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过后,孙云东又拉着杨向明问起上剅村的发展情况,茜茜帮着老妈一起收拾桌子,陈大河则拉着老爹进了房间。

“爸,”陈大河低声问道,“暑假回来的时候,跟你说过年后去深阵搞建筑队的事儿,准备得怎么样啦?”

陈德山一听,不觉就皱起了眉头,“这事儿啊,可不好弄。”

不好弄?

陈大河一听登时愣住,“不是,你该不会不想去了吧?”

天可怜见,他又是找张铁军要人,又是让马佳彤在深阵拿地,可以说所有东西都给他准备好了,这时候说不好弄,这,这,不好弄要怎么弄啊?!

“去我是想去,”陈德山满脸苦笑,“可是,没几个人愿意跟我去啊,就我拉起来的那个建筑队,三十多号人,看上去还行,可也就只能在这乡里修修补补小打小闹,一听说要去深阵搞大工程,都打起了退堂鼓,生怕建的房子出了什么问题,就没几个人愿意跟着去。”

“不是,您没跟他们说啊?”陈大河大着脑袋,眉头紧皱地问道,“工程师,项目,什么都不缺,他们去了只要跟着好好学,就出不了什么事。”

“说了啊,”陈德山两手一摊,“可人家就是不信,再一个,他们也不愿意背井离乡地跑个一千多公里,现在这日子不比以前,吃不饱穿不暖的,大包干落实了,交完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再卖一部分给上剅,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都说在家千般好,出门万事难,这日子都过好了,他们还出去干嘛?”

陈大河额头挂起三根黑线,好家伙,这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么?

不过,这事跟上剅关系真算不上大,就算没有上剅,这个年代愿意出门打工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基本上都是在本地活不下去的,才迫不得已背井离乡讨生活,如果按照上辈子的发展轨迹,算算要到进入九十年代以后,附近几个村镇才会陆续有人南下打工,直到他们带回来硬崭崭的钞票,才带起一股打工潮,甚至催生出一股打工经济。

至于这时候嘛,还是真不能有太多期望。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他都准备好了,只要老爹愿意过去就行,原来是想着让他多带些家乡人,去了那里不会有孤独感,现在既然人家不愿意去,那就算了吧,反正上剅发展公司在深阵设了办事处,黄大利带着几个人在那边常驻,让他们没事就去找老爹聊天解闷就是。

“这样啊,”陈大河干咳一声,轻声说道,“没人去也没关系,爸,人,地,我都已经找好了,只要您过去,公司就可以正式启动,先拿公司自己的办公楼和宿舍楼练手,等磨合好了,再去接外面的工程,保证可以顺利过渡,在那边站稳脚跟。”

“都准备好啦?”陈德山眼里露出一丝狐疑,“还要建自己的办公楼和宿舍楼?不是,老三,你往里面投了多少钱呐?”

多少钱?

陈大河脸色保持不变,脑子转得飞快。

完了,忘了这一茬,老爹可不知道自己身家有多少,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垫钱,在深阵拿了那么大一块地,还不疯啊。

怎么办呢?

心念飞转之间,陈大河立刻决定甩锅。

“哦,我没往里面投,就是另外找了个股东,”陈大河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出一笔钱,不参与管理,然后股份,股份一人一半,就是这样。”

“不参与管理?只管投钱?”陈德山脸上的疑色更重,“有这么好的事儿?他就这么便宜我们?”

“那肯定是有条件的啊,”陈大河使了个眼色,脑子里的借口也越编越顺,“他也不是直接投钱,就是他在深阵啊,有一块地皮,就拿那块地皮作价入股,完了呢,得让咱们帮他个忙,什么忙呢,就是需要解决一批人的就业问题。”

“哦,”陈德山眨眨眼睛,其实还是不太明白,一边在脑子里想着,一边问道,“多少人啊?”

陈大河嘿嘿一笑,“一千三百多。”

“一千三?”陈德山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声音也高了两级,同时手指颤抖地指着外边,“人家地委的国有建筑公司也就三百多,这可比他们多了好几倍啊,这也是咱们能碰的么?”

“不行,不行,”陈德山蹭地一下站起来,在陈大河面前来回转悠,“我跟你说,这事儿不能干,我也干不了!我……”

“干得了!”陈大河一把拉着他坐回椅子上,轻声说道,“我都安排好啦,就去年,大裁军的事儿,您知道吧,这一千三百多人就是裁下来的工程兵,都是一等一的建筑好手,要了他们,那就等于捡了大便宜,不是负担啊!”

“可是,”陈德山摊着两手,急赤白咧地说道,“这么多人,咱们拿什么养活他们啊?”

“项目啊!”陈大河看着他,“深阵现在在搞大开发,首长又刚刚过去视察过,肯定了深阵的成绩,绝对还会再掀起一场大开发浪潮,您这时候过去,人是现成的,还都是熟练的工程兵,那简直就是抢,不对,是捡钱啊!”

首长去深阵的事陈德山还是知道的,听儿子这么一说,似乎感觉有些道理啊。

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才犹豫地问道,“可以干?”

“当然可以干!”陈大河用力点头表示肯定,“您想想,人是现成的,回头只要再买点工程设备,或者租也行,直接就能上马开工,现成的事,怎么就不能干?!”

“哦,”陈德山点点头,心里挣扎了许久,刚准备点头,突然心里打了个咯噔,猛地抬头看着儿子,“不对,你说找了个股东,这人也是他的,地也是他的,那他完全可以自己办个建筑公司,干嘛还要找咱们来合作,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本来看到老爹的脸色有所好转,心里还挺高兴的,此时听老爹这么一问,陈大河顿时两条眉毛往下一沓,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