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陈大河挽留艾玛在家里吃了顿晚餐,顺便讨论了一下关于五洲粮食集团近期的重点工作,主要是他在说,艾玛在听。

从陈大河交代的一项项工作中,艾玛也明白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在近两三年的时间里,很可能在非洲所有的自产粮食都已经有了固定去向,而她要做的,就是保证所有粮食基地丰产,并顺利交付出去。

看上去似乎很简单,没有她的用武之地,但在艾玛看来,这件事之外可以操作的东西还很多,比如自产的粮食中就有一部分用于她刚才提到的建议,在非洲与当地势力交换土地和矿场,以支撑公司规模的扩张,另外还有企业并购、国际粮食收购和销售、主导成立研发公司、增加保安公司的力量,这些都需要她来完成,而在这些工作里面,都能找到她存在的价值。

或许,自己能做到超出老板的期望!艾玛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从这里离开之后,她便向瑞银提交辞呈,迅速投入新工作当中。

而此时陈大河也在思考自己的事业规划。

如果不是艾玛过来自荐,也许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他才会认识到这家粮食公司存在的意义,除了向苏联渗透,顺带给美国制造一些小麻烦之外,其实也是可以发展成为一家国际巨头公司的,而规划滞后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自己不够重视,那么,其他事业版块会不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呢?

除开由奥利弗掌控的琼斯系公司不算,目前自己在国外的事业,不包含董建磊和刘建设那里不便暴露的力量,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个是杰罗姆领导的第三国际银行,旗下包括传统银行和投资银行业务,在非洲的矿产贸易业务,另外,还有以第三国际银行名义控股的计算机相关公司,以及新整合不久的第三汽车工业集团公司。

银行相关业务自然不需要动,继续保留在第三银行旗下就可以,而矿产贸易公司、计算机产业相关公司,和第三汽车工业集团,似乎完全可以和这家五洲粮食集团公司一样,独立出来各自成为一家大型跨国公司,而这几个行业的特性也完全具备自成一系发展的条件。

尤其是矿产贸易公司,如果独立出来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接手五洲粮食公司从非洲那里交换回来的矿场,反过来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流动资金,毕竟五洲的定位是粮食公司,没必要保留矿产业务。

而计算机和汽车集团,更加具备独立的条件,况且受欧洲传统势力影响,这两家公司都是需要开放股权的,或许,是时候该放出去了,当然,控股权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上!

想到这里,陈大河将思路记下,准备这几天跟杰罗姆谈一谈,商量出一个合适的方案来。

第二个就是这家新整合的五洲粮食公司,这个已经确定好发展规划,暂且略过不提。

第三个则是委托给瑞银的私人投资业务,这里主要是卢卡所负责的,对美国新兴行业和英国复兴传统行业的金融投资,根据之前艾玛提交的每月工作进展报告,当初交给卢卡的二十亿美元,现在账面浮盈已经达到十九亿,接近一倍的利润率,应该说卢卡完成得还是非常不错的,这一块也可以继续保持,虽然瑞银会抽走一定比例的利润分成,但同时他们也提供与之相匹配的服务工作,尤其在保密遮掩上,完全去除了美国财团对他的投资禁令影响。

那么,就继续保持现状?

可是,短期内保持现状可以,当以后这笔资产持续增长,达到更高规模程度的时候,这种合作是否还会合理呢?

如果终止与瑞银的合作,将这笔投资独立出来,成立一个私人投资基金,这样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利弊?

陈大河手里拿着钢笔,在笔记本上无意识地乱划,心里在反复比较两者的优劣。

首先要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卢卡能否做到和在瑞银的时候一样,避开美国财团对他的资金监控,而不影响在那边的既得利益?

如果能解决这一点,那这个项目就可以独立运作,如果不能,那无论这个项目做到多大规模,在他有硬抗美国财团的实力之前,也只能托庇于瑞银保护之下,任由瑞银分享他的投资红利。

手中的钢笔突然顿住,随即往桌上一丢,陈大河按了按两边的太阳穴,有点头疼啊。

从他的个人意愿出发,确实是想将这个投资项目独立出来的,当前阶段投资英美市场且不说,现在这个时候,其实也可以考虑开始在日本布局了。

整个七十年代的日本经济简直就是一个惊天的神话,从四五十年代的废墟中重新起家,经过六十年代的蛰伏,七十年代的腾飞,如今的日本经济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日本制造充斥全球,并对欧美贸易造成极大的威胁,两年之后,因贸易赤字剧增而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产品出口竞争力的美国,与因国内经济过热,希望通过日元升值帮助日本企业拓展海外市场,成立合资企业的日本大藏省一拍即合,拉上英德法三国一起,在纽约广场饭店签订协议,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史称广场协议。

协议签订之后,日本国内地产和金融泡沫急遽扩大,成为国际投资客的狂欢场,直到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日本政府开始施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国际游资立刻抓住机会猛烈进攻,泡沫瞬间破灭,日本进入长达二十年的衰败期。

这种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陈大河是打死都不会错过的,而且要是运作得好,还能顺手给美国财团狠狠一击,出上一口恶气,彻底打破美国财团对他的封锁,到那个时候,就算他们把陈大河的信息公开也不用怕,一来他们的信息已经过时,所收集的资料并不是他的全部,二来那时候国内的环境也大为改善,自然不需要再像现在一样遮遮掩掩。

而这种时间跨度长达十年的投资布局,最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且每一个环节在实施之前,都能对外保密,否则继续与瑞银合作,难保他们不会趁机揩油,搭个顺风车狠赚一笔,赚钱也就算了,若是因此引起其他国际游资的注意,那就更加糟糕。

虽说瑞银有保密制度,不会公开自己的信息,可没说他们不能凭借对自己这个项目的了解,也跟风去赚钱啊。

想到这些,陈大河的确有些举棋难定,片刻之后,他拍拍脑袋,或许,可以问问艾玛的意见?!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