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明要去的地方不远,开车不过十分钟,从深南路拐进一条小路,就将陈大河带到某个地方停下。

陈大河坐在副驾驶上,看了看前面,四根水泥柱组成的门柱,中间是对开的铁栅门,两边各有一扇小门,在靠西边的小门旁边还有一座门房,怎么看怎么像是个公园。

随后扭头看向蔡志明,满眼不解地问道,“蔡老哥,你这是要带我来逛逛公园?”

话说现在的深阵不是正热火朝天地搞建设,无论是精力还是资金都嫌不够用,竟然还有多的钱和闲情逸致修公园了吗?不过左张有望,倒是没有看见公园的铭牌,也不知是不是还没建好,可透过铁栅门的缝隙,里面的植被分明都已经成型,看上去有点神神秘秘的。

“嘿嘿,”蔡志明微微一笑,“容我先卖个关子,等一下你就知道啦。”

说完这句话,他便下车走过去,将铁门打开推向两边,然后又回到车上。

蔡志明油门一踩,顺着门后略带坡度的柏油路直接将车开了进去,沿着两旁茂密的阔叶热带植物,拐过一个弯之后,一栋白色的两层小楼出现在眼前。

这栋小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看上去占地也就一两百方,不过后面还有个院子,被高高的院墙拦住,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

等车停稳,陈大河在蔡志明的示意下下车,满脸狐疑地看着他,不过并没有说话。

这地方从外面看像个小公园,但进来之后看里面的格局,倒有几分香江花园别墅的味道,莫非,是哪个到内地投资的香江富商建的别院?

不过,老蔡带他来这里干嘛?

蔡志明直接走到别墅大门前,也不用钥匙,转动门把手便将门推开,随后冲着陈大河摆摆手,“看着干嘛,进来啊。”

陈大河眉角轻扬,信步走了进去。

里面果然是别墅的格局,进门是一个两米见方的玄关,走出玄关拐角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足足有六七十平的下沉式大客厅,此时客厅里已经摆放好一套米色皮质沙发,正对着沙发的是一面电视墙,长条形的电视柜上还搁着一台二十寸大彩电,还用一块精致的电视布罩着,电视布上印着的品牌正是琼斯集团旗下的长河。

至于其他地方,现在还看不到,不过单看这间客厅,就能知道这间别墅绝对是豪华装修。

走到沙发旁拍了拍,嗯,手感还不错,陈大河顺势坐下,抬头看着蔡志明笑道,“蔡老哥,这是你的新家?”

“我的?”蔡志明笑着连连摆手,“可不能胡说,我要是住这种房子,传出去那影响多不好,至于是谁的,你自己看。”

说着从靠墙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铁制的饼干盒子,然后走过来递给他。

陈大河愣了愣,接过来掰开盒盖,里面是几串钥匙,还有一张土地使用证,上面的主权人正是自己的名字。

迎着陈大河惊讶的目光,蔡志明笑呵呵地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前几年的时候,你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也没点表示,我们几个打头的就商量了一下,给你凑了份礼物,这块地,是我们村送你的,这栋房子,是几个老朋友出钱建起来的,我送的东西就是房子里面这些家私电器,前两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弄好,只等你放假回国就交给你,正好你这次结婚,就算老哥几个凑的份子,当做你的结婚礼物了!”

听到这话,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的陈大河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蔡老哥,这不合适,我不能要!”

蔡志明说得含糊,可他都听明白了,这块地原来就是属于蔡屋村的范围,现在农村变城市,土地性质也发生了变化,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操作的,反正现在这块地的使用人归了自己,甚至连土地性质都很模糊,属于包含商业、住宅和其他种类的综合用地性质,差不多等于用来干什么都行。

至于为什么要给自己,多半与自己第一次来深阵的时候,和蔡婶说的那些话有关,别的不说,蔡屋村起家的肉菜综合市场,就是当初自己给蔡婶出过的主意之一,他们村靠这家肉菜市场,几乎占据了本地七成以上的市场份额,收益很是丰厚,比起当年那个贫瘠的小渔村不知阔绰了多少,现在回报一小块地,相比之下倒算不得什么。

至于出钱建房子的那几个老朋友,肯定就是以前和张铁军做生意的那些水鬼,自己在里面穿针引线,帮他们介绍客户做了那么大的生意,现在花个几万块建了栋小别墅,也只能算是小有表示。

至于蔡志明自己更不用说,前前后后欠了自己好几个人情,自己结婚的时候送点礼,也是很正常的事。

这些都是他猜测蔡志明他们的想法,可在他自己看来,完全不需要这些,反而还有些避之不及,这套别墅在自己看来不值一提,可在别人眼里却不得了,要是让外人知道自己收了这样一份厚礼,那还了得?!

“嗨,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蔡志明咧着嘴甩了甩头发,“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也有亲兄弟明算账的说法,你陈老弟帮了我们这么多忙,送你点礼物怎么啦!如果你要是因为别的原因不肯接受,那更不必理会,怎么说你也是北大的高材生,现在又出国留学,如果留国外也就罢了,但以后要是回国进体制,肯定是前程远大,哪能让这些鸡毛蒜皮给你添了麻烦,”

蔡志明说着指向外面,“当初我们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就考虑过,尽量弄得低调些,不引起外人的注意,所以选址的时候就选了这块远离大路,挨着深阵河的地方,这里只有一条小路可以进来,一般人不会注意到这里,沿河的地方也有院墙,保管看不到里面。还有我那几个兄弟,本来想给你建套大宅子,也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就只建了这栋两层的小楼,外面用树木遮挡,保管看不出任何东西,至于这里面的家私电器,更加不值一提。”

说完这些,蔡志明又看着陈大河笑道,“反正呢,地契已经给你了,这套园子就是你的,你不想要也可以,随便找个地方丢掉就行。”

陈大河扬扬眉角,无奈地摇头笑了笑,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收了吧。

说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被人强塞房子了,头一个是蒂埃里,自打自己主动从摩卡公司退股之后,他就送了一座爱琴海上的小岛,还包办了岛上所有的设施修复,第二个就是奥利弗,一声不吭在香江给自己买了套别墅,跟她做了邻居,这第三套倒是最便宜的,但等到三四十年后,这套园子恐怕就会变成最贵的,连蒂埃里送的那座小岛都比不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