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理会外面的那些纷纷扰扰,陈大河回到家里之后,第二天就拉着茜茜坐上三蹦子,通过县城转了两趟车去了京门,老丈人和丈母娘还在那边呢,可不能不去给拜个年,再说茜茜也想爸妈了不是。

到了京门,正好看到黄老爷子也在,便向他通报了上剅那边的情况,同时把自己的做法也说了。

听完陈大河的话,黄叶秋却有点头疼,“你小子这是在给我找事儿啊,这没根没据的,你让我上哪儿给你把这个人找出来?”

这还不是关键,说是有地委大佬在背后搞事,可地委那么大,算得上手握重权的大大小小也有十几位,自己这个掉车尾的未必能干得过人家啊。

至于陈大河对上剅村的安排,他才懒得去管,早在上剅劳动的时候老黄就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个小心眼子,跟他谈什么忍气吞声摈弃前嫌顾全大局,要多为公家考虑,那都是白费!

“我又没让你找,只是说找出来后让你处理一下而已,”陈大河耸耸肩,走到钱卫国的书桌旁,拿起上面的电话拨了出去。

几分钟后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您好,这里是深阵大鹏运输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陈大河嘴角上翘,哟呵,这饶山可以啊,学香江那一套还挺到位的,难怪马佳彤那么放心把运输公司交给他们,嗯,好像他还管着香江的保安公司吧。

轻轻咳嗽一声,陈大河握着话筒说道,“你们饶总在公司吗?”

饶山大半时间在香江,小半时间在深阵,如果他不在这里,自己只能通过马佳彤找人了,话说自己也是真马虎,老董老饶他们十来个人,怎么就只跟这两个人熟悉呢,别的人哪怕记个名字也行啊,能叫得上名字,就能使唤得动人。

“饶总在,不过他正在忙,请问您找他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您转达。”

幸好在,陈大河舒了口气,“不用,你让他过来接电话,直接跟他说,我姓陈。”

电话里面停顿了三四秒,才继续说道,“好的,请稍等。”

没等多久,只过了五六分钟,话筒里就传来饶山的声音,“您好,我饶山,请问哪位?”

陈大河微微一笑,还挺谨慎的,便答道,“我陈大河,”

两人寒暄了几句,陈大河就直接问道,“老饶,你们运输公司在荆江地委这边有人在吗?”

“有,”饶山回答很快,可接着一句话,却让陈大河有些吃惊。

“您是因为上剅的事儿吧?”

“对?”陈大河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虽说他们的运输公司会定期过来取货,但这种事情老杨不可能随随便便跟外人说吧?

“嘿嘿,”饶山轻声笑了笑,“上剅可是我们的重点客户,当然要格外关注一下,这样,您现在应该是在上剅吧,我让人去找您,当面跟您说比较清楚些。”

这时候的电话通讯可不怎么保密,陈大河早就交代过他们,打电话的时候要注意着点,饶山他们也是从部队里出来的,保密意识自然会有,这么久以来还从没出过错。

“你让他来京门,我在县委这里,”陈大河也有些好奇,他们这些人是怎么做到消息如此灵通的?

挂断电话,见黄老爷子和老丈人都满脸好奇地看着自己,陈大河只得耸耸肩,“我本来想找人打听点情况,现在看来似乎他们做在我的前头,等他们人到了就知道怎么回事儿。”

从地委到京门还不到一百公里,差不多两个小时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就开着吉普车找上门来。

“来来,坐,”陈大河陪坐在一旁,等张玉梅帮忙倒上茶,才看着他说道,“徐老哥,我看你好像有点面熟,咱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哎,见过一次,”徐胜利端着茶杯,有点拘谨地呵呵笑着,“前两年去川省的时候,我也在。”

“哦,”陈大河满脸恍然,原来两年多前去帮李慧芳那一次就有他,这么看来应该是老董的心腹,便笑着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就不是外人,快说说,什么个情况?”

“诶,”徐胜利先没说话,而是从棉袄的内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双手递给陈大河,“陈总,这个是我们收集的资料,您看看。”

陈大河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便顺手递给黄老爷子。

坐在旁边的徐胜利这才说道,“从接下上剅运输业务一开始,老董就重点交代要注意上剅的动态,而且在深阵以外的地方建中转站点的时候,荆江是第一批开建的,人数也是按最高标准配置,由我负责驻扎在这里负责,所以这回出事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不对,然后就开始展开调查,其实这东西也不难查,不仅这件事的,连那个人的背景经历一起,没两天就都摸清楚,资料都在刚给您的信封里,要不是不好找您的人,这个早就给您了,另外下一步怎么做,也等您的吩咐。”

看着端坐着的老徐,陈大河感慨地笑了笑,这些人,有心了啊!

自己不过是顺手帮了他们几回,他们就把自己的任何事都当成头等大事来看,连自己没想到的他们也都想到了,在地委的这个运输中转站,恐怕就是他们的情报站加战斗支援站吧。

这时黄叶秋一目十行很快看完了手里的资料,抬起头看着徐胜利,眼里满是赞赏,“徐同志,以前搞过情报工作?”

“也不算,”徐胜利自然知道眼前这位老人是什么人,连忙笑道,“就是在侦察连呆过几年。”

“侦察连也不错,情报写的很规范,”黄老爷子点点头,然后看向陈大河,“小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大河按着扶手想了想,“这事儿交给您来处理吧,我就不管啦。”

“臭小子,”黄叶秋笑骂一声,随即将资料收起来放到口袋里,“行,老头子就接下这块烫手的山芋,正好给你老丈人换点东西。”

一直在一旁看戏的钱卫国眨眨眼睛,怎么还跟自己扯上关系啦?

“徐老哥,”陈大河看向徐胜利,“辛苦你们了,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哎,”徐胜利没任何犹豫,干脆地点着头,“那份资料只有这一份,原始档案我都销毁了,保证没人知道!”

谈完正事,陈大河好说歹说,也没能留老徐同志在这儿吃顿便饭,主要是看他始终有些拘谨,估计强留下来吃饭,这顿饭也吃不安逸,索性送了些东西给他,才送他离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