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从屋里翻出两套玻璃茶具,还有几套被两个土匪看到,顺手牵羊非得要带走的欧式银器餐具,再将一百万的外汇券装在一个大旅行包里,统统丢到张铁军的车子后备箱,陈大河才烧香拜佛将这两个吃相难看的混球送走。

应陈大河的要求,他这部分股份不会挂在明处,而是由张铁军代持,要知道两年多前为了躲风头,他还特意从琼斯公司离开,并在一年半以前中断学业出走瑞士,现在自然不希望因为这点股份而再次引起国内某些人的注意,按照他的计划,在九十年代到来之前,是不会走到台前的,至于九十年代之后,要不要正式走到台前,再说!

其实,做个幕后资本家也不错,人家华尔街的不都是这么玩的么。

回到房间,陈大河正准备继续收拾东西,却有人找上门来。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陈大河将来人带到书房,请他坐下后,才笑着说道,“大师兄,怎么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江望楼无语地看着他,“大河,我都说过好多次了,能不能别叫大师兄,叫声江哥会死啊!”

“大师兄好听嘛,”陈大河不为所动,也不跟他客气,呵呵笑道,“有事儿你得快说,我明天一大早的飞机,还得早点睡觉呢。”

“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江望楼无奈地摇摇头,接着说道,“我就是来问问,你还能不能跟琼斯公司的老板搭上话?如果可以,我想请你帮我们说个情。”

“琼斯公司?”陈大河眨眨眼睛,诧异地看着他,“你一个搞通信的,找他们干嘛?还说情?”

“当然是跟通信相关了,”江望楼说道,“你知不知道,他们在深阵那边投资了一家电子厂,其中就有专门生产移动电话和传呼设备的?”

“知道啊,”陈大河点点头,心里想着这就是我拍板定下的,能不知道么,随即好奇地问道,“不过你不是负责电话局的吗,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难道北金准备上移动电话项目?”

“对,是有这个想法,”江望楼笑了笑,“去年的时候,广栋那边就在广洲和深阵两地,跟琼斯公司旗下的长河通信合作,建设了不少信号基站,并分别投放了五百部移动电话和一万部传呼机,经过半年多的运营,听说效果很不错,所以我们这边也打算上一套这种设备,不过,”

说到这里,江望楼脸上浮现一丝苦笑,“当初签投资协议的时候,规定的是琼斯公司对自己工厂生产的所有产品都有自主决定权,尤其是这种通信设备,他们将全部用于出口,连广栋那边项目,也是通过与他们旗下的通信公司合作才得以运营的,但我们这边却想独立运营,也就是只买设备,他们的人不愿意,这就难办了。”

“等等,我捋捋啊,”陈大河靠在沙发靠背上,闭着眼睛想了想。

如果没记错的话,奥利弗之前说过,要将香江的通信公司股份全部转让给大东电报局和丽的电子公司,只保留设备制造和运维服务,可现在却蹦出来一个长河通信,这是怎么回事?

想到就问,陈大河看着江望楼,“大师兄,他们在深阵的工厂我知道,但这个长河通信公司我可不知道啊,你知道这家公司是什么情况吗?”

“哦,这个啊,”江望楼咧了咧嘴,笑着说道,“这家通信公司,就是最关键的那个点,广栋之所以能和琼斯公司达成合作,就是批准了这家公司成立,准许他们经办通信业务,这才达成合作的,听说最初的时候,广栋找的是香江的另外一家公司,但那家公司开价太高,在我们看来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经过综合考虑,广栋那边才上报国院,经上头同意之后,最后答应琼斯公司的要求,由他们在指定区域内开展这项业务。”

原来是这样,陈大河暗暗点头,这时他也想起来,当时奥利弗也说过,要在合适的时候进入内地通信市场,现在看来,这个长河通信公司就是她等待已久的机会了,他也没想过为什么马佳彤他们为什么没跟他说,因为马佳彤平时没有重大事件一般不会找他,但每个季度都会向他提交一份包括项目进度和财务报表的工作报告,哪怕他人在国外,也会送到北金的家里,只是他没看而已,所以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

见陈大河低着头不说话,江望楼继续说道,“其实广栋那边当初也考虑过安全问题,但最后还是以机会大于风险为由,力主建议通过这个项目,最后的效果也确实还不错,但北金的情况不一样,你也知道,这里部委众多,又是中枢所在,通信问题万万不可能交给外方来做,不仅如此,就连设备采购也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某些国家的设备是绝对不能采购的,而琼斯电子厂生产的设备,技术已经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同时又是在国内生产,每一道工序都有我们国家的人参与,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安全问题,所以我们才想找他们采购设备,但是,他们美国总部坚持要求由他们来运营,否则绝不会出售任何设备,这可就难办了啊。”

“这样啊,”陈大河手指在扶手上轻点,脸色有些为难,很显然,所谓美国总部的要求,就是奥利弗的意思,当初自己将公司交给她来管理的时候,就承诺过绝不过问她的任何决策,帮老大说话是没问题,奥利弗也多半会答应,但恐怕会让正在闹情绪的她更加心生不满啊。

“怎么,有困难吗?”江望楼看着陈大河的脸色,轻声说道,“如果确实很为难,那就算了,大不了我们再跟他们耗就是,他们在我们国家办厂,总不会一点面子也不给吧。”

这个面子会不会给,还真不好说啊,想到奥利弗做生意的手段,陈大河有些头疼,那姑娘去年把香江地产和股市闹了个天翻地覆,也没见她有手下留情的时候,想要她让步,面子是行不通的,得看给的利益够不够!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