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因为这两点,那陈德山这个深阵也并不是非去不可,偏偏陈大河让张铁军帮忙找人,这一找就是一千多号,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岂是说不干就能不干的?

当时他要是敢跟张铁军甩一句不要了,张铁军就真敢跟他急脸,关系再好的朋友,也不是这么玩儿的,再说了,若是没这个资本也就罢了,既然有条件,那何不尝试一下呢。

至于他刚才跟陈德山说的建筑项目,还有预付工程费什么的,自然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既没去过深阵,又没交代过马佳彤,能有什么项目做。

不过没关系,有没有项目,不都是人干出来的么,正好借着首长视察的机会,让深阵那边将未来几年的扩建项目提前,并将规模扩大,这项目不就有了么,什么预付款跟更不是问题,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好容易把老爹哄好,答应元宵节过后就去深阵,陈大河这才和老爹一起出了房间。

这时孙老爷子还在客厅跟杨向明聊得正欢,哪怕哈欠一个接着一个,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陈大河干脆将两手一拍,“杨叔,你再不回去睡觉,明儿个我就得送两个病号去医院你信不?!”

“啊?”杨向明茫然地回过头望着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拍自己脑门,“我这老糊涂,”

随后连忙冲着孙老爷子作揖道歉,“不好意思,老叔,耽误你睡觉休息,这样,明天我再过来,成不?”

“嗨,睡什么……”孙老爷子转着脑袋,正好迎上陈大河凶狠的目光,当即口风一转,“好,睡觉,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咱们明天再接着聊。”

等杨向明离开,家里人才排队洗漱,趁着这个空档,陈大河一屁股坐到孙老爷子旁边,歪着身子看着他问道,“你不是搞宏观经济研究的吗,怎么想起来要在这里搞调研?”

“宏观经济还不是为微观个体服务的,”孙云东打了个哈欠,揉着鼻梁说道,“首长也说了,事实证明,搞经济特区的做法是正确的,但是,那是特区,特代表特例,那里的很多政策都是因地制宜制定出来的,并不具备广泛的代表性,而这里就不同了,上剅从发展伊始,就没有超出过上头定下的政策,可以说,你们所拥有的客观条件,和内地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的区别,诚然,你陈大河在里面出了不少力,也给拉了不少资源,但是,你自己说句公道话,如果按照上剅的发展模式,没有你找来的大客户,上剅能发展起来吗?”

“能,”陈大河毫不犹豫给出答案,“当然能,且不说当时,就算是现在,国内市场依然是物资缺乏百废待兴,只要肯干实业,就不会一无所获,我所做的,无非是给了杨老大更充足的信心,并让成功的时间往前提了一大截而已。”

他这句确实是句公道话,如今上剅的产品基本上都销往深阵,其中又有六成是供应给了琼斯公司,但并不代表上剅的产品缺少销路,事实上,就算没有琼斯公司这个客户,上剅的产品也不愁销路,关键在于如何将货物运送出去而已,毕竟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出货都是深阵那边的货运公司负责的,也因此少了很多麻烦,去年那几个闹事的大队跟上剅分手之后,不就是栽在这上面了么。

但从现在开始,这个障碍也不复存在,一场史无前例的严打,将九成九的车匪路霸清扫一空,至少在三四年之内不会再有类似的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上剅的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到其他地方去,这也是陈大河猜测老爷子想在这里搞调研的原因。

“你说的没错,”孙云东点着头,轻声说道,“就算没有你拉来的资源,只要他杨向明有这个胆子,你肯给他们出点子,上剅也能出头,可为什么,同样的条件,上剅可以起来,其他地方就起不来呢?”

不等陈大河说话,他就自问自答地说道,“说白了,还是首长反复提到过的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如何解放思想,事实求是谋发展的问题,上头定下了调子,明确要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解放思想求发展,可是有些人,思想就是解放不了,抱着教条主义……”

“打住!”陈大河手一挥,歪歪脑袋看着他,“老爷子,你这个报告的目的,恐怕调研上剅的发展模式是虚,落实思想解放的好处是实吧?”

“都有,再说了,”老爷子看着他嘿嘿一笑,“这两个本来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你敢说,离开了响应号召思想解放,上剅能起来?”

确实不行啊,

陈大河笑笑没说话,老爷子说得对,要没有上头定下政策,无论是他也好,还是杨向明也好,都是不敢乱动的,再怎么穷极思变都没用。

同样,有了政策,还是死守着原来的条条框框不去求发展,或者说不敢有所突破求发展,依然起不来,一而二二而一,两者真是缺一不可。

“小子,我明白你的心思,不就是拍沾上什么是非吗,”孙云东笑道,“但是,你也明白,理论和实践本来就是一体两面缺一不可,缺少理论指引,实践没有方向,缺少实践验证,理论落不到实处,我给上剅写份调研报告,介绍上剅的成功经验,这里面没有正确思想的领导,能成吗?”

“我又没说什么,你着什么急啊,”陈大河笑了笑,伸着懒腰笑道,“您老人家啊,爱怎么写怎么写,我不管,反正只要不扯上我就行,不过,你在写的时候,别忘了镇县地三级的领导,要是没有他们网开一面,上剅可没有发展的机会。”

“这个还用你说的,”孙云东不屑地撇撇嘴角,“你真当老头子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臭老九啊,老头子再教你个乖,这不叫网开一面,而是英明领导,是认真落实政策,以上剅为试验田验证新理论,深刻体现了……”

“停停停,”陈大河连忙举手投降,“这些话你还是去教你学生吧,现在赶紧洗了睡觉去。”

说着就跑回了房间。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