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两老又开始商量宴会流程,虽说不循古礼,也没那么多讲究,但他们还是想尽量做得正式些。

李老跟家人失联几十年,儿子结婚自然没赶上,罗老虽说赶上了儿子的婚事,却正和陈大河说的一样,领张结婚证撒袋糖就完了,连顿像样的饭都没整出来,就比平时多了两个菜,一盘大葱炒肉一碗红烧鱼,那还是凭结婚证特批买来的,现在有了条件,自然要在陈大河身上找回做家长的感觉来。

这里陈大河就不再插话,反正就那么点时间,随他们去折腾,三五斤菜难道还能整出满汉全席来!

李老爷子在国外生活过,也参加过外国朋友的婚礼,既然中式不能套,那就往西式上面靠,可惜,教会仪式那套不合用,两边家长不在,也没有走红地毯之类的环节,最后东割西减,勉强弄了个宴会式的婚礼流程出来,就是开始前新人一起欢迎宾客,然后开场的时候讲讲话感谢一下来宾,再找几位关键人物发表一下感言和祝福,最后吃好喝好把客人送走,由于准备采用自助餐的形式,连敬酒环节都免了,嗯,宾客找新人灌酒那不算。

眼看着把大致流程敲定下来,李老爷子才缓了口气,回过头一看陈大河,呵,这小子竟然窝在沙发上打盹儿,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冲着他就是一声怒吼,“天都黑了,还睡!”

陈大河眼睛都懒得睁开,“别唬我,中饭都还没吃呢,黑什么黑。”

“嘿,睡觉的时候还想着吃,”罗东升把手里的钢笔盖上放好,指着陈大河,对李中和笑道,“都要结婚的人了,这惫懒性子一点儿也没变。”

“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茜茜那丫头又什么都顺着他,估计这辈子都改不了!”李中和说着将桌上的纸扔到他面前,“看看,有没有问题。”

陈大河抓起来看了一眼,“嗯,挺好,没问题。”

不繁不简,刚刚好。

说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冲着外头叫到,“秦奶奶,饭好了没,饿啦。”

“早就好啦,”秦奶奶笑着推门进来,“商量好了没?这一转眼啊,你们都要结婚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要我说,早就该结了,”罗东升也站起来往外走,“我带的几拨学生,好多家里娃娃都上学了,他这才到哪儿啊!”

“人家那是上学前就结了婚的好吧,而且年纪一大把,你好意思拿我跟他们比!”

陈大河说着把手里的纸递给秦奶奶,“商量好了,都在这儿。”

秦奶奶取过老花镜看了看,随即点点头,“有模有样,我看可以。”

然后把纸递给老伴儿收好,笑着说道,“既然都定好了,那就出去吃饭。”

四人走到外面客厅,陈大河到餐桌旁坐下,拎起桌上搁着的家酿葡萄酒倒了四杯,给三位老人家面前一人放了一杯,最后自己端起来喝了一口,“嗯,还是秦奶奶酿的酒好喝,可惜就是少了点,要不然婚宴上就用这个酒,保管让大家满意!”

“就会拍马屁,”李老爷子横眉冷眼表示不屑。

边上秦奶奶微微一笑,“老李啊,你是觉着我酿的酒不好是吧!”

老爷子立刻脸色一正,“谁说的,我看好的不得了,我是说,这么好的酒拿给他们喝岂不是糟蹋了,还是留家里慢慢享用的好!”

罗老和小陈同时眼角微抽,这老头儿,就是欠的,惹谁不好,非得惹家里老佛爷!

陈大河夹了块肉丢嘴里,呜咽着说道,“听说尚海汽车厂改制,变成合资公司了?”

“嗯,是有这事,”正略显尴尬的李中和赶紧接过话题,“这事拖了好几年,去年底才定下来,本来最有希望的是两家,一家是现在的大众,另一家是法国标志公司,不过最后关头标志跟广汽勾搭上了,转投了南边,他们现在估计也谈得七七八八,要是我没估计错,明年就应该有国产车下线。”

法国标志跟广汽勾搭上?

陈大河闻言一愣,那不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广汽标志?

可惜这家公司是个短命鬼,红火了没几年就销声匿迹没了踪影,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狗屁国产车,”

坐对面的罗老爷子满脸的不屑,很是有种小愤青的模样,“有些人打着市场换技术的口号,要钱给钱要政策给政策,买了人家一条生产线,再弄点零配件回来拼装,那就算国产啦?我也不提什么自主技术这些远到天边的话,什么时候有一半的零件在国内生产,再提国产车这三个字也不迟!”

“你说的这些谁不明白,”李中和撇撇嘴,“关键是饭得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不先给他们点甜头,他们能把技术交给你?没有人家的指导,你就算照着别人的车子仿造,也造不出个东西来。”

“屁,”罗东升眼睛一瞪,“火箭原子弹都能造出来,还仿不出一辆车!”

“你这才是屁话,”李中和也狠狠地瞪回去,“这工业化的东西能跟那家伙一样?这得能量产,能盈利才行,要是仿制产品合格率不够,赔也能把人赔死,而且安全性也没保障啊!”

“我看差不多,”罗东升很是不以为然,“当年后方老区的兵工厂不也是这么来的,能用就行,管他什么合格不合格的。”

“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看你是崇洋媚外!”

“你无理取闹!”

“你……”

噗……

俩老头儿一起扭头看向陈大河。

陈大河随手抹了下嘴巴,尴尬地笑了笑,“内个,刚想到个笑话,没忍住!”

没办法,无理取闹这个梗太强大,隔了一辈子还扛不住,刚才就一口酒给喷了出来。

“李老爷子,”陈大河擦了擦手,笑着问道,“知道搞汽车合资公司这种事儿,是哪个部门在管不?”

对于刚才他们的吵嘴,陈大河理都懒得理,这俩老头儿见面不吵几句就不自在,没见刚才秦奶奶在一旁也不管不问么。

不过他们也不是瞎吵,刚才说的那些话,就代表体制内最典型的两种观念,而且这种分歧一直持续到后世也没个消停。

“你问这个干嘛?”李中和看看罗老头,再看看他,“你刚才说在想事情,该不会就在想这个吧?你想造汽车?那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打消这个念头,那不是你能玩得转的!”

“小子,这事可不一般,”刚才还跟老李吵吵闹闹的罗东升立刻跟他保持统一战线,“李老头这回没说错,知道一条生产线要多少钱?几百上千万美元!还不算其他乱七八糟的开销,没几千万的外汇根本下不来,最重要的是,技术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