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莎可没发现他们两人的小动作,还在继续说着,“另一边粮食加工公司成立之后,除了在马达加斯加收购粮食用以加工之外,还在东非相临的几个国家进行收购,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发现非洲粮食价格的涨幅非常快,再结合那段时间的气候分析,判定粮食还会有大约半年到一年的涨幅,直到可以预见丰收为止,所以当时除了粮食公司账上的钱,还从已经盈利的矿业公司调拨了四百万美元,全部投入收购粮食,总金额达到八百万美元,准备在粮价最高的时候抛售,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这批粮食价值已经超过一千三百万美元,

而现在,谁都没有预料到这场旱灾竟然会持续这么久,所以,当时我收购的这批粮食就成为部分人眼里的香饽饽,同时也是救命粮!”

说到这里,丽莎脸色变得有些暗淡,“我也想过用这批粮食狠狠大赚一笔,或者直接和那些大势力交换矿产资源,可最后,我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那些生活在底层的人真的太苦了,买不到便宜的粮食,他们真的会饿死的!”

陈大河抿着嘴皱了皱眉,看着她问道,“他们的部落或者政府不管吗?”

如果丽莎直接用粮食和他们交换矿产,然后那些人再将粮食发下去,不也一样吗,这个责任应该由那些人来背吧,如今正在非洲执行计划的刘建设就是这么操作的。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蒂埃里接过话头,苦笑着耸了耸肩,“大部落或者大军阀自然有能力去管,但小部落和普通的散民本身平时就处于无人问津无资源无资金的状态,在这种危难时刻,没人会关注到他们。”

“是的,”丽莎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说道,“其实有不少部落的首领也愿意用高价找我买粮食,但买回去之后,他们绝对不会往外面流出一颗面粉,而那些缺少资源和资金的小部落就只能等死,所以,我才想将这批粮食,用略低于市价卖给那些小部落,或许能帮他们度过难关。”

“低价?”陈大河仰着头哈了口气,“如蒂埃里所说,以那些小部落的资源,恐怕低价也买不了多少粮食吧,这样,这批粮食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等八百万的成本收回一半,足够公司后期运营,剩下的粮食,丽莎你就选择一些最困难的部落赊欠给他们,帮他们度过难关,至于货款,等以后有能力了再还。”

“陈,”丽莎感动地将双手捧在胸前,眼眶也有些湿润,“真是太感谢了,我替那些灾民谢谢你,我会将你的仁慈告诉他们的!”

说是赊欠,其实与捐赠没多大区别,天知道这些货款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来,她是真没想到,陈大河不仅同意了她的任性,还追加了这么多,这下又可以帮助到更多人了。

“千万别!”陈大河吓得赶紧举起双手,“可不能这样干!”

开什么玩笑,现在上头都还没动静呢,自己这名头打出去那还得了!

“哦,我差点忘了,你的事情不能对外公布,”丽莎尴尬地笑了笑,随后遗憾地偏了偏头,“好吧,这份善名只能以菲亚公司的名义来接受了,陈,我向你保证,这次的损失,以后一定会翻倍地赚回来!”

菲亚就是丽莎所负责公司的名称,蕴含着非洲和亚洲的意思,不过用的是中文谐音的英文单词phia,一般人也发现不了。

“对,”蒂埃里也在一旁做出保证,“我已经说服家族,将一部分蔗糖提炼业务交给丽莎负责的菲亚公司,同时也会开放一部分原糖出口份额,另外还会动用家族关系为菲亚公司带来更多资源,虽然这些业务盈利见效没那么快,但迟早会补上这个缺口,而且,”

说到这里,蒂埃里笑了笑,挥舞着双手说到,“虽然不能公开你的身份,但丽莎可以,当你们的善行传遍非洲大地的时候,以后菲亚公司的业务也会好做很多,就算没有我和丽莎家族的护航,一般的大部落和国家也不敢随意对这家公司为难,否则就是与这次捐赠中受益的底层民众过不去,虽然他们没有什么资源,但一旦联合起来,声势还是挺大的。”

除了蒂埃里说的给公司拉来业务和资源,其他的都在陈大河的预料之中,如果一千多万的东西丢出去,连个善名和以后生意的便利都换不回来,那扔了也没什么用,还不如不给。

这次他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一件事,在顺利得到陈大河的同意之后,便准备即刻返回非洲着手进行。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陈大河又交代了丽莎一句,“丽莎,我们这儿有句老话,一样米养百样人,说的就是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另外还有一句,叫做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打什么哑谜啊,”蒂埃里一个肩膀撞了过来,“都不是外人,有话直说。”

“我明白老陈的意思,”丽莎想了想,偏着头微微一笑,“这次一大批粮食捐出去,固然会收获一片善名,但也会引起一些猎食者的注意,不过你放心,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在马达加斯加,还轮不到别的人来撒野。”

陈大河笑了笑,“马达加斯加自然没问题,可公司的资源大部分都来自非洲大陆,在那里又如何呢?”

在非洲做生意,有些人可能会将你需要的东西送货上门,可更多时候,却需要你自己上门去拉,没办法,以初级产品为主的地方,就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丽莎眉头微皱,“我们需要一支护卫队?”

“这就有点麻烦了,”蒂埃里皱起眉头,“如果是少量的保卫,我还能想办法解决,可大规模的卫队,恐怕我和丽莎都没什么好办法,就算去求家族也一样,卫队力量不是随便能动用的。”

这时丽莎脸色也有些烦躁,不就想做点好事吗,怎么就这么多麻烦,最关键的是,她明白陈大河说的情况是很有可能出现的,那些秃鹫可不会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他们来说都是掠食的对象,说到底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的国力不行啊。

陈大河耸了耸肩,扯过张纸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她,“这是一家保安公司负责人的电话,我曾经使用过他们的服务,感觉还不错,以后公司的防卫可以交给他们负责。”

身为老板,在可能面临危险的时候,给公司安排一支防卫力量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丽莎很自然地就同意了这个提议。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陈大河嘴角微微上翘,借这个机会通过丽莎将武装力量渗透进东非海洋范围,他不知道这招棋有什么用,对丽莎和蒂埃里更没有什么恶意,无非是本着贼不走空无利不回的原则,下的一手闲棋而已,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