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刚才还瞟了他一眼,现在连瞟都懒得瞟,装作没听到一样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和茜茜夹菜。

“老头子也不是劝你什么,就是想着你在经济理论方面还有点天赋,能学有所用,为国家做点贡献,”孙云东也不尴尬,嘿嘿笑着说道,“咱们省以前的一把手,就和你本家的那位,本来挺欣赏你的,可惜正好今年上调中央,改去搞政法线,不好再过问经济上的工作,不过没关系,新上任的管书记我也认识,他是财经系统出身,要是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也可以和他聊聊,要是能提几条好点的建议,也算是为家乡做贡献不是!”

自从去了趟北金,孙云东看到陈大河几乎全面接收老李和老罗的人际关系网之后,便起了将自己手头这点人脉交给他的念头,可这边和那里又不一样,老李老罗介绍的老伙计差不多都是学术界的,这些人虽然人老成精,但心思也不复杂,利益什么的并不重要,主要看对眼就行,而自己由于研究方向的原因,结交的都是官面上的人物,直接跟这些人打交道,没个好点的由头,人家可不会特别重视,否则等自己百年之后人走茶凉,剩下那点香火情也没多大用处。

本来他以前想的是将陈大河介绍给原来的老陈,可老陈就在上个月去了北金任职,还好新上任的小管自己也认识,这位又是新官上任,正好可以带陈大河去见见他,如果陈大河的想法能对他的思路有所启发,想必以后肯定会看重这小子,再加上自己门生也不少,这样也算是有所交代了。

而陈大河的脑线却完全没在这上面,也懒得去问他,堂堂封疆大吏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小角色的,用膝盖骨都能猜到肯定是这小老头进了什么谗言,此时他脑子里想的却是那个管书记。

详细问了老爷子几句,顺便问了二号的名字,陈大河心里顿时有数了,果然是他们!

当即冷冷一笑,“老爷子,提建议就算了,提意见行不行!”

“提意见?”孙云东顿时愣住,满脸狐疑地看着他,“小子,你跟这管书记有过节?”

“我能跟他有什么过节,”陈大河嘴角下撇,“人家是封疆大吏,我就一小喽啰,犯得上么!”

这话阴阳怪气的,听得孙云东脸色更沉,茜茜也捧着饭碗看着他。

陈大河微微一笑,夹起一块鱼肉放到她碗里,“没事儿,吃饭。”

“哦,”茜茜乖乖低下头,管他呢,别说到底有没有过节,就算真有那又怎么样,自家在北金认识那么多人,那些可都不是吃素的。

见陈大河不肯多说,孙老爷子也就不再多问,当即端起面前的小酒杯一口喝干,轻笑着说道,“那你说说看,要给这位管书记提个什么意见?”

老头子也有老头子的傲气,不就一个新上任的一把手么,真要硬怼起来,就凭顾问专家这个名头,还有手底下遍布鄂省经济线的几百号学生,还真不怵他,再说了,谁还没个三五好友,大不了拉下老脸求援呗,最起码刚刚上调的老陈就不会不管,怎么着也不能让这小混蛋有事啊。

不过他是怎么都想不通,这小子怎么会跟小管怼上的?

而陈大河的回答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端着酒杯喝了一口,陈大河嘿嘿笑道,“谁说我要给管书记提意见啦,我是要给陈书记提意见。”

“陈书记?”孙老爷子顿时眉头紧皱,“你小子少卖关子,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是小管他还有几分底气,可要是对上老陈,别说是他,就算加上老李和老罗,都有点儿悬,那可是中央大员,能惹得起么!这小子不像是能惹事的人啊?

“老爷子,您别紧张,”陈大河放下筷子,笑着低声说道,“陈书记现在不是管政法线吗,我提的意见,就是能不能请他整顿一下这内部纪律,简而言之,就是官不可经商!再直接点,意见也可以变成建议,那就是,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建议!”

听到这话,孙云东先是一愣,随即倒抽一口冷气,连酒也不喝了,蹭地一下站起来,跑到门口拉开门看了看,见没人之后又啪地一声将门关上,然后跑回来坐到陈大河对面,满脸严肃地看着他,“小子,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看了看同样吓傻的茜茜,陈大河哈哈直笑,“老爷子,不用这么紧张,跟你开个玩笑罢了,这么沉重的话题,可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提起来的!”

“臭小子,”孙云东长舒了一口气,没好脸地看着他,“以后这句话你跟谁也别提,总之,就当从来没说过,明白?!”

“嗯嗯,”陈大河跟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手上的筷子却没停,显然压根就没把老爷子的话当回事。

看到他那副样子,孙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

就在又准备发火的时候,看到茜茜笑呵呵地给自己夹了一块红烧肉,孙云东顿时反应过来,坐在椅子上摇头失笑,“臭小子,老子就那么烦人,让你这么吓唬我啊?!”

陈大河撇撇嘴,抓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个,“你再烦我,我就不是吓你了,我真写封匿名信给寄过去你信不!”

“写啊,”孙云东重新抓起筷子,另一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哈着酒气说道,“反正是匿名信,也不怕被人查到,不过啊,你倒是给我提了个醒,下回去首都的时候,我知道该提什么议题了!”

陈大河嘴里的肉都忘了嚼,愣愣地看着他,“老爷子,我刚吓完你,你就接着来吓我啊,鬼吓人不吓人,人吓人吓死人的!”

老头子要是真敢提出这个建议,恐怕不止他自己,连着他的门生都得受影响,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没那么傻,”孙云东摇头失笑,“我只会提出经济发展中的若干问题,至于那些个大佬由此想到其他的东西,可不关我的事。”

看老头子不像是想不开的样子,陈大河也放下心来,“那就行,你能活到今天不容易,还是想想怎样能多活几年的好!”

“滚蛋,”孙云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就此打住没再提这个话题。

接下来三人安安分分吃完这顿饭,老爷子没再提陈大河工作的事,陈大河自然也不再说什么出格的话。

吃完饭之后,原本还想着留两人过夜的孙云东,打电话叫来一辆吉普车,立刻送两人回家。

他算是怕了这小子,要继续留他在这里,真怕会气出心脏病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