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陈大河的话,陈德山良久不语,自顾自地往前走。

半天之后,才憋出一句话来,“是这个理儿,老祖宗说得好,好柴烧孬灶,好心没好报,等别人把你的好心当成习惯,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那时候好事也会变坏事,你姥爷办事就很讲究,从来不给人白送东西,哪怕是荒年施粥,也要拿人工来换,这样别人才会觉得有尊严,也懂得感恩,你就是管得太多,老杨才老找你,以后不管也好,省得到时候出更大的麻烦。”

陈大河一听,当即长舒了口气,他就怕老爹不理解,跟那些老一辈的红砖一样,非得让自己为公家做贡献什么的,那他得头疼死,现在看来,老人家还是挺开明的嘛。

也对,不开明的话,那些年能由着自己瞎折腾么,搁别人家里,估计木棍都打断好几根,就跟黄大利一样。

“仨,”陈德山突然说道,“不过啊,你也不能一下子撒手,就跟骑自行车一样,一下撒手不管容易摔到,你得慢慢来,以后老杨再找你,你就帮大不帮小,帮远不帮近,让他自己多去想办法,最后再过度到什么都不管,晓得不?”

“懂,”陈大河笑着点点头,“温水煮青蛙嘛,等杨叔习惯了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就不会再找我了。”

“嗯,”陈德山背在背后的手握了又松,不停地反复拿捏,显然有些犹豫不定。

陈大河跟在他身后两步,看得清清楚楚,想了想又说道,“当然,如果真有遇到他解决不了,又关系到上剅事业生死存亡的时候,我能帮也还是会帮一下的,不过要是无能为力的,那就没办法了。”

“你这不废话吗,”陈德山背后的手也不动了,回过头笑骂一声,“自己都做不到,还帮个屁啊。”

在陈德山心里,公家肯定是很重要的,但是儿子却更重要,如果能两全其美自然最好,要是非得偏向一边,那当然是自家儿子,还需要选吗?!

往前走了一段,陈德山又突然问道,“仨啊,你知道,地委那边,能迁户口过去不?”

不等陈大河回话,他又接着笑了笑摆摆手,“估计肯定不行,又不是工作调动,哪能乱来,算了算了。”

他看上去很随意,陈大河却大吃一惊,难道老爹这是想到了留退路?

要说单纯为了农转非,他是不信的,别人为了办农转非那是为了讨生活,老陈家如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完全没这个必要,就跟华东村的人一样,那边有人想办农转非的么?!所以只会是为了留后路。

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以后自己不管上剅的事,就跟这次有人造杨老大的反一样,哪怕陈家在这里威望再大,也免不了有人说闲话,老爹还好,以老妈爱面子的性子,听到了肯定免不了生气跟别人吵上几架,与其这样,还不如换个地方生活的好。

只是现在户口管得严,不是想搬就能搬的,得先办农转非,弄到城市户口,再往想去的地方转。

一般来说,可以办农转非的办法只有寥寥几种,除了工作调动和上大学之外,也只有结婚互投这一项,连参军都不行,只有等提干了才可以,而且互投迁移也是有限制的,被投靠的一方不能是集体户口,否则另一方就没有可落户的地方,不能投靠过去。

这几项跟家里人都不沾边,想迁移户口,难咯,尤其还是农转非,那更是难上加难,人家投奔亲戚可以迁移,那是因为属于同一性质,都是非农户口才可以,不同性质的可不行,所以走正常途径是不可能的。

摸着脑袋想了想,陈大河紧跟两步上前说道,“老爸,我在北金那边认识几个能人,回头我问问他们,看看能不能把家里人的户口都迁过去,要是能成,你们也做回首都人。”

“屁,”陈德山撇着嘴,往陈大河瞄了一眼,“看把你能的,还认识北金的能人,地委你摸清了么?好歹那里还有茜茜姥爷在,要是连地委都办不成,你还能办北金的?”

“谁说地委办不成了啊?”陈大河笑道,“我只是说应该可以想办法把你们弄到北金去,别的不说,老校长知道吧,他儿子就在北金一个区当教育副局,托人办点事总不难吧!”

其实对陈大河来说,比起迁户口,给家人办移民还跟更简单些,正所谓有钱就是大爷,就凭他在瑞银里的存款,哪怕号称最难移民的瑞士,也只会将国门大开热烈欢迎他过去。

只是他压根不敢提这一茬,如果说还有农转非这一项好处,能让俩老接受搬去城里生活,那要是直接把他们弄出国,老陈真敢提着木棍抽他,什么数典忘祖背祖弃宗崇洋媚外,什么词都能扔他头上来。

其实说来说去,就是故土难离呐!

“北金啊,”陈德山眼里浮现一丝向往,闷着头走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可以先问问,不急着办。”

听到老校长的儿子在北金当官,他心里也有底了,估摸着这事儿不难办,也就不着急。

毕竟是首都,也许后世的人觉得没什么,可在这个年代,那就是老百姓最渴望去的城市,没有之一,若不是家里事情多,一直忙着没有时间,陈大河早带他们去北金城逛一逛,在天安门和长城上拍张照片回来,绝对能吸引一大片眼球,那盲流说的是进城谋生的人,又不是不准旅游探亲,只要有介绍信,并且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去哪儿都没问题。

“成,”陈大河笑着点点头,他知道老爸的心思,现在事情都还没发生,他也只是想做个准备,等哪天这边住得不舒服,才会考虑真的搬家。

接下来两天,杨向明也不管是不是还在过年,立刻召集各个小队的队长开会,把准备改革的大致方案传达下去,总的来说,以后上剅的工作就分成两块,一边是正常的村委,管政策、上传下达和税收之类的正常工作,另一边是集体单位,管工厂和种养,愿意靠哪一边,让他们回去征求各家各户的意见。

是想要分家,还是跟着集体一起干,要分家就拿钱分田,以后除了一些正常村委的事儿,再跟集体企业没半毛钱关系,要是想继续跟着他杨向明干,那就按人头算股,连怎么种地也得听他的安排,大小一块绑上战车轰隆隆地往前开,他老杨绝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在这里杨向明还打了个埋伏,丁点儿都没提如果要分家,能分多少钱的事儿,他就想看看,经过前面二三十年的苦劳,还有最近三四年的功劳,到底哪些人信得过他,哪些人信不过他!

安排好内部,杨向明再把目标投向外面,对那些想着不重定合作方式,就要闹自立的大队,早忍气吞声个把月的他这次也非常硬气地怼了回去,自即日起,一切业务告停,没结完的货款等清算完他们的设备款后多退少补,半个月内全部清算完毕,至于以后,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再跟上剅没半毛钱关系,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随着杨向明的举动传到外面,顿时搅得整个平安都沸沸扬扬,上剅这是要变天啊!老杨这是已经镇不住场啦?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老卢那几大家子兴高采烈地四处呼朋引伴,似乎打了个大胜仗,连腰杆都直了三分,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另外那五个大队的支书都有些傻眼,他们本以为老杨会选择重新定合作分成,虽说他们开价有点高,但老杨也能还价的啊,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么,互利互惠才是王道,他这么一闹,岂不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这与想象的情况不一样啊!于是一个个连忙急着往地委那边挂电话,可无论怎么打,都再找不到那个顶着某个副书记秘书头衔过来找他们的人,不是没这个人,而是这个人已经调职,去了外地某个单位,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

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被人利用了,想再回头去找杨向明,却为时已晚,老杨死咬着绝不会再跟他们合作,哪怕他们在原有的基础上再让步也一样。

没办法,到了这个地步,这五个大队只能自己联合起来,摸索着往工商这条路上走,那五个老家伙还挺有信心,没见深阵那么个破地方都拼起来了吗,他们还支不起这个小摊子?!再说还有上剅的经验可以复制,总不会有了参照,自己这几个老东西加起来,还不如杨向明那个混球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