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大骂一通,杨向明脸上也有点挂不住,怎么说自己也是长辈,哪有让小辈指着鼻子骂的道理。

当即一张脸就冷了下来,两手叉着腰说道,“陈大河,你这话可就过了啊,我老杨干了这么些年支书,什么时候想过当官?我特么真要想当官,你老丈人在的时候,老子不会去拍他的马屁?平安镇前前后后七八个书记,哪个没让老子顶过?顶他们能升官?再说了,一个大队支书,算个屁官!老子现在就一个想法,趁还有几年好活,把这家厂子做好做大,给上剅的老少爷们留点东西,也不算在这儿白干一场!”

“就为这个,”杨向明越说越激动,抬起右手漫天挥舞,语气也越来越重,“我老杨不怕得罪人!甭管是谁,只要用得上的,都能让我给推上去顶着!你陈大河是有能耐,但你这能耐是你自己天生带出来的?不用养不用学不用护,你天生就长这么大个儿,生出个文曲星脑袋啊?好,就算你天生有本事,那早些年的时候,要没有上剅这么些乡亲护着你,就你小子那么作,早特么死了百八十回,还能站在这里大喘气地骂人!”

“哟,看您老这意思,是说我忘恩负义,想跟我算回总账?”

陈大河也不是吓大的,当即横眉冷眼地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正对着他,“那行,既然这样,那咱们来好好掰扯掰扯,看是我陈大河忘恩负义,还是你杨老大不厚道!”

“来呀,谁怕谁!”杨向明啪地一下扯过一把椅子摔到陈大河面前,然后同样一屁股坐下去,两人就这么隔着一米多的距离,针尖对麦芒王八看绿豆大眼瞪小眼,要是旁边火盆里的炭火旺一点,再把那个铁烤架撤掉,还真有点决战光明顶的味道。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陈德山冷着脸走进来,指着两人大声开骂,“吵吵个屁,声音都快传到大街上,要不是过年没人上班,明天就能传遍全公社都知道,你们想让人看笑话啊?”

说着就把手指向陈大河,“你个小王八蛋,翅膀长硬了想飞是吧?怎么跟你杨叔说话的,他找你帮忙是为他自己吗,还不是为了公家!你搭把手会死啊。”

陈大河眼角抽动,我是小王八蛋,那你不就是老王八,有这样骂自己的么。

“还有你,”陈德山又将手指头指向杨向明,

嘴角正露出一丝笑意的杨老大顿时脸色一僵,“我怎么啦?”

“还怎么啦?”陈德山上前两步,手指头都快顶到他额头上,“他多大你多大?五六十岁的人还没有半点谱,有你这么坑我家娃娃的?拿他当枪使,让他背黑锅,有事你直说会死啊?我老陈家的人就这么没担当?”

陈大河嘴角上翘,暗叫一声老爹威武!

他倒不是怕背黑锅,而是对杨老大这种做法不爽,想想自己这么尽心尽力,结果还被他挖坑引着往里踩,这么干事也忒离谱了些。

“嘿嘿,这不是怕大河不愿意吗,”杨向明讪讪一笑,然后很没诚意地冲着陈大河摆摆手,含糊着说道,“大河,这事是叔做的不对,叔给你道歉,”

紧接着音量突然提了六格,满脸严肃地看着他,“但这次的事你真不能袖手旁观,否则这家好不容易才撑起来的厂子可就要毁啦!”

陈大河脸色一板,这杨老大是上瘾了还是怎么着,就赖上他啦?

正准备刺他两句,边上的陈德山却拉把椅子坐过来,眼里带着忧色,看着杨向明说道,“老杨,这事真有这么严重?”

“老陈,这真不是我吓唬人,”杨向明满脸苦笑着摇摇头,“上头有人打工厂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都无所谓,我老杨也不是吃素的,我不求着他们,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着,但这回不同,他们是想断咱的后路啊!”

“就两招,”杨向明比了个二,无奈地甩了甩手,“一打内忧二打外患,真要人老命哦,咱们厂怎么说也是集体企业,平时也就罢了,可要是出现大量群众闹意见,我也不能强压下去啊,再说上头还有人给他们撑腰呢,而这些人闹的事又正好切中社员的心思,都是穷了八辈的人,谁不想分点红?这类人恐怕也不在少数吧,平时我老杨说句话他们听听,但这时候有人挑了头,他们就未必会听啊,弄不好在背后捅我一刀,反正上头有人配合,下面群众集体响应,把我这支书拿掉轻而易举,然后欢欢喜喜过大年!老陈,你说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

陈德山栽着头不吭声,无意中瞟到陈大河竟然还在翻着腊肠,不禁怒从中来,一巴掌拍了过去,“好好听着!”

冬天穿得厚,巴掌拍在背上完全没感觉,陈大河若无其事地用筷子穿起腊肠,美美地咬了一口,“嗯嗯,听着呢。”

杨向明撇撇嘴,心里打起了突突,这小子该不会真打算撒手不管了吧,那可就弄巧成拙,要出大事了!

还好,有老陈在,应该可以帮忙说说他,怎么着今天也得把具体的法子拿出来才行,不过现在先得卖惨,问题讲得越严重越好。

“再说外患,”打定主意,杨向明继续说道,“跟咱们合作的大队一共有七个,都是这一两年由咱们大队出钱出力帮忙建起来的底子,现在倒好,除了牛栏湖跟新田两个大队的,其他全反了,”

“咦,”陈大河突然扭头看着他,“新田竟然没跟着?”

牛栏湖的赵书记跟自己老爹和杨老大是铁兄弟,肯定不会反水,不过镇上刘书记就是新田大队出来的,他还以为这事儿多少跟他有点关系,没想到新田竟然没有动静,这不合常理啊!

“当然没跟着,”杨向明脸上终于露出点笑容,“不仅没跟着,老刘还把那几个大队的支书给骂了一通,可那些人都铁了心毁约,老刘也拿他们没办法,这回老刘,仗义!”

陈大河点点头,端起酒碗抿了口酒,继续啃腊肠。

杨向明嘴角抽动,摇摇头说道,“咱们工厂的模式就是合纵连横,联合其他大队的资源,大家一起通力合作,吃下深阵那边的大订单,这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可如今他们要毁约,还大张旗鼓要打咱上剅的招牌往外面卖,岂止是用撕破脸能形容的?真要让他们干成了,还能有咱们厂的活路?更别说面子都被踩着碾成粉碎!所以说,这回就是生死战,要么他们搞垮咱们上剅食品厂,要么咱们借这次机会,彻底将他们的气焰打下去,让他们以后再也翻不了身!”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