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向明端着酒碗,小口小口地抿着,好半天才说道,“谁都知道,你说的这种办法是最简单的,但挡不住有人想搞事啊!”

“搞事?”陈大河正翻着腊肠的手顿了顿,诧异地看着他,“有人盯上这家工厂啦?”

刚才杨老大说食品厂归谁管,可不就是最关键的归属问题么,现在又说有人要搞事,难道是上头想摘桃子?

要说如今的上剅食品厂,可不是一般的小工厂,而是年产值两三百万的大公司,单位效益好,职工福利高,不知有多少眼红的人盯着,只是以前上有钱卫国和黄叶秋支持,下有杨向明硬顶,没人会生夺硬抢,但现在钱卫国调任,黄叶秋毕竟还是隔了两级,镇上或县里会不会有人起了小心思还真不好说,虽说直接夺走这家集体企业不太可能,但搞好一家公司不容易,掏空却很简单呢!

“哼,盯上咱们厂的人还少么,”杨向明冷冷一笑,随即却轻描淡写地摆摆手,“这都不是事儿,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大队内部。”

“内部?”陈大河先是愣了愣,随即玩味地瞄着他,“上剅大队还有人敢在你眼睛皮底下搞事?”

杨老大这个诨号可不是因为他是杨家几兄弟中的老大而来的,除了有声望不亚于陈家的杨家在背后撑腰,更有民兵连长、大队支书、工厂厂长众多职务系于一身,在上剅大队,他就是金字招牌,发句话几乎没人敢不听,现在却说内部有问题,由不得陈大河不意外。

“哼,”杨向明冷哼一声,“我算什么,敢搞事的人还少么?”

这话听起来酸溜溜的,陈大河好笑地瞟了他一眼,“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话一出口,又将视线放回到腊肠上,似乎在他的眼里,这件事还没有烤架上的腊肠重要。

别扯什么感情,更别提什么责任心公德心,这间上剅食品厂,就是他看在老家的份上,帮忙筹建起来的,从一开始就又是出主意,又是拉关系,到后来业务也是他帮着联系,还直接插手制定了未来十年的发展模式,就连调解和其他大队矛盾的方案也是他想出来的,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如今杨向明又说有困难,如果真是有上头的人要插手,他也可以给黄叶秋打电话,请他帮忙调解,但现在杨向明却将矛头指向大队内部,陈大河只想呵呵了,特么的,老子又不是圣母,凭什么要给你们接二连三地擦屁股,真要是有人不知好歹,大不了自己带着全家到别处安家,地委、省城乃至北金,哪里不能去!至于这里,爱谁谁!

隐约察觉到一丝异样,杨向明不觉讪讪地笑了笑,不敢再卖什么关子,将酒碗搁到椅子上,一股脑地将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主要是这么回事儿,”杨向明打着手势,“先是上头发了个文件,要求社改乡镇队改村,紧接着,队里有几户人数比较多的家长,纠结了上百号人,就提出要重新分配工厂,说什么工厂赚了钱,大队上是富了,但村里人还是穷得叮当响,这集体财产名不符实,而中央肯定了深阵的成绩,他们也要响应国家号召,投身经济建设,要求将他们那一份分出来自主经营,既改善生活,又为国家做贡献。还贡献,简直就是狗屁!这像是人说的话吗?而且这还不算完,我前脚将他们骂了一顿打发走,后脚和我们有合作的其他几个大队支书就过来找我,说什么要改变合作方式,要么,按给深阵那边的出货价来收他们的东西,要么他们自谋出路,而且还要白用我们上剅的牌子,往深阵那边供货,那不是放屁吗!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你说乱不乱!”

听完这话,陈大河看也不看他,直接将手里的筷子一丢,撑着大腿站起来转身就走。

“哎哎,怎么就走了呢,”杨向明赶紧窜上去将他拉住,“这么大的事,我也没个商量的人,就只能找你,你可不能不管!”

陈大河被拽住胳膊,当即手臂一抖挣脱掉,随后两手叉腰,回过头冷笑着说道,“杨叔,我拿你当亲人,跟你是推心置腹尽心尽力,你就这么对我的?”

杨向明瞪着眼睛,摊着两手满脸的不解,“不是,我怎么着了啊我就?你给我说清楚!”

“还用我说?”陈大河转过身正对着他,眼里满是怒火,“好,你让我说,那我就说给你听,这件事就是和尚头上长虱子,明摆着!要是没有人撑腰,那些大户,还有其他大队的人,敢这么跟你说话?!而且这人肯定是县里的,说不定背后还有地委的大佬,镇上的老刘他还没这么大的脸!你不就是想让我给老黄头打个电话,让他把那个人或那群人揪出来压下去吗!搞定了这个,其他的算个屁!”

“但是,杨老大,”陈大河指着他的鼻子,“我陈大河今天要是出了这个头,这十里八乡的人怎么看我老陈家?村霸啊!自家吃独食,给别人连口汤都不剩!你杨老大看我就那么好骗,拿我当枪使呐!”

先不分利润是杨向明做的决定,他也是认同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快更好地将工厂做大,应该说是符合整体利益的长远规划,偏偏这回被人抓住做文章,手段不怎么样,就是恶心人,其实只要再等上几年,工厂做大可以反哺村里,那时候大家自然就会明白。

可在村民面前,就别提什么长远规划整体利益,人老百姓就认攥在手里的真金白银,工厂赚钱了是真的,没发给大家也是真的,平时有点不满也就算了,可这次有人挑了头,肯定会勾起大家的兴致,要是陈大河真这么直接压下去,恐怕就算以陈家的威望,也免不了闹得谣言满头飞,说不得还连累老爹老娘面上无光。

“天地良心啊!”杨向明举起双手,满脸荒唐地满屋子打转,最后转到陈大河面前,同样满脸怒色地叫道,“大河,你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就这么看你杨叔?”

“那你让我怎么看?”陈大河摊开双手,“你自己说,不拿我当枪使,准备用什么法子?”

“我,”杨向明指着他,憋得满脸通红,最后手一甩,无奈地蹲在地上,扎着脑袋说道,“我真不是要利用你,实在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上剅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哼,”陈大河冷冷地盯着他,“官大一级压死人,那是你想当官!否则的话,你一个破支书,谁能拿你怎么样?”

他这可不是空口白话,这个年代起来的那些个村支书,哪个还没硬顶过几回领导?最典型的就是华东村的老吴,村办的企业做大之后,连省里的领导都可以怠慢,谁又能拿他怎么样?其他的什么北街村小丘庄都是如此,这跟他们取得的成就有关,同时也跟农村的基层组织结构有关,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的上剅村也许比不上早已蜚声全国的华东村,但也不是什么穷乡僻野无人问津,只要老杨不想着升官,还真没必要去对着谁委曲求全。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