考虑,他又找到陈大河,要求去非洲战场锻炼一段时间。

看着满脸倔强的叶正根,陈大河感觉有些头大,“没事你跑那鬼地方去干嘛,要是出了点意外磕着碰着,我怎么跟兰婶交代?”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最烦这些个一天到晚喊着变强变强的人,安安静静呆在家里喝喝茶吹吹水不是很好吗,去非洲?吃饱了撑着去找屎啊。

“不会,”叶正根咧着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就是去找找感觉,想看看真正的战场是什么样,我听三爷说过,咱们祖上传下来的功夫都是从战场杀术演变过来的,他老人家当年也是偷偷进入战场呆了好几年,才打下深厚的底子,”

“还好几年?”陈大河眼睛一瞪,手一挥将他打断,“想也别想,等下次回国,你就给我留在北金,还有老安,你们两个都留下,安安分分准备结婚,换关鹏和图全过来。”

“别啊,”叶正根登时急了,“那俩傻小子哪能跟我们比,您可不能换人!”

“怎么不能换,”陈大河一屁股窝到沙发上,一手搭着靠背,笑呵呵地看着他,“甭跟我打马虎眼,关老可跟我说了,如今关鹏和图全两个的本事可不比你和图安差,再说了,你和老图两个结了婚,不跟老婆好好过日子,一年到头跟着我跑,像什么样子!”

“那,那,”老叶急得满脸通红,一句话脱口而出,“那我不结婚了。”

“屁,”陈大河蹭地一下站起来,指着他破口大骂,“说不结就不结,你拿人家姑娘当傻子耍啊,再说糊涂话,老子抽不死你。”

叶正根被骂得脖子一缩,半晌不敢吭声。

陈大河冷着脸随手扯过一本书,眼睛看也不看他,“杵在这装样啊,还不出去。”

随后还骂骂咧咧的,“这个刘建设,等下老子让他好看!”

老叶同志头一回没听东家吩咐,吱吱呜呜地说道,“大河,这个不怪老刘,其实之前我就有这想法了,我不像彤彤他们,还能在外面帮你做事,我就会几手把式,而且这辈子没别的爱好,就是爱练武,这回在家里的时候,三爷说了,要是没有机遇,我这辈子也就这样,到顶了,永远也到不了他的高度,因为他当年是从战场上拼杀回来的,现在哪有这环境啊,

可当时我就想啊,国内没有,欧洲没有,但非洲有啊,只是您身边离不开人,小鹏和小全虽说功夫到了,可经验毕竟不如我,好歹我还在美国受训过呢,他们就没正儿八经地跟人交过手,确实不放心他们,所以就压着没跟您说,这次既然老刘过来了,而且还要给您弄个防卫公司出来,这样我也放心些,才敢跟您提。”

见陈大河沉着脸不说话,但总算没再骂他,叶正根也稍微松了口气,趁热打铁说道,“您放心,我就是去见识见识,而且您还不知道我啊,耳朵跟兔子似的,鼻子跟狗似的,眼睛跟鹰似的,胆儿跟老鼠似的,”

“哼,”陈大河突然一声冷哼,“我看你胆儿跟豹子似的,”

顿了几秒,他又抬起头看着一脸期待的叶正根,“想好了,一定要去?”

叶正根登时眼睛一亮,慌忙不迭地连连点头,“嗯呐嗯呐。”

“嗯个屁,”陈大河冷着脸小声骂了一句,“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随后又问道,“准备去多久?”

叶正根哈着腰赶紧接话,“用不了几年那么久,长着一年短则半载,肯定回来!”

生怕东家嫌时间长,又连忙说道,“关键是时间短了没用,前些年三爷去兴安岭恢复身子,都耗了小半年,再短就不行了。”

他说的是关三去洪门前的那一回,一个人进老林子熬了半年才去的。

陈大河长叹一口气,不耐烦地甩了甩手,“自己找老刘去,让他安排。”

“谢东家,”叶正根大喜过望作了个长揖,两脚一蹬就串出房门,生怕陈大河反悔似的。

陈大河笑着摇摇头,随后一脸怅然地将手里的书往边上一扔,坐着静静发呆。

老叶跟了他四年,尤其是在欧洲这两年多,几乎是寸步不离,论感情不比亲大哥差多少,眼下他都求到这个份上,再不放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只是真不知道这次放他去非洲是对是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跟他家里人交代哦。

还没等他悲春伤秋缓过气来,图安又一脸扭捏地出现在门口。

看到他那欲语还休的样子,陈大河哪还不明白他的来意,当即将脸色一板,“你也想去?”

图安迟疑了两秒,终于还是将心一横,用力点头,“诶。”

“诶个屁诶,”陈大河大手一挥,转过来看都不看他,“都给我滚。”

“谢东家!”图安脖子一缩,眼里却掩饰不住的狂喜,身子一转也一溜烟地跑了。

也好,两个人一起去总算有个照应,而且如今非洲让刘建设经营得无孔不入,这两个人跑过去,他指定不敢让他们往最危险的地方跑,弄不好还得找支人马跟着,这么一算,危险也没想象那么大。

可惜,陈大河没当过兵,虽说练过几天武,也是出于健身和防身的需要,对老刘老叶这种武人的思维完全不懂,他要知道老刘不仅没想着保护他们,还打算把这两把神兵当尖刀使,肯定会把他吊起来抽一顿,只是这三人都打定主意坚决不说,某人也只能做个糊涂鬼。

虽说陈大河答应了叶正根和图安去非洲,但他们也没那么快就走,首先要等家里的关鹏和图全过来接手他们的位置,其次还要协助杰罗姆和刘建设把第三国际银行旗下的这支防卫公司给拉起来,在陈大河身边建成一个更好的防卫圈之后,他们才能放心离开。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距离博物馆庆典的日子越来越近,就在庆典的前一天,常驻巴黎打理艺术品公司的苏菲悄然赶到了苏黎世,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陈大河意想不到的人。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