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好行动方向,两人又聊了许久关于非洲那边的情况和安排,在敲定行动的框架和进度时间节点之后,刘建设也没敢多耽搁,又连夜往回赶。

老板张张嘴,下面的跑断腿,但是没办法,这回不知道是美国的哪路神仙惹得老板生了这么大的气,非得拐着弯也要坑老美一把,不过没关系,坑老美没心理负担啊,虽说自己这边会损失一些矿场和土地资源,但单单只算目前赚的这些也够多了,此外还能顺带着帮非洲兄弟多弄点粮食回来,不算亏。

而且,以老板做善事也不忘赚钱的尿性,这笔损失肯定还会从其他地方找回来,就是不知道他又要坑谁。

刘建设一边腹诽着某人,一边登上返回埃及的飞机,准备从那里开始,掀起一场能占据欧美主流媒体版面的风暴。

在刘建设离开的第二天,依然是这间公寓,陈大河召来了艾玛。

捧着手里的热咖啡,艾玛躺在靠窗的沙发上,看着远处的苏黎世湖水缓缓注入利马特河,忙碌许久的心情终于感受到一丝放松。

管理一家资产数十亿美元的超级粮食集团,其难度果然比原来做做投资方案大多了,同时也要复杂许多,不过,正是这种挑战性,让艾玛沉寂已久的事业心再次怦然跳动起来,而且,时隔多年,她再次体会到初入职场时那种不断成长的喜悦,虽然更忙,更累,压力更大,但她喜欢这种生活,这让她有一种将梦想抓在手里的感觉。

这一切,都要感谢眼前这位小自己十多岁的老板!

看着正全神贯注搭积木的陈大河,艾玛微微偏了偏头,一缕浅棕色柔发滑落,艾玛伸出手指将头发勾起别在耳后,轻轻笑道,“老板,你把我从埃及叫回来,就是为了看你搭积木的?”

“这个不是积木,这个叫鲁班锁,一种可以放松身心开发大脑锻炼手指的小玩具,”陈大河小心翼翼地将最后一根木榫镶嵌进去,随着咔嚓一声,整个鲁班锁又散掉了。

艾玛眼角微抽,这到底是开发大脑,还是磨炼耐心的呢?

好吧,拼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成功过一次,自己果然不适合这种益智类游戏,陈大河手臂一挥,将桌面的木头都扫进旁边的盒子里,然后递给坐在一旁的叶正根,“老叶,拿去玩吧。”

叶正根满头黑线地接过箱子,一言不发出了房间。

到吧台那里擦了擦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石榴汁,摇晃着走到艾玛对面坐下,“艾玛,我看过你提交的报告,除了准备下一季播种,在欧洲和南美收购粮食之外,你还将养殖业务扩大了许多倍,这个时节,有这么多的粮食可以用来养殖吗?”

谈到正事,艾玛立刻坐正身体,将咖啡放到面前的茶几上,轻声说道,“养殖不一定非要用粮食,比如麦子、玉米和水稻的桔梗,红薯马铃薯的茎叶都可以用来养殖,其实以前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以我们目前的种植规模,所产生的作物残余远远超过之前养殖规模的需求,因此造成了极大的浪费,所以我在接手公司之后,一个礼拜内就组织起一个专门利用作物残余的部门,将这些原本会浪费掉的东西都利用起来,如今已经支撑起十二座大型养猪场和四座大型马牛羊集中养殖场,预计每年能产生超过千万美元的效益,而且,”

说到这里,艾玛笑了笑,“现在非洲饥荒,不仅粮食价格暴涨,所有的肉类价格上涨更加厉害,这批肉类无论是出售,还是用来交易,都是非常不错的筹码。”

陈大河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奇怪地瞟了她一眼,说话就说话,说到最后的时候冲自己眨眼睛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吗?!

算了,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心照不宣就好。

陈大河干咳一声,露出标志性的微笑,“艾玛,做得非常不错,收购粮食那一块我也很满意,不过,你还需要继续追加收购,除了现货市场之外,最好还在期货市场全力买进,简单一点说,就是扫货,专门扫近两年的订单,明白吗?”

“扫货?”艾玛有些吃惊,“可是先生,在期货市场上扫货,很容易成为职业套利人针对目标的。”

“不怕,”陈大河自信满满地摇摇头,“你要对你的分析有信心,之前你不是预测过,这场旱灾会持续三年以上的时间吗,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粮食价格肯定还会继续上涨,而且,不是天灾结束就完了的,灾后重建,人口增长都会依赖粮食,从长远来看,不会亏。”

他是真不怕吃亏,粮食价格是涨是跌,基本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全球粮食产量,一个是人口增长度,也就是粮食需求。

先说粮食产量,由于非洲旱灾,以及原本是粮食主产区的苏联年年降产的影响,哪怕其他产粮区能保证增产丰收,但未来两到三年内,全球粮食产量也不会有多大的增长,一个不小心反而会下降。

而反观粮食需求,非洲国家从六十年代陆续获得独立以来,没了白人老爷的约束压迫,老黑们开始彻底放纵自我,每年的新增人口以两位数的比例上涨,俨然要制霸全球的节奏。

其实这里面除了他们自己的原因,同时也是美国粮商运作的结果,在以前,非洲是不缺粮食的,那里是什么地方?撒哈拉沙漠以南,大部分地区随便丢颗种子,就能收获好几年,单靠野生植物的果茎就能养活大半个非洲土著,使得这里的人从来不去耕作,也没有储存食物的习惯,这样的地方,除非遇上连续几年的天灾,否则这里会缺粮?

可是到了近代之后,这里就悲剧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饥荒就跟非洲纠缠相伴,这一切,就来源于人口大爆炸,食物没有增加,人口增加了,能不饿肚子?再偶尔来个天灾,饥荒不就来了么。

但这又跟美国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美国粮商牛啊,掌握着全球超过一半的粮食贸易,要是没了饥荒什么的,粮食怎么涨价啊!

大概也就是在七十年代的时候,粮农署第一次提出了粮食安全的概念,可那时候除了少部分受战乱影响的地区,大部分稳定的地方还是很少出现饥荒的,那怎么办呢?造人啊,人一多,不就需要粮食了么!

放眼世界,大致分为两个阵营,社会阵营是对手,基本上不可能插手,欧美阵营是自己人,不好意思下手,想来想去,也就是刚刚脱离殖民地,不东不西的老非最好打理,于是,也不知就怎么地,非洲的人口就开始暴涨,国际粮商也就乐了。

只是苦了没有存粮习惯的老非同志,有专家做过研究,哈撒拉以南的非洲,雨季推迟一个月,非洲就会开始出现饥荒,推迟一个半月每多一天就会多饿死十万人,饥荒就是这么来的。

扯得有些远了,总之,在产量不会增加,而需求不断增长的前提下,陈大河不介意高价扫货,被人抬价算什么,有本事跟啊,敢跟就能一起赚。

就算有个万一,他还可以转手卖给苏联呢,有老苏兜底,怕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