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之交的北金,毫无惊喜地飘着零星的雪片,被干冷的北风挟裹着吹向大地,昏暗的天空下,人们裹着厚厚的棉袄,匆匆地走在尽管依然破旧,却日渐热闹的街头。

刚回到家的陈大河也毫无意外地躲着懒,就在正院的回廊里,躺在铺着北极熊皮的躺椅上,旁边的茶几搁着一只小碳炉,火红的炭火上正烧得滚烫的果茶咕隆咕隆地冒着热气,炉边的收音机里传来夹杂着滋滋声的相声,说的是个老段子,马三立和王凤山两位老爷子搭档的买候,后世听过这个相声的估计没几个,但要说起这个相声的主人翁,鼎鼎大名的马大哈,不知道的还真不多。

嗯,如果连马大哈都不知道,那么恭喜,说明你真的还很年轻呐!

陈大河听得正乐,前院大门吱呀一声响,伴着又快又重的脚步声,张铁军从月亮门外拐了进来。

“为什么每次我过来,你都是一副社会米虫的样子呢!”张铁军自认也是出了名的懒人,可看看面前的这摊肉虫,实在是让他自叹弗如,心气不平之下,提起一脚就踹在椅子上,“看见贵客上门还不赶紧起来让座。”

可惜,就他那没三两肉的体格能有多大力气,陈大河窝在熊皮里纹丝不动,眼睛皮微微抬起又闭上,“贵客?进门就踹人,恶客吧!”

“嘿,我就不信掀不动你,”张铁军装模作样地撸着袖子,眼睛老往屋里瞟,看见叶正根终于搬张躺椅出来,腋下还夹着张厚厚的黑熊皮,才故作大气地挥挥手,“看看人家老叶,这才是待客之道,得,今儿个放你一马,下回注意。”

叶正根憋着笑,将躺椅放到茶几的另一边,又将皮子铺上,拎起烧得正热的茶壶倒了一碗果茶,才冲着满脸笑容道谢的张铁军点点头,然后转身回屋。

躺到新铺好皮子的躺椅上,端起滚烫的果茶吹了两口气,张铁军并没急着喝,而是扭头看向陈大河,“老陈,你说的话,还算数不?”

陈大河睁开眼,扭头看着他,“没头没尾的,什么话?”

“就内个,汽车配件厂,你说我要开的话,你从欧洲给我找几个技术专家过来的事儿,哦,还有设备。”张铁军说完,又眼巴巴地望着他。

“这个啊,”

说到正事,陈大河也不再躺着,撑着扶手坐起来,轻笑着说道,“决定啦,要做?”

上次暑假回来的时候,张铁军就开了辆桑塔纳过来炫耀,还说要弄个配件厂,不过当时让陈大河泼了盆冷水,后来也没了音信,现在看来,他还是放不下这个。

“做!”张铁军嘴里吐出这个字的时候,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两排牙齿恨不得碰出火花来,“他大爷的,内群外国佬真不是东西,一个个人五人六的,问点东西都爱答不理,不就是生产零配件么,爷就不信造不出来。”

“呵,”陈大河歪着脑袋,眼里满是戏谑,“怎么滴,去尚汽找不自在啦?”

听他这口气,似乎里面另有故事呐。

“我看你怎么还挺幸灾乐祸呢,”张铁军垮着脸,眼里尽是不满,“老兄,咱们可是一国的,被人家老外嘲笑工业不行技术不够,你挺开心还是咋地。”

“这话过了啊,”陈大河身体放空躺回椅子上,悠悠地说着,“一开始就我就说过,指望外国人帮咱们把技术做起来,不现实,按照协议,帮他们肯定会帮,但绝不会是现在,得了,咱也不扯那些,说说,想做哪方面的配件?”

汽车配件这东西种类太多,小到螺丝钉,大到车身车架,乃至发动机传动器零件,都可以算是汽车配件,选择不同技术难度也各不相同,如果只是螺丝钉这些,铁子肯定不会过来找他,既然过来了,那多半还是想玩什么大项目。

“我打算做车桥,”张铁军这时才将稍微冷却的果茶一饮而尽,抹了把嘴说道,“发动机那些东西别说我,就连一汽二汽那些大厂也玩不转,我也跟老爷子商量过,以后搞国产化,多半还是从车身车架这方面着手,就算比不上他们德国原产的质量过硬,起码也能先用着,质量什么的,以后再慢慢往上提。”

车桥啊,这玩意儿技术含量也不低,往大了说,甚至可以算是一辆车的安全基础,最重要的是,要弄个车桥厂,这国内的机床可有点悬乎,而且,特种钢也不好弄啊。

不过陈大河只停顿了两三秒,就点着头说道,“行,技术专家我来给你找,机床我也可以想办法弄来,问题是,你准备往里投多少钱?”

“钱不多,也就这个数,”张铁军比了个二,嘻嘻哈哈地笑道,“老陈,多亏你帮我出的那个点子,开超市简直不要太赚,囤了小一年的货,结果没两个星期就全卖光了,两千万拿出来还真没多少难度,怎样,这个数够了吧!”

“两千万?”陈大河忍不住撇撇嘴,“你能都按官汇换成美子?”

“那不行,”张铁军连连摇头,“外汇这东西别说是我,就连我老爹都不能乱来,如果非要美子,要换只能走黑市,留一半换一半,一百万美子够不够?”

就知道是这样,陈大河摇摇头,“得嘞,你这钱还是留着办厂用吧,买机床的钱我先垫着,回头你挣钱了再还我。”

“啊?”张铁军闻言微微一愣,“还不够啊?什么机床要那么贵?”

“当然是造车桥的机床,不懂回家问人去,”陈大河睁开眼嘿嘿一笑,“一百万,估计也就能买几个机床零件吧。”

“不是吧?”张铁军瞪着眼睛,“机工部出口非洲的机床才卖几万美子一台,他那什么东西要这么贵?”

“你以为呢,要不然人家一个公司,能卡咱们这么大国家的脖子!”陈大河撇着嘴角,眼里却满是感慨。

他在欧洲买的那些汽车公司,前前后后花了将近十亿美元,除了那些汽车品牌和相关技术,最值钱的就是大大小小的各条生产线,而这些生产线里,机床又是重中之重,这还是买的二手货,要是全新的高级机床,价格绝对更高。最重要的是,对于那些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高端机床,哪怕你捧着钱跪在人家面前他都不卖你,这才是最无奈的。

当然,一家普通车桥厂也要不了什么高端机床,一般的中档机床就可以,甚至不少国内的车桥厂用的还是国产的普通机床,只是加工出来的东西,没法跟人家的相比而已。

现在张铁军要用机床,回头从自己的汽车工厂里面拆几台出来给他就完了,完了自己再买新的,只是这些机床要怎么安全地运回来,倒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事,就算公司是他的,可有些东西也不能由着他来,上头有官府盯着呢,要不是有杰罗姆他们出面,看他能不能收购一家汽车公司试试。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