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一个电话打完便不管了,静静地等着四月十号这天到来。

可没想到三天之后,刘建设竟然千里迢迢跑来了苏黎世,而且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了那套顶层公寓,这还不说,他还在守卫的眼皮底下给陈大河打了个电话。

放下电话的陈大河抹了把头上的冷汗,随后将叶正根叫来,“老叶,回头把市区公寓的安保重新安排一下。”

叶正根眨眨眼,“怎么了?”

“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陈大河说完,便招呼他一起过去,顺带再叫上爱奈斯。

叶正根开车,一路无话,三人很快赶到公寓,守在电梯外接待区的两位保镖立刻敬礼,其中一个随即打开房门。

陈大河点头致意后脚步不停走了进去,叶正根则稍微顿了顿,扭头看着他们,“今天有人来过吗?”

两个牛高马大的白人立刻摇头,齐声道,“没有。”

下一刻,里面传来老板爽朗的笑声,还有一段听不懂的中国话,“老刘,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接下来就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不是您叫我来的么,老板发了话,我哪敢不用心呐。”

叶正根脸色微变,他刚才竟然没有听到里面有人。

爱奈斯也满脸诧异,这里面,有人?

两个保镖面面相觑,这里面什么时候有人的?

叶正根一声不吭走了进去,爱奈斯倒是留了下来,无奈地看着两人说道,“阿兰,巴尔,你们太不小心了。”

不等他们说话,爱奈斯又摆摆手,“和那些从保安公司聘请的保安不一样,你们这批都是多年前就跟随我父亲的人,也是我父亲用他的姓氏担保加入家族的,比起其他人你们更值得信任,否则不会安排你们来守卫这里,让你们来这里是因为这里更重要,所以你们必须承担起职责来,不能有任何轻忽,明白吗?”

阿兰他们共有八个人,曾经在法国布鲁诺家族负责保卫工作,归属老提奥管理,布鲁诺家族破产之后,自然也各奔东西,后来陈大河这边需要人手,被陈大河聘用的老提奥又将他们都找了过来,专业能力且不说,忠诚方面老提奥可以用家族荣誉来保证,基本上还是值得信任的。

听到爱奈斯的话,两人登时鲜血上涌,满脸涨得通红,身材更高一些的巴尔正准备说话,这时里面传来老板的声音,“好了爱奈斯,这不能怪他们,你先进来,阿兰,巴尔,你们可以在外面放松一下,有叶在,不会有问题。”

叶正根精神灵敏度都快称得上人形雷达,除非是像刘建设这种侦察兵精锐提前潜伏,否则很难逃过他的耳目,而且阿兰和巴尔两人也并不像现在他们表现的这么不堪,与从法国保安公司聘请的高级保卫相比也毫不逊色,否则也不会安排他们来这里,只是刘建设的本事本来就以潜入见长,之前又来过一次,对这里比较熟悉,才会钻了空子,所以没必要太过苛责。

依然是窗边宽大的餐台,陈大河和刘建设对面而坐,爱奈斯忙着去准备茶水,叶正根罕见地没有回避,而是走到刘建设旁边坐下,眼里闪着好奇的光芒,“老刘,你这手能外传么?”

别的东西也就罢了,单论功夫,这世上他只服三爷,除三爷之外,自信十米之内任何人都逃不过他的耳目,却没想到刚才他就在门外,而这个老刘竟然能坐在这儿不被他听见,由不得他不好奇,以前也跟老刘会过面,倒是没发现他还有这本事,现在既然知道了,当然要问一问。

刘建设哈哈一笑,扭头看着他,“别人不行,你可以,小图也可以,不过你们别外传,这是咱们连队压箱底的功夫,让人知道会有麻烦。”

叶正根嘴角咧到耳根后面,拍拍老刘的胳膊,这才自觉地去到外间守着。

这时爱奈斯也送上两杯红茶,等她退下后,陈大河才笑道,“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想给他们来个下马威?”

“老板就是老板,我这点儿小心思一下就被您看穿了,”刘建设趴在桌子上,嬉皮笑脸的,“不是我说,您真该重新换个保安公司了!”

“你以为好的保安公司那么好找啊,再说就算找最好的公司,派来的人也不一定能防得住你啊,”陈大河端起茶杯吹了两口,正凑到嘴边,突然反应过来,抬头看着刘建设,“你想正大光明地来欧洲开保安公司?”

“嗯嗯,”刘建设抻着脖子,“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董哥这么说的,他还说您指定会同意。”

“别扯上老董,”陈大河放下茶杯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看着他,“说说你的想法。”

“我的啊,”刘建设拿手指头抠了抠脸,嘿嘿笑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老刘摆出一副说书人的样子,抑扬顿挫地说道,“欧洲不比非洲,非洲那地儿看上去有点乱,实际上是非常乱,就算在一些名义上政局稳定的国家,也是各种大小势力盘根错节,如果只是普通人工作生活旅游也就罢了,感触还不是特别深,可要是想在这里插上一脚,就能知道水有多浑,可浑水好啊,浑水好摸鱼,只要不摆上台面,你藏个几十万兵甲跟玩儿似的,东藏一点西塞一点,鬼知道这拨是属哪儿的人,那拨又是谁的兵,但欧洲不一样,

欧洲是列强最多的地方,是局势最稳定的地方,是老狐狸,下棋的人最集中的地方,您要想像进入非洲那样,不动声色地在欧洲打下一块儿地,难!”

陈大河撇着嘴角,靠在椅背上看着他,“铺垫太长,说重点。”

刘建设脸色一僵,老板就是老板,伤人于无形,厉害。

两手按在案台上,老刘正色说道,“重点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实相间,妙用无穷。”

陈大河眯着眼睛抬了抬头,“说人话。”

刘建设差点憋出一口老血来,老董在自己面前卖弄的时候,那气质不是挺神气的吗,怎么到了自己这儿,老板就不买账了呢,莫非是姿势不对?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