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在陈大河眼前的,是汽车集团定位第二高端的产品,也就是脱胎于伊索塔·法拉西尼的量产版豪华轿车,IFA,伊法。

本想凭借后世的眼光再装一把的陈大河又歇菜了,如果不是图纸上注明的参数要略低于法拉西尼,还有非常明显的IFA标志,单看造型几乎完全可以用到法拉西尼上来,最难得的是,这五份设计图与之前的五份一脉相承,每一款都能找到相对应的存在,所以,不用说,直接用第三款车型就好。

也许以后这两个品牌会单列开来独立运作,但在伊始阶段,如果没有法拉西尼作为捆绑,伊法是很难取得社会民众认可的,所以用同系列的车型好处更大。

但是捆绑同样也意味着风险,当法拉西尼没能打响开门第一炮的时候,伊法自然而然也会受到牵连,但在商言商,做生意本身就是一件从风险中牟利的事,如果怕危险就别碰了。

至于内饰,同样没什么好说的,原本马塞洛和他的设计团队已经考虑得非常完美,陈大河刚才只是从记忆中找了几个豪车的赠品小细节作为补充,但对于伊法这款略次一级的品牌,就无需那么讲究,只需要随车赠送一些小礼品就好,而已经打开思路的马塞洛肯定不会忽略掉这一块。

甚至以这个家伙最求完美的特性,会不会连最低档的微型车也准备一份赠品呢?反正花不了几个钱不是!

很快过掉这一项,接下来就是中型家用轿车,这个品牌正是曾经辉煌一时的罗孚,虽说当时的罗孚不弱于法拉西尼,可谁叫后来英国的当权者有个性呢,非得拿这个豪车品牌去和本田搞合作,开发出几款不被市场接受的普通车型,没赚到钱不说,还拉低了罗孚的档次,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当看到罗孚轿车的时候,陈大河微微一愣,随即看向马塞洛,“你借用了原来罗孚P5B的造型?”

他说的是借用,而不是复制,实际上如果不是对P5B非常熟悉的人,几乎很难发现两者之间的联系,也是因为有一辆P5B的原型车被杰罗姆送来他的车库,并欣赏了好几次,他才能看出这一点。

“是的,”马塞洛很干脆地承认,点着头说道,“虽然是3500V8将罗孚推入了顶级豪车的序列,但P5B才是所有车系中最经典的那款造型,也是被收藏最多,最让欧洲人怀念的,我们要重启罗孚这个品牌,如果能唤起市场对罗孚荣光的回忆,那么肯定会节省很大一部分成本。”

陈大河眉头微皱若有所思,他在考虑这种做法的好坏。

的确如马塞洛所说,如果使用这种造型,在推广上会有很多好处,但是,也会将罗孚锁定在以往的记忆中,不利于与整个汽车集团的文化融合,而推出一款新造型的罗孚,能否得到市场的认可,也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到底该怎么选择,他实在有些拿捏不定。

看着面前眼巴巴望着自己的两人,陈大河嘿嘿一笑,这种问题不应该是他们该考虑的吗,怎么又让自己来操心呢!

随即便将这个问题抛了出去。

两人相视一眼,杰罗姆首先说道,“设计这款车型的时候,马塞洛、我还有整个汽车集团管理团队都商量过,当时我们也考虑到该如何打造第三汽车集团的汽车文化问题,无论是大众、宝马还是戴姆勒,任何一家一流的汽车公司都有他们独特的符号特点,以至于哪怕消费者不去看车标,单看车型也能知道是哪个品牌的车,所以我们第三汽车集团也必须打造出这样的汽车文化,但经过商议之后,我们还是觉得,应该先保持这些品牌原有的符号,再逐步融合到汽车集团中来。”

“老板,”马塞洛也说道,“不限于汽车公司,任何一家大型集团之间的重组,涉及到管理和文化的融合都是一个大问题,但是,第三汽车不同,因为我们所收购的不是某一个整体公司,而是从不同公司拆分出来的项目部,比如罗孚,再比如凯旋和奥斯汀,虽说他们曾经辉煌过,但如今他们几乎连完整的管理团队都没有,又何谈文化融合!所以在管理上,融合的问题并不大,真正困难的,还是汽车符号的变化。包括跑车、卡车和摩托车在内,我们共有十二个品牌需要进行整合,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作量,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我们又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推出各个级别的车型,这本身就是一种悖论,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不先使用他们原有的汽车文化符号,等获得市场认可之后,再逐步融合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只需要不断往里面添加新的创意元素就好,只要能得到市场的认可,十年之后,谁又还记得曾经的罗孚和法拉西尼,有的只是成功背后的第三汽车集团!”

似乎说得很有道理啊,要不就干脆这么办?

从最开始的兰博基尼,到后来的罗孚、法拉西尼等,再到他要求杰罗姆继续收购,到现在已经有了十二个整车品牌,以及十七家配件生产公司,哪怕都是小舢板,拼起来也还挺能唬人的,而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将这艘由小舢板拼成的大船,彻底焊接到一起,组成一艘真正的航空母舰。

陈大河一手端着红茶喝着,一边凝神思索,片刻之后,将茶杯放到茶几上,站起身走到书柜旁,拿出一只画板走了回来,随即将画板递给马塞洛。

马塞洛带着一丝疑惑接过画板,揭开画板上蒙着的薄纱,顿时视线凝固。

眼前是一张极其简单的设计草图,这是一辆车,只有寥寥几笔线条,但已经基本勾勒出完整的造型。

通过雪茄型的车身就能看出这款车的级别,应该定位在中大级轿车上,完美的比例、流畅的线条和雅致的曲面凸显出典雅动感的设计,在马塞洛看来,这款带有明显英伦风格的汽车似乎有点未来范的感觉,哪怕用作伊法的量产车型也不为过,但不知为什么,这款车总给他一种感觉,似乎,这就是罗孚。

“老板,”马塞洛抬起头,眼里带着一丝希冀,“这是哪位大师的手笔?有没有完整的设计图?”

陈大河哈哈一笑,“这不是什么大师手笔,只是我自己随手涂鸦的小玩意儿,至于完整的设计图,那就要靠你来完成了。”

当年他跟着王赟老爷子学过几天绘画,但也仅限于入门的程度,还是为了方便以后画个草图好赚钱而特意去学的,描几根线条还行,弄完整的设计图,想也别想!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