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尼罗河边一栋传统的灰色四层小楼里,陈大河第一次见到了一身阿拉伯长袍打扮的刘建设,董建磊还没那么快到,估计要晚上才会过来。

“老刘,”陈大河看着眼前的中年汉子总觉得有些眼熟,“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嗯嗯,您去深阵的时候我在,不过当时人太多,可能您没多少印象。”

三十多岁的刘建设看上去满脸憨厚,跟国内一年到头在土里刨食的老农没什么两样,只是眼里偶尔闪过的精光,表明这个粗汉不像表明上那么简单。

也对,一个粗汉不可能让老董派过来管事。

“哦,难怪,”陈大河哈哈一笑,“我就说有点眼熟嘛,没认出来可不能怪我,谁叫你们人太多呢,一个个穿上作训服,看过去都一个样。”

“哪能呢,”刘建设嘿嘿地咧着嘴笑道,“您给咱们那么多兄弟活儿干,大家伙儿不知道多感激您呢,认不得才好啊,认不得说明人多,越多越好,这样兄弟们才有饭吃!”

“嗯,”陈大河点点头指着他,“就冲你这话,明年在国内我再招退伍老兵,一万个往上,怎么样!”

“那感情好!”刘建设顿时两眼放光,冲着陈大河连连作揖,“那我先替弟兄们多谢您啦!”

他没怀疑过老板能不能招这么多人,就凭非洲这么大的摊子就得值多少钱,随便在国内投个几千万,就足够一两万人上岗工作的。

“别谢我,”陈大河摆摆手,脸色不觉变得有点严肃,“要谢也是我谢你们,要是没有你们,我的工厂没法开工,这边也不会这么快打开局面,老刘,你们可是我的擎天柱啊!”

“可不能这么说,”刘建设涨红着脸连连摆手,“要是没有您,我们这些个弟兄还窝在家里饿肚子,哪能像现在这样过上好日子,这些都是本分,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是打心眼里感谢您!”

“行了行了,”陈大河拍拍他肩膀,“咱们也别谢来谢去,大家一起好好干,你们帮了我,我也亏不了你们。”

闲聊了几句,陈大河这才问道正事,“前两个月交代给你的事,做的怎么样啦?”

“一切顺利,”说到正事,刘建设立刻精神一震,像是变了个人,有点儿老兵上战场的风采,满脸自信地说道,“按照计划分两步走,第一步先跟当地势力接触,商谈粮食换资源的交易,现在形势以及非常明朗,今年大半个非洲粮食减产,粮荒已成定局,只有我们手里的二十四个粮食基地还能有所收成,所以他们也都愿意跟我们谈。”

“哦,那就好,”陈大河点着头,随即问道,“有没有不讲道理的?”

在非洲不少军阀眼里,枪杆子就是一切,难保不会出现强抢的情况。

“有是有,就看怎么谈了,”刘建设嘿嘿笑道,“一来现在粮食还在地里头,没见到干货,他们也不会随便动手,二来咱们也不是吃素的,每次谈判我都多多少少带着些人,再话里话外漏点东西出来,绝大部分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万一到时候冒出个愣头青,保安队随时可以出动,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嗯,”陈大河笑了笑,“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这次产量估计会比上次的少一些,你可以按上次产量的八成计算总额,再在这个数字的基础上拿出一半,最多不超过七成,跟他们谈判,剩下的执行第二步计划。”

“我是这么做的,目前是按四成的量在谈,留了一点余地,”说到这里,刘建设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来,“就是第二步计划,可能有点问题需要解决,暂时我还没想到好办法。”

“有问题?”陈大河眉头微皱,“什么问题?”

“地盘!”刘建设轻轻抬头,视线正视着他,“按第二步计划,我们用剩下的粮食去招募饥民,充当工人和保安队员,来壮大自身的实力,可是,粮食基地和保安公司的地方都有一定的限制,最多只能承受按我们目前的人员增加一倍的数量,可是据我们分析得出的结论,人员增加的数量将远远超过一倍。”

陈大河脸色没有任何变化,看着他问道,“你们预测会多多少?”

刘建设伸出右手,比了个八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至少八倍,甚至,极有可能超过十倍!”

“十倍?”这下陈大河也不淡定了,“你说的是长期工还是短期工?”

目前粮食基地的工人总数不过一万出头,保安队有四万多人,加起来就是五万多,如果增加十倍,那不是要去到六十多万?!

“长期工!”刘建设苦笑道,“按计划,大部分工人都是以短期工的形式招募,那些人只要开荒做工就行,没必要安排住所和其他设施,或者少量设施也可以,但是,这可是极有可能席卷整个非洲的大饥荒,受灾人数毫无疑问将会破亿,面对这么大的基数,哪怕我们做得再少,也会承担很大一部分压力,况且,”

说到这里,刘建设眼里露出复杂的神色,“我们也需要足够数量的安保人员,才有能够保障自身的安全!我说的这个数量,也大部分都是安保人员!”

“呼,”陈大河感觉脑袋有些发胀,忍不住拍了拍额头,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他本来是想在这场世纪罕见的大饥荒面前尽点绵薄之力,却没想到场面会闹得这么大,如果刘建设所说的情况成为事实,到时候肯定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自己未必不会被牵扯出来啊!

看着满脸苦涩的老板,刘建设眼里露出一丝思索,片刻之后,斟酌着说道,“老板,如果您是担心这次事件可能会暴露出我们的话,我倒是有个想法。”

他是除了董建磊那批十一个人之外,最早被老董找过来的,对老板的情况也有些了解,从一开始的北金琼斯文化公司算起,老板的每一次布局,都很小心地将自己藏在背后,知道他真实情况的人根本就没几个,包括老董去苏联,自己来非洲,也都是通过各种手法隐藏痕迹,很显然老板不想将自己暴露在世人眼前。

可眼下这种情况,不动还好,一旦有所动作,二十几个丰收的粮食基地在非洲大地上将会格外引人注目,到那时不被人发现是不可能的,要想继续隐藏身份,只能另外想办法应对。

陈大河脚步一顿,扭头看着他,“你有办法?说说看。”

“李代桃僵,瞒天过海!”刘建设抬起头说道,“既然非洲这边的布局已经无法隐藏,那何不直接搬到台前,用来吸引世人的目光,您只要想办法,不让人将这边与您联系起来,不就可以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