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代桃僵、瞒天过海?!

陈大河捂着额头,眉头紧皱闭目沉思,似乎,可以试一试?

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陈大河盯着他说道,“你有什么详细的思路?”

“详细的没有,只是大致的想法,”刘建设轻轻摇头,边想边说道,“无论咱们愿不愿意,既然趟了这趟浑水,多多少少都会带点泥,既然这样,何不直接光明正大地摆到台前,只要找好合适的代理人,会被人联想到您身上的可能性就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就像国内的琼斯公司一样,大张旗鼓好几年了,有几个人知道您在其中的关系呢?那还是在国内,更别说这个千百势力林立,关系错综复杂的非洲!”

抬头看了一眼陈大河,见他皱眉思索没有说话,刘建设又说道,“其实,摆到台前还有个好处,目前我们跟那些部落和军阀谈判的时候,是分别以当地粮食基地的名义去谈的,很多时候可供商量的余地都不太足,如果能把所有资源整合起来,形成一个大型集团公司,这样不仅能争取到更多的条件,还能有更高的威慑力,毕竟,面对一家实力一般的公司,和一家覆盖全非洲的大型粮食集团,其意义将大不相同,那时候,完全可以直接跟他们的最高政府去谈,至于弄块地皮安置人,倒成了顺带的小事。”

非洲各国虽然大小势力林立,可只要是有统一政府的,当局的发言权多半还是最大,之前不去跟当局谈,主要还是实力不对等,等将全部资源整合起来之后,以四万多军队和即将丰收的五六百万吨粮食为后盾,去跟他们掰掰腕子,完全不是问题。

陈大河抿着嘴长出一口气,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这的确是个办法,不过,合适的代理人可不好找,老董和你们这些人不合适,容易让人跟苏联和国内牵扯到一起,到时候麻烦更大。”

“陈总,”刘建设歪了歪头,试探着问道,“不知道,能不能让琼斯小姐来出面?”

在他看来,既然奥利弗琼斯已经在打理国内的琼斯公司,何不搂草打兔子,把这边的摊子也管起来,反正做事的还是他们自己人,本质不会发生变化,而且,琼斯小姐的美国人身份也是不错的掩饰,起码能免掉来自西方国家的很多麻烦,至于苏联阵营,有老董在那里驻守,也能疏通一下,再说了,苏联如今自顾不暇,内部各个盟国意见又多,极有可能顾不上这里。

可陈大河却苦笑着摇摇头,“她也不合适,原因就不说了,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不是他不信任奥利弗,主要是她一动,肯定会引起那几个美国财团的注意,这边本来就是他为了对抗美国才支起来的摊子,如果现在就暴露,恐怕会迎来美国的疯狂打压,到时候可再没有另一个非洲供他练兵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刘建设也没辙,只得坐在那里发愣。

“先别着急,”陈大河突然嘿嘿一笑,“等老董过来,咱们再好好商量一下,总的来说,就按这个方向走,人可以慢慢找,先把事情做起来。”

傍晚时分,董建磊就到了这里,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二十七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其中小半是苏联人,多半倒是华人,看来应该就是他所说的在苏联混生活的国内老兵,一个个都穿着黑色的阿拉伯长袍,用黑巾遮面,混在人群中也不显眼。

这里刘建设早就做好准备,等他们一到,立刻就安排人带下去休息吃饭,随后就带着老董进了陈大河所在的屋子。

“哟,看上去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屋里一张大方桌上摆着一只火锅,边上十几种菜摆满剩余的位置,陈大河正趴在桌沿上,一手拿着筷子往锅里下菜,见到董建磊进门便开始调侃,“比出国的时候可胖了不少,我还以为你在那边受苦呢,没想到是去享福了啊!”

好长时间没见,董建磊也不觉陌生,嘿嘿笑着拉过椅子坐下,“我这是身体享福心里苦,老毛子那边的伙食吃着是养人,可就是不得胃口,老板,要不,您把老饶跟我换换,让他也来享享福,让我回家吃几口大葱卷饼去!”

陈大河提起酒瓶给他满上,嘴里还笑道,“行啊,只要你说他过来能顺利过渡,我立马调人!”

“那还是算了吧,”董建磊苦着脸端起酒杯一口闷掉,哈出一口酒气,“老饶打仗是把好手,跟那些个老毛子勾心斗角,还真怕他干不来,得,还是我自己个辛苦辛苦得了。”

刚坐下的刘建设拿起酒瓶又给他倒上,眼里还憋着坏笑,“老饶是不善跟人斗,可不是还有弟兄们吗,我看啊,是你自己舍不得苏联的幸福生活才是!”

“滚,”董建磊翻了个白眼,“老子好吃好喝把你供着,你个溜子就专跟老子唱反调是吧,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哎哎哎,”陈大河拿筷子敲着碗沿,故作不爽地瞪着他,“公报私仇要不得啊,要报也得回避下老板我不是!”

老刘立刻双手高举,满脸无辜地举手投降,还以为老板在能给他撑撑腰呢,合着也不靠谱啊。

三人说笑一阵,两瓶从黑市弄来的高度酒下肚,这才谈起了正事。

刘建设先将非洲这边的情况详细介绍一遍,又说了刚才他和陈大河讨论的内容,最后陈大河才说道,“老董,情况大致就是这样,说说你的看法。”

“我没看法,”董建磊往嘴里丢了片羊肉,不经意地瞪了刘建设一眼,随即低下头说道,“大河,虽说你是老板,但也不能什么事都让我们来做,这做执行搞动作我们责无旁贷,不过这代理人的事儿,还得你自己拿主意,我不沾边!”

他这句话听得刘建设脖子一缩,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对啊,这么大的事,让老板定就完了,自己就是个跑腿的,瞎参和个屁啊!

看到他们一个漠不关心,一个缩头缩脑的样子,陈大河忍不住撇撇嘴,“我身边有哪些人你都清楚,就让你给点建议,你想那么多干啥。”

结果老董还是埋头吃菜,压根就不搭理他,陈大河只得苦笑着摇摇头,“得得,这事我来想办法,那你说说,这边的情况怎么弄?”

虽然嘴里在埋怨,心里却还是挺满意的,老董的意思他清楚,无非就是为了避嫌,而站在他的角度,无论这个人选最终定谁,这句话还是得问一问的,否则岂不是显得把他董建磊看得太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