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看看正捂嘴偷笑的茜茜,再回头看看她,“得,十万块,再加上身股,算你一成的份子,配方、设备我来找,再给你两,三百万吧,用来建厂房招工人,总共差不多五百万的投资,同不同意?”

“呀,”曾静姝眼睛立刻完成一弯月牙,“一成太多,半成就够了!”

“还半成,不干不脆的,我丢不起那人,就这么定了,”陈大河挥了挥手,“我再给你加一条,你要是能在三年之内,将这家公司资产做到五千万,也就是翻十倍,我再给你一成份子,有没有信心?”

“有!”曾静姝顿时两眼放光,捧起面前的汽水摆了个敬酒的姿势,“打今儿起您就是我老板了,我敬你!”

到五千万就有两成份子,那就是一千万啊,先不管能不能干得成,不拼一把可说不过去!琼斯公司在深阵的工厂几年时间资产能增加十几倍,她未必就不能做到。

“大河,”曾静姝捧着汽水,眨眨眼睛说道,“要是,我给干到二十倍?”

“呵,信心挺足的啊,”陈大河看看茜茜,又看看她,“行啊,你要是真能干到一个亿,我给你再加一成,总共三成的份子!”

“一言为定!”曾静姝举着汽水瓶就往嘴里灌。

三千万啊,拼了!

“你看看,”陈大河回头冲着茜茜撇撇嘴,“想当年多矜持的一位姑娘,怎么就成这样子了呢?”

“还不是让你给害的,”茜茜乐呵呵地笑道,“要不是你扔包袱,把那么大一家公司交给她负责,哪能把她给逼成一个女强人啊!”

三人相视一眼,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吃了一阵,曾静姝想了想,扭头看向陈大河问道,“大河,你说,如果办一家日化品公司,也不用太大的,正规一点的就行,大概需要多少钱呢?”

“你还想着日化品?”陈大河看了看她,“先把这个化妆品公司做好再说,这个也是日化行业,以后有了机会,再增加品类和生产线就行,没必要现在一股脑地上。”

“不是,”曾静姝摇了摇头,“我是想让弟弟干这个,他手头现在也有七八十万的资金,如果办一家小厂的话,也不知道够不够?”

钱多有钱多的做法,钱少有钱少的做法,如果只购进一条生产线,单生产一个品类的东西,投资上肯定会比她那个采用国外设备和配方的化妆品公司少很多,就是她也没接触过这行,不确定要多少钱。

“他?”陈大河眨眨眼,貌似,自己当初把曾茂行赶去深阵之后,就再没想起来过,汗一个!

“你们这是上阵姐弟兵啊,”陈大河先是笑了笑,随后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好像当初去深阵的时候,身上只有二十多万吧,这才一多年就挣了这么多,看来还不错啊,干嘛一定要让他转行呢?”

“他现在这个,不太好,”曾静姝皱了皱眉,“今年他不知从哪儿认识些香江来的商人,找了几条渠道又做起批发生意,专门卖香江那边的产品,我担心,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香江那边的产品?陈大河眉头微皱,那小子该不会在卖私货吧?

如今外贸还在实行专买专卖,没有合适的渠道,不可能拿到香江那边的行货,倒是那边的私货泛滥,查得也不严,开个私货档口不是没可能的。

看着陈大河的脸色,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曾静姝低下头小声说道,“我也问过他,他跟我保证过不是私货,主要是从香江人在这边办的来料加工工厂里面留出来的一些尾货,他说是没问题,可这东西不黑不白的,我还是有些担心,所以就想着给他重新找条路子转行。”

嘿,这不就是后世流行过一阵的外贸尾单吗,对于她说的尾货,陈大河还真知道一些。

目前香江那边又不少人来内地办厂,不是看中这边的市场,而是因为这边廉价的人工,所以运作模式就是从香江将原材料运到内地,经过加工成成品之后,再全部出口到香江,这样一去一来,就能省下很大一笔成本。

而有些工厂生产的产品,也不是能完全卖出去的,所以那部分库存就会想办法在内地处理掉一部分,好歹能回点本钱,这赚来的人民币虽说在香江不值钱,但可以用来给内地工厂的工人发工资啊,所以时间长了之后,钻漏子做这个的人还不少,而这些产品又不是走私货,但也不属于可以自由流通的货物,毕竟当初投资协议里的产品去向黑纸白字写着的呢。

但当地为了和他们保持好关系,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仍由他们内销了,所以曾静姝说这些货不黑不白,还真没说错。

在曾静姝期待的眼光中,陈大河点点头表示了解,想了想说道,“这个我现在没办法答复你,不过回头我可以帮你问问,如果你打定主意让茂行改行,他也愿意的话,这事儿不管钱够不够都可以去做,刚才我也说了,日化行业前景不可限量,钱不够可以去借,去找银行贷款,关键是有没有这个破釜沉舟的胆性。”

对于日化品行业他确实了解不多,之所以知道化妆品的设备和配方价格,还是因为之前杰罗姆收购的那批公司里面就有一家小型化妆品公司,他看过资料才知道的,现在换成日用品,他就不了解了,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比化妆品还贵吧。

至于对曾茂行那边,他并没有主动提出可以借钱或入股,曾茂行不比工厂里那些一穷二白的老兵,他是有经济底子的,完全不需要他去提供什么起步资源,他也看不上那点小摊子。以他如今七八十万的老本,虽说办个正规的工厂还差了点,但足够让银行给他放款启动这个项目,如果在这个万舟竞发的时代,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也别去搞什么创业,直接安安分分守着个小店过日子得了,省得哪天受了刺激下不来台。

不过以他对曾茂行的了解,这小子肯定不是这种人,这个日化厂,多半还是会办起来。

听到陈大河的话,曾静姝银牙一咬,“这小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胆子,既然你说行,那我就拉他出来干!”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