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有些时候,女人的接受能力确实要弱一些。

这边陈大河一杯咖啡还没喝完,艾玛正满脑子浆糊,卢卡已经理好头绪,满脸兴奋地抬起头,“老板,或许,我们可以干一票大的!”

干一票大的?

看着身边的卢卡,艾玛感觉脑子更乱了,怼上洛克菲勒还不够大啊?老弟,你是嫌不够乱还是咋地?

而陈大河不觉放下翘着的二郎腿,顺手将咖啡杯放到碟子上,正眼看向卢卡,“怎么说?”

卢卡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资料,倒过来放到陈大河面前,“老板,您看看这个。”

陈大河拿起来翻了几页,却发现基本上都是些英国的时政资料,有撒夫人的改革进展,各方面的反应,大大小小好好坏坏不一而足,正当他有些奇怪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条信息。

由于反对首相撒夫人的自由市场改革方案,英国全国矿工工会计划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罢工,而此时政府正在与工会进行紧张的谈判!

陈大河猛地抬头看向卢卡,“英国经济有麻烦了!”

“是的,”卢卡深吸了一口气,以他对资料的熟悉,不用看就知道老板翻到了哪里,也不管身边满脸茫然的艾玛,正色解释道,“英国煤矿业全部统属于英国国家煤矿局旗下的一家国有企业,但是在这家企业的管理下,各个矿区的经营效益并不均衡,有的效益很好,而有的年年亏损,按照撒夫人所领导的保守党改革方案,所有的矿区都会被卖给私人业主,而无人接手的亏损矿区都将关闭,但是,在方案中,并没有对工人如何安置进行详细说明。”

“这不可能,”艾玛终于回过神来,在一旁惊呼道,“这种不完善的方案会引起动荡的,撒夫人不会不明白。”

“没什么不可能,”卢卡转过头看着她,“事实上早在五年前,这份计划就已经被当时还没有执政的撒夫人制定出来,并被经济学家杂志披露,与此一起的还有保守党诸般计划,在当时引起一时轰动,在这份计划中,他们设定了几个步骤,以规避更上一届希思政府因矿工工会组织罢工而下台的悲剧,但在矿工工会的坚决抵制下,保守党并没有直接承认,从而被人为地刻意淡忘,而现在,站稳脚跟的保守党再次拿出当时的计划,而且,已经开始暗中推行,只是并不为人警觉,直到现在,利益受到损害的矿工们终于要重新亮出拳头了!”

“他们会有大麻烦的!”艾玛发出一声呻吟,此时管他什么洛克菲勒都被抛到脑后,她想到的是全球经济走势,虽然在七十年代英国经济一度被法日德等国超越,可他们依然是西方世界的老牌强国,并且从撒夫人上台之后开始,该国经济再次进入高速增长期,大有重新占据世界第三的趋势,如果此时英国发生动荡,肯定会影响全球经济,当然,社会阵营不用理会,整个欧美阵营都会陪他一起跳水!

难怪卢卡说要干一票大的,如果这一切成真,这一票,的确够大!

“是的,如果真的发生罢工,无论是矿工还是保守党,又或者全球股市,都会有大麻烦,但现在的问题是,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卢卡转正身体,看着陈大河继续说道,“先生,我想听听您的意见,赌哪一边?”

“赌?”艾玛声音猛地拔高,“这还需要赌吗,只要撒夫人不是傻子,就肯定会满足矿工工会的要求,保住英国经济!”

卢卡并没有回应,只是撇撇嘴角,依然固执地看着陈大河。

“不,”这时陈大河终于发声,轻笑着说道,“在她的心里,保住英国经济的唯一办法,就是坚定不移地推进她的改革计划,所以,撒夫人绝对不会妥协。”

看到眼前的资料,几乎彻底淡忘的记忆终于再次浮出水面,对西方经济影响深远,奠定了英国未来二十年经济强国地位的八四至八五大罢工,在历时一年的僵持之后,终因撒夫人的强势态度而失败,并因此而最终成就她铁娘子的美名。

当然,在矿工眼里那是恶名,但那又怎么样呢,铁娘子三个字,就是他们亲手送上的。

“老板,”这时卢卡眼里露出兴奋的神色,“您的意思是,和我一样,认为撒夫人不会妥协?”

“这不可能,”艾玛依然不敢相信,“不要说英国国内,就算是美国德国法国,也不会允许影响世界经济动荡的事情发生!”

“你说的没错,”陈大河微笑着看向她,“所有西方国家都不会允许,但是,现在能决定英国走向的,只有撒夫人!况且,情况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说到这,陈大河站起身来,在窗边来回踱步,“的确,世界经济的联系越来越深,并彼此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会乐意他国干涉本国内政,更别说曾经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还沉浸在往日荣光的骄傲英国人绝对会对来自他国的指手画脚不屑一顾,与此同时,撒夫人并不是没有胜算,希思之所以被矿工赶下台,是因为他没有抓住英国的中坚力量,而现在,这些中坚力量正团结在撒夫人周围。”

“中坚力量?”毕竟是金融界的精英,此时艾玛终于逐渐恢复正常,思索着说道,“您的意思是,中产阶级和大资本家?”

“当然,英国本来就是资本主义国家,不是吗,”陈大河回头笑道,“在这个国度,能起决定作用的,肯定是那些掌握财富的人,而撒夫人的改革,将这些犹如追逐血腥的鲨鱼一样追逐利润的狂徒深深地吸引过来,并牢牢抱成一个整体,只要他们不离开,撒夫人就牢不可破!”

“可是,”艾玛又提出新的疑问,“这里毕竟是打着民主旗号的国家,她不可能完全不顾及选民的意见!”

“这个更简单,”卢卡适时地介入话题,宛如某人的捧哏,润色而不夺主,轻笑着说道,“电视台、广播、报纸,要么掌握在政府手里,要么掌握在权贵手中,与他们相比,矿工工会根本就没有多少可供发声的渠道,刚开始人们可能会基于同情而支持他们,但时间长了之后,在主流媒体的渲染下,天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的人,这样一来,对保守党并不会构成任何威胁,恰恰相反,保守党会不会借助这次机会,彻底拿下工会的某些权力,比如罢工权,也不一定!”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