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侃侃而谈的老板和卢卡,艾玛并没有轻易被说服,而是继续表达她的忧虑,“好吧,就算你们说的都有可能发生,但是,难道这些别人就看不出来吗?”

艾玛摊开双手,用带着质问的眼神看向卢卡,“卢卡,你的结论完全是基于你收集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并不难获得,你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其他人也可以!”

“不,”卢卡苦笑着摇摇头,“不仅仅是高傲的美国人,就连QC基金内部都有许多人认为,英国不会置国内的混乱局势,国际上的重重压力而不顾,贸然去做一件前景并不明朗的事,所以,我才需要老板的意见!”

看着微笑不语的陈大河,艾玛张大着嘴不知该说什么好,半天后才吐出一句,“真是疯狂!”

押注整个西方股市崩盘,好吧,不是崩盘,只是大幅下跌,但这两者似乎没什么区别,如果押中了还好说,要是那位撒夫人一旦有丁点退缩,天知道如今已超过六十亿美元规模的QC基金是否还能剩下一半!

这时卢卡又说道,“预测撒夫人的决策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这场罢工会持续多长时间,并对英国,对国际金融市场产生多大的影响,对我们来说同样重要!”

陈大河点点头,微笑地看着他,“那么,卢卡,你的判断是什么?”

“三个月到半年!”卢卡自信地抬起头,“这是我经过分析近十年英国矿工生活水平和收入状况之后得出的结论,以他们的生存状态和家庭负担,不可能持续超过半年的时间,而最快在三个月左右,就会有第一批矿工开始复工!”

踱步转到沙发前坐下,陈大河翘起二郎腿,两手搭在膝盖上,轻笑着说道,“你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我也认为,最快在三个月左右,就会有一批矿工复工,但是,对于整个罢工的周期,我认为还会更长一些。”

“更长?”卢卡皱起眉头低眉思索,“如果三个月能复工的话,那罢工将会失去最重要的意义,剩下的无非就是坚持而已,更长时间的坚持,有必要吗?”

“当然有,”陈大河拿起桌面上的资料册扬了扬,“你也知道,全国矿工工会曾经将希思赶下台,并奠定了他们在英国最具影响力工会的地位,这层光环才是他们敢和撒夫人硬碰硬的关键,如果只是半年就草草收场,以后的矿工工会,在英国还会有话语权吗?”

听到这话,卢卡认同地点点头,片刻后眉头舒展,探询地看向陈大河,“那么,一年?”

陈大河右手轻扬,清脆地打了个响指,面带微笑地指着他,“英雄所见略同!”

他不记得这场罢工结束的具体时间,其实,也没必要知道,只需要一个大概时间,就足够用来在金融市场上进行操作。

“但是,影响力呢?”这时边上的艾玛又问道,“我刚才仔细想过你们说的话,如果撒夫人真的有能力控制局势,并且在罢工开始三个月之后就有第一批工人复工的话,那么,金融市场的震荡应该不会持续太久。”

“所以,我们要速战速决!”陈大河放下腿,身体稍微前倾,看着卢卡说道,“你刚才说,要干票大的,这票的确很大,但关于非洲的行动也不能放弃,这两件事情,你打算怎么联系起来?”

“当然是金融战场,”谈到专业领域,卢卡露出自信的笑容,腰杆再次挺直三分,“大通银行的业务除了在石油工业领域有很高的份额之外,他们对证券、基金、投行等传统金融领域的渗透也非常之深,包括国际粮食期货市场也有他们的业务,如果我们的预测没有错误,可能在下个月的月初,这场罢工就会正式开始,而在此之前,”

说到一半,卢卡转头看向艾玛,“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们需要抬高粮价,然后打压粮价,在非洲冲突的掩护下,吸引住大通银行的注意力,以便我在另一边暗地操作,与大通旗下的证券公司进行对赌,我相信,在如今整个欧美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他们一定会很乐意买下我们的的沽空合约!”

“不要紧着大通一家,”陈大河笑道,“除了大通银行之外,其他的美国主流银行都可以安排,不妨把摊子铺得大一些,否则一旦股价跳水,大通损失严重,很可能会查到你的头上。”

“他们不可能查到,”卢卡耸耸肩,“大家都是同行,对于熟悉的领域彼此心里都清楚,破解超过三层虚拟掩饰会有多困难,而且这种调查也没有任何意义,查来查去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好好反省一下,怎么避免下次出现重复的情况,当然,您说的与其他银行对赌我也会做,因为这也是虚拟掩饰手段之一。”

陈大河满意地微微一笑,身体后仰,开始憧憬自己给洛克菲勒家族准备的这份厚礼,他们收到后会不会喜欢。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只是想利用非洲的粮食危机,给美国在非洲的石油产业添添堵,顺便将美国几大粮商尽快拉下水,与此同时,通过卢卡在金融市场的操作,从洛克菲勒幕后掌控的大通曼哈顿银行身上咬下块肉,一来给自己出出气,二来也算收点利息,报一报他们干扰第三汽车进军美国市场,以及逼迫开放计算机公司股权的仇。

却没想到卢卡竟然会带来这样一个好消息。

的确,欧美经济早已连成一体密不可分,而高傲的美国人也很有信心能说服英国政府稳定局势,千万不要给当前良好的发展势头添乱,但是谁都不会想到,女人固执起来根本就是不讲道理的,更何况这位夫人还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在得到英国大小贵族和各个财团支持的她看来,稳居国内工会第一把交椅的矿工工会罢工,无非是一群暴徒徒劳无力的作乱而已,完全不足以成为她的对手,她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如何振兴英国经济。

这本来是两件毫不相干的事,但以无孔不入的金融市场为桥梁,很容易就能串通起来,成为卢卡对付大通银行的一把杀手锏。

这一回,恐怕大通不只是要损失一块肉,很可能,会断掉一条胳膊,又或者是一条腿!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