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有问题,哪来那么多问题,老爹平时看上去也没这么精明,怎么这会儿就诸葛附体了呢。

陈大河揉了揉脑袋,打起精神说道,“这样啊,我从头给您说一遍,”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神坚定脸色不变,无不透着真诚,“本来呢,我是想您带点人去深阵,办个建筑公司,那边市场大,发展前景肯定会比老家好,毕竟浅水养不出大鱼嘛,”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爹挥手打断,“我知道的就甭说了,说重点。”

“呃,”陈大河眼角微抽,这也就是老爹,换个人看怼不死他。

现在嘛,我忍。

干咳一声,继续说道,“这不要过去那边发展么,我就想着先给找几个项目,也好去了能有事干,结果呢,刚开始打听,这事儿就让那个人知道了,刚好,他也跟我认识,就直接过来找我,问能不能帮忙接收一批人,对,就是这批退役工程兵,我一听,就觉得不太合适,为什么?咱们这庙小,容不下太多人啊!完了我就问他,我说你都能找这么多人,干嘛不自己干啊?”

“对啊,他怎么不自己干啊?”陈德山点着头,“有人,有钱,摊子不就起来了么!”

“我也是这么说的,他也跟我说了实情,别人不自己干,那是有原因的,”陈大河眯着眼睛,就想着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好,“您看啊,虽说这人是他给介绍的,但并不真正是他的人,这组织起来也麻烦,另外,虽说他有块地,可那地也不是他自己,这背后还有人呢,”

“啊?不是他自己的啊?”陈德山摸着脑袋,“那这份子,到底是算他的,还是算别人的?”

“这您就不用问这么细,”陈大河摆摆手,“反正我也闹不清,总之呢,咱们当是他自己的就行了。”

“哦,”陈德山眯着眼睛,眉头紧锁地想了想,随后眼里露出一丝恍然,“我看呐,那块地多半不知道是哪个单位的,人单位不愿意当出头椽子,就找了个人推出来当幌子,这种事我见过!远的不说,就镇上好几家商店,其实就是几家厂子偷偷摸摸开起来的,还不就是想避开统购搞点外快。”

陈大河哑然地看着他,当即小鸡啄米似的脑袋猛点,这个您都能想到,得,您老人家高兴就好。

“对,我看也是这样,”陈大河肃着脸举起大拇指,“还是您老人家见多识广,我看就算去深阵,您也能打出一片天来!”

“少拍马屁,”陈德山故意瞪了他一眼,又转着眼珠子说道,“这么说来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这么一来,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我这还没说完呢,”陈大河是越扯越溜,讲故事讲得自己都当真了,“人,他们有,地,也有,可是,他们没有钱,更没有项目啊,要知道搞建筑投入可是很大的,这可不是您这个小建筑队,那些挖掘机、装载机、推土机、泥罐车、搅拌机之类的家伙什可不便宜,起码得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他们可拿不出这么多钱,最关键的是,项目不好找啊,而这两个我都能解决,这就是他为什么找我合作的原因。”

“这么多钱?”陈德山瞪着眼睛,“项目你能找到,这钱你去哪里找?难不成找银行贷款?”

“不用,”陈大河嘿嘿一笑,“我都谈好了,工程费提前支付,这钱的问题不就解决啦!”

陈德山先是一愣,随即呵呵直笑,“嘿,你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

“可不是空手,”陈大河笑道,“我这费了老大的人情呢,一般人可干不了这个,爸,现在,你愿意去深阵了吧?”

说了这么多,陈德山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担心这么多的人,他管不过来啊。

见老爹还有些犹豫不定,陈大河干脆再加一把火,“爸,您要是不答应,这一千多人可都得回老家刨食,这现实条件您也知道,他们回家之后,能不能吃碗饱饭,可真不好说啊。”

“得得得,说得我不去就害了人家似的,”陈德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一拍大腿,“行,我去。”

终于搞定了,陈大河长出一口气,这劲费的,真吃力哦。

不过还好,结果总算是好的,只要老爹愿意过去,这家建筑公司就成了。

其实,老爹老妈就在老家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现在不比以前,日子过好了,在哪儿都一样。

可陈大河偏偏就怂恿老爹往外跑,去折腾什么建筑公司,说起来,都是话赶话事赶事,赶鸭子上架地给赶上了。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缘由,陈大河想来想去,就有两个,一个是去年的时候,差点没让杨老大坑了一把,当时几个大队支书仗着地委领导的撑腰,联起手来倒逼上剅,杨向明就想利用陈大河去说服黄老爷子,在地委力保上剅,从上往下把这事儿给压下,可这么一来,他陈大河难免给乡亲们留下个横行霸道的印象,就算他在这里辈分威望高也不顶用,切身利益面前,谁还认识谁啊,也许人家不敢当面骂,可背后戳戳脊梁骨的人绝不会少。

好在他当时留了个心眼,杨老大的小九九被他当场识穿,一番波折之后,还给上剅定下了新的发展规划,也就是目前已经进行了一年的这个规划,让上剅重新起飞。

事情虽完了,可还是给陈家人心里留下隔阂,当时陈德山就有过离开上剅的想法,并跟陈大河商量过,而这件事陈大河也放在了心上,这才有了今年暑假的谈话,陈德山也愿意出去试一试。

另外一个,就是陈德山确实爱好建筑这一行,以前没组建筑队的时候,他就经常带着一些人,帮着在大队里面给各家各户修修补补,每次盖新房,他也肯定会参加,正是有了这个底子,后来陈大河才建议他组个建筑队。

经过四年的发展,中间也有一些坎坎坷坷,如今这个建筑队总算有了一些正规军的样子,但不管怎么说,上剅毕竟还是太小,哪怕在这里干上二十年,也还是只能修建一些民宅,只有跳出这个地方,才会有更大的发展。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