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和歪着头看了看陈大河,从桌上又摸了支烟点上,透过浓浓的烟雾,皱着眉头问道,“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的一面?你就有这个自信?虽说首长没有确定行程,但以琼斯公司的影响力和重要性,过去看一看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要是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肯定谁的脸上都不会好看!”

“这我当然知道,”陈大河笑了笑,低着头摆弄着茶具,“当初办工厂,招工人的时候,由于是外资企业,招工不好招,所以绝大部分找的都是退伍老兵,结果错有错招,反倒落了好处。找这些人做工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听话,让他们怎么干就怎么干,所以呢,当时我就定了一套工厂管理制度,经过这四年运行,做得还不错,”

说到这里,陈大河抬头嘿嘿一笑,“别的不敢说,任何时候过去看,都可以当做样板厂区样板车间,连片纸屑都看不到的!”

“呵,口气倒是不小,”老李眉头一挑,“你一个学外语的,能定出什么厉害的制度?如果有现成的,难道其他企业的负责人就是傻子,他们就不会照着学?”

“还真是现成的,不过不是国内,而是在国外,”陈大河撇着嘴角耸耸肩,“这玩意儿倒是不复杂,可关键是不好学啊,说起来就五点,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要求就是时时刻刻按照标准管理好身边的环境,够简单吧,你说那些国营大厂能学得会不?”

“这么简单的东西有什么学不……”

话还没说完,李老头就张大着嘴不吭声了,两道眉毛皱得跟打了结似的。

这东西听起来是挺简单,可仔细想一想,这不单单是什么管理制度,而是要改变所有人的工作生活习惯啊。

想想看,无论多简单的事情,做一回两回大部分人都没问题,可要长期一直做下去,有几个人能坚持下来的?只有以坚定的毅力养成相应的习惯,才能真正做到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

看着老爷子那样子,陈大河也就笑笑没有说话,5S现场管理法,他上辈子待过的每一家公司都要求做过,可就没有一家能做成的,连罚钱都不管用,你罚多了人家大不了不干,直接撂挑子走人,而只要有一个人不遵守,就会连带其他人也都松懈下来,最后制度形同虚设,可指望着每个人都能养成这种工作习惯,不可能!反正他是没办法。

也就是那些刚刚退伍,能够做到令行禁止的老兵,才会用几个月的时间慢慢接受这种管理模式,或者打工潮刚刚兴起的时候,第一代农民工视厂为家听使唤,也能做到一部分,其他的,还是甭想了吧。

或许,也不是真的没有,这个时代的工人总不可能随便跳槽,如果真有一个强有力的人来做领导,其实也是能做到的,比如马上就要去箐岛电冰箱厂履职的张睿敏,从禁止随地大小便入手,不也将那些陋习扭转过来了么,关键就是,绝大部分的工厂里面没这么个人呐!

老爷子咂吧两下嘴,此时也回过味来,得,既然臭小子这么有信心,那就信他一回,而且,若是首长过去之后,能发现这一点,恐怕还有不少的加分呢。

没话可说,那就干脆略过这段不提,本来这次过来就是专门为了报信的,既然这小子有信心,那他也省得操些闲心,喝了两盅茶,抽了一根烟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他那单位上事情正忙着呢,可没闲工夫在这儿瞎扯。

等老爷子一走,陈大河翻了翻日历,今天是一月十号,按老爷子的说法,短则十天长则半月,首长就会动身过去,既然这样,宜早不宜迟,干脆让老饶早点回深阵去等着,最好能趁热打铁拉出一批人来,也不用多,十来个就够了,也让老首长看看咱老兵退伍不褪色的本色风采。

另外,马佳彤他们现在都在北金,也得回去待着,能在老首长面前露个脸,对他们以后的发展可是受用不尽,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正好,老爹建筑公司选址买地皮的事可以交给马佳彤他们去办,也省得自己另外找人,不过,地皮只能先选好,具体手续还得等来年再办,否则正好撞视察的枪口上,可不怎么好跟领导解释。

先给饶山打了个电话,隐晦地提了几句,饶山也整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反正听老板的意思,似乎规章制度可以缓一缓,先去深阵挑一批人出来,左右也没什么影响,既然这样,那就先去做吧。

另外马佳彤他们几个,也都被一窝蜂地赶了过去,着实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东家发话了,不明白也只能忍着,刚好那边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就一起做了吧。

等这件事安排好,陈大河总算消停下来,安安心心地等着过年。

一月二十五号,腊月二十三,北方的小年夜,这些天忙得连轴转的茜茜按时下班赶了回来,陈家宅子里摆上热气腾腾的火锅,一大屋子人围坐在一起好不热闹。

“唉,大河,”曾静姝端着汽水,抽了个空子凑到陈大河跟前,“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她一个人在北金生活,平时连晚饭都是在这儿蹭,更别提逢年过节的,简直就把这儿当娘家了。

“说,”陈大河拿筷子在锅里挑起一片羊肉,直接丢到嘴里嚼着。

“听彤彤说,他们都要出去啦?”曾静姝歪着脑袋,眼睛眨呀眨的,“那我,能不能也一起出去啊?”

“你也想创业?”陈大河扭头看向她,“琼斯公司待不下去啦?”

“没有,公司待得还是挺好的,”曾静姝俏脸红了红,手指勾起被风吹乱的发丝夹到耳边,吞吞吐吐地说道,“就是,我想自己试着干干看。”

“自己干没问题啊,”陈大河将筷子放下,笑着说道,“关键是你想做什么样的事业,总不会像佳彤他们那样,跟琼斯公司干一样的业务吧。”

“不是,”曾静姝连连摇头,“我这儿又和深阵那边的工厂不一样,要是干一样的业务,那不是挖公司的墙角吗,再说了,”

说到这里,曾静姝微微撇了撇嘴,“现在公司也没什么墙角可挖的。”

嗯?陈大河眉头微皱,这分明是话里有话啊,难道业务出了什么问题?

看到陈大河的脸色,曾静姝咬咬嘴唇,眼神忐忑地说到,“从去年开始,文化公司的业务就没怎么增长过,艺术品和艺术团演出两块都一样,奥利弗说市场已经开发到一定程度,在发现新的市场增长点之前,业务量是很难再有大幅增长的,这还是有琼斯公司品牌已经成熟的原因在里面,如果换家公司,可能不仅没有增长,反而还会倒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