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两天,陈大河身边的人都忙碌起来,虽说将最重要的宴会筹备工作交给了萝拉西餐厅,但其他杂七杂八的琐事也还不少,家里的布置新房扫洒庭院,外面的宾客名单和请帖发放,这些看上去不起眼,却都是细致功夫,偏偏时间离得太紧,只有四五天的功夫,由不得他们不慎重。

还好,家里有关老爷子和兰婶坐镇,熟门熟路之下,将一应活计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外事也有李罗两位招呼着,不断将一件件事情交代下去,让叶正根安英这些人去跑腿办妥,人手不够的时候,还把江望楼那帮学生也拉来帮忙,然后又一件件仔细检查,务必保证不出错漏。

这些天陈家的人都忙得团团转,就连茜茜也被徐老爷子拉着,去电视台里一个个地送请帖,只把陈大河给闲了下来,连请帖都不需要他自己去送,李老罗老介绍认识的那些老爷子,有他们亲自去发,文化部和其他单位的人,也有江望楼夏伯平他们去代劳,就连原来法语班的同学们和那些还在这边的留学生朋友,也由郑新和和蒂埃里两人代为通知。

陈大河想自己送张请帖,人家李老爷子说了,甭管是远是近,请来的都是长辈和朋友,你给这个送了,那个能不亲自去?要不然置他们于何地?要是时间充裕,一个个亲自送到手上还好说,这不时间紧张吗,哪怕让叶正根用车拉着你,你也送不过来啊,还是全都交给别人代劳算了,你就安安分分等着当新郎官吧!

好嘛,既然可以名正言顺地偷懒,陈大河索性两手一摊,痛快地当了回甩手掌柜,等着七月七日这天到来。

随着日子一天天临近,一些在外地的人也陆续赶了过来,马佳彤他们这几个自然是要回来的,饶山也和他们一起赶回了北金,曾静姝本来就在这里,倒也不需要奔波,便和刚回来的马佳彤他们一起忙着筹备,如果说这几个人的到来都在陈大河的意料之中,可接下来从江望楼吴天华几个嘴里传回的消息,就让陈大河有些坐蜡了。

想当初他白手起家的时候,干的就是倒卖艺术品的活计,甭管他从这里面挣了多少黑心钱,但帮助两三百个相应的艺术品工厂创汇增收,那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只要琼斯文化公司还在运作,这种创汇业务就会一直只增不减,于是在北金艺术品商店和文化部里部分人收到请帖之后,这些艺术品单位自然也就收到了风声,鉴于时间太紧,他们就没有派人亲自过来道贺,便分别委托北金艺术品公司和文化部的几个人,送上一份小小的礼物。

嗯,也没别的,就是各个单位坐镇大师亲手创作并珍藏的一件压箱底的宝贝,离得近的已经送到北金,远的也都在路上,不日即到!除此之外,这些单位也各自发来新婚贺电!

贺电?!听到这两个字,陈大河眼角直抽抽,为什么此时他心里有种浓浓的春晚直播既视感?

而且几百家单位给某个人发新婚贺电,就不怕给这个人带来什么麻烦?!自己这个小肩膀可担不起啊!

还好,电报局属于江望楼的管辖范围之内,在收报员收到几十份祝贺某人结婚的电报之后,很自然地便层层上报,最后被江望楼拦截下来,如今这两百多份电报就躺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只等陈某人结婚的当日,望楼同志就会统一送过来,谨表祝贺!

看到江望楼那满脸揶揄的表情,陈某人心里就很是不爽,可惜这个家伙要赶着去忙别的事儿,不然肯定让他好看!

除了艺术品单位,陈大河经营的第二桩业务,就是戏剧团体赴外表演经纪,这也让好些个戏剧团承了他的情,和艺术品出口一样,如今这些原本青黄不接,日子过得苦哈哈的国内一流戏剧院团,在琼斯公司的运作下,每年都会出国去不同的地方表演三四次,所创造的收益,除了能维持戏剧团的运转,还能留存一部分储备发展金,不仅完全不需要找上头批款养活,有时候还能上缴一点点,跟以前相比腰杆都硬了许多,有了这份天大的人情在,小陈同志要结婚,他们不可能没有表示。

可惜,这东西不像艺术品可以拿来送礼,他们也不能给陈大河开个表演专场吧,就算可以不顾影响,也没那么大的场子能容纳这些个戏剧团过来演出啊,有鉴于此,也不知道这些戏剧团是不是商量过,他们便将各派表演大师演出过的一套最好最有代表性的戏服和道具卷吧卷吧,一股脑地连夜派人给他送了过来,如今都堆在陈大河面前。

陈大河看看眼前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包裹,还有随包裹一起的祝贺信,不禁有些头疼,他要这些玩意儿没用啊,几十套二手戏服,整收藏啊?自己没这爱好啊!而且家里的小仓库早让那些山货给堆满了,还得专门腾个房间出来放它们,累不累得慌!

这还不算完,国内的单位都动了,琼斯系的公司不可能没表示,国内的且不说,马佳彤他们就都给代表了,就香江那边,也闹出不小的动静来,凤凰电视台,凤凰影业,嗯,这个不是以前的凤凰影业,那个已经改组成银都机构了,这个是后来奥利弗成立的一家电影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派了代表过来表示祝贺,并奉上礼物一份。

早已牵动香江影视业神经的凤凰系一动,其他电影公司和无线台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别的公司也就算了,嘉禾邵氏和明报这几家都是和陈大河打过交道的,虽说没有收到邀请,但本着礼多人不怪的原则,也特意发来贺电,并奉上新婚礼物一份。

好嘛,国内有人结婚,香江知名电影公司和报业媒体竟然发来贺电,这是要闹哪样?是不是想把本少架上炭火上烤啊!

陈大河窝在沙发上,将他眼里老掉牙,却是当下最新款的空调温度打到最低,依然还是满头大汗,视线瞟向一旁满脸古怪的吴天华,“五哥,还有什么消息你一并说了吧,我挺得住。”

“还真有,”吴天华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呐个,这些天老师和师叔确实欢快了点,所以消息传得有点广,你也知道,他们两位老人家都是桃李满天下,如今亲自操办晚辈的婚事,这做学生的不能没有表示,所以,我和你江哥他们都代收了不少东西,当然,他们都不会过来赴宴,你也只当多收点礼物就完了,这些都是小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