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的话坐火车,不急坐飞机,这话没毛病,谁叫这时候还没固定航班呢,想要坐飞机,还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机会。

“也不是很急,”陈大河握着话筒笑道,“就是要跟你商量点事儿,嗯,不是公司里边的,没事,等你过来咱们再当面说。”

“哦哦,”饶山让他说得更摸不着头脑,云山雾绕地挂断电话,随即叫人给他订机票,紧接着又开始安排公司里的工作。

谁知道老板叫他过去会耽搁几天,还是先把工作安排好再说。

三天后,饶山飞到北金,坐着关鹏开来的车到了西王胡同。

在正院宽敞的书房里,见到了正站在地图前看得入神的陈大河。

“来啦,”陈大河回过头冲饶山笑了笑,然后指着面前的地图说道,“你说,这开放也有好几年了,除了深阵之外,下一个起来的地方会是哪里?”

大老远的叫自己来就为这事儿?

饶山抓了抓脑袋,凑到地图跟前看了看,随即伸手在地图上拍了两下,“这儿、这儿,就这两个,”

看到饶山拍的两个地方,陈大河眼珠子差点都掉出来,歪着脑袋看向他,“怎么说?”

“还能咋说,地理加历史优势呗,”饶山指着地图,理所当然地说道,“国家选广栋作为前沿阵地,那是因为这里靠海,自古以来就是海外贸易的出入口,这就是历史底蕴,而深阵位置紧挨着香江,方便通过香江这个跳板利用海外华人资源,而深阵也不负众望,短短四五年的时间就初具规模,有了一点大城市的模样,

把这个原理往其他地方套,首当其冲的就是长江三角洲,同样靠海,同样是贸易中心,尤其是尚海,曾经有远东巴黎的称号,从这里走向世界的华人数不胜数,而百年前外国人到达我国的第一站大多也是这里,所以我判定,当广栋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国家肯定不会将这么好的地方弃之不理!本来还有个闽省,而且也点了夏门做特区,可闽省地势多山交通不便,仅有一点海口优势,不利于带动周围经济发展,充其量只能做到自给自足,各类条件相比之下就不如尚海,另外,”

说到这里,饶山回过头似笑非笑地撇了撇嘴,“江浙那边如今可出了不少小作坊,有些还能创汇,而整个长三角有资格承担对外窗口的城市,非尚海莫属,若是尚海能发展起来,也能反过来拉动江浙,形成一个长三角经济带,好处可要远远超过发展闽省。”

“嗯,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陈大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随即好笑地看着他,“不过,看你这表情,似乎对那里不太感冒?”

感冒?饶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我去过那里,也没感冒过啊。”

“我是说不喜欢,”陈大河甩甩手,“来,这边坐,怎么着,那儿惹着你啦?”

跟在陈大河后面到沙发上坐下,饶山才不好意思地笑道,“没,就是看不惯,俺也不是看不起他们开小作坊的,搁几年前,就算我想进去做工还进不去呢,主要是他们仿造得太厉害,仿造也就算了,质量还特差,哪还有点正经做生意的样子!就说那鞋子吧,穿几回就破,我手底下好些兵都给气哭过。”

“呵,我看是你被气哭吧,”陈大河甩了一支烟给他,自己也叼了一根,“我说你也是管着两家大公司的人,怎么就不买点好衣服呢。”

“衣服好坏都是穿嘛,”饶山嘿嘿地笑着接过烟,赶紧掏出打火机帮陈大河点燃,“不过您放心,正式场合的时候我穿的都是公司发的制服,保证不给公司丢人,”

说着自己也将烟点上,吐出一口浓雾说道,“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儿,我都跟下边儿的人交代过了,绝不要买文州出来的东西,上当了那是自己活该!”

陈大河眯着眼睛笑了笑,后世文州的假货全国闻名,倒是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成规模了,要知道这可是才开头的八四年,这么算起来,起码三四年前,那边就有了成片的工厂,果然是民营经济的桥头堡,不得了啊。

伸手在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陈大河又问道,“那第二个呢?”

“老板,你考我呢,”饶山咧着嘴,“这还不简单,如果说深阵是试验田,那尚海就是推广田,这两个地方成了,就说明方向没错,最后自然要往全国铺开,而这时候,身为首都的北金还不吃头碗汤?!以北金为核心,往东是中央直辖市津门,津门有港口,就有了对外的联络口,完全可以在这两个城市之间发展出一个城际经济带,再以这个经济带为枢纽,往东扩是渤海,可以弄成环渤海经济圈,往西是冀省,可以打造出一个金津冀经济圈,而这两个经济圈更可以合二为一,统称为渤海经济带,这样一来,”

饶山一手夹着烟,一手指向地图,“将地图分为东西两块,南、东、北,三大经济圈带动整个东部发展,未来三十年的经济版图就定了,三十年之后,再去谈发展西部。”

陈大河听着眼睛越来越亮,连手上燃烧了大半的烟灰都顾不上掸,急切地问道,“为什么是三十年?”

“未来十年在深阵,在广栋,再十年在尚海,最后十年是三分天下,”饶山竖起三根手指,“深阵没有成绩,上头不会定尚海,尚海不起,不会动北金,北金不兴,则他处无望,国家资源有限,必定先集中力量攻一处,这三十年之后,国富民强,才轮得到其他地方!”

陈大河看着他,嘴角越张越大,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老饶啊老饶,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到的?”

这个老饶可真了不得啊,自己本来是心血来潮,随口问了一句,也算是为接下来的谈话暖暖场,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一句由南到北,三十年来三个经济带各分天下,这几乎与后世的发展完全一致,这哪是个老兵能说出来的话,就算是某个有真才实学的经济学家,如果对国内的情况不够了解,恐怕也说不出这番话吧。

听着老板的夸奖,饶山忍不住老脸微红,也就是脸皮太黑看不出来,随即将烟屁股掐灭,略带羞赧地说道,“也不是,大部分是我在香江大学听课的时候,听学校里的老师们讨论的时候说的,我就是总结归纳了一下,算不得我自己想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