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一开始,六位主持人站成一排,代表各个行业向全国人民拜年,结束之后,第一首歌曲就是歌唱家李古一的拜年歌。

看着舞台上一头短发青春洋溢的李大姐,陈大河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位可是在今年的晚会上唱了九首歌的神人啊!合唱两首,独唱七首,其中有六首还是歌曲联唱,差点硬生生将本届春晚变成她的独唱演唱会!

就问后世做梦都想上春晚露个脸的偶像们一句,羡慕嫉妒恨不?!

一曲唱完,主持人又开始介绍到场演员,然后节目继续,这时候已经有观众打进电话,不得不说,在这个年代最有观众基础的,还要属语言类节目,连歌曲都稍弱一筹,这不主持人刚念完一道谜题,就连上了三个相声节目,好嘛,表演嘉宾就俩人,马记和赵岩,这一划拉小半个钟头没了。

这可是春晚,不是相声大会,有连说三场相声的么?!

可这时候就这么上了,对于本届春晚能成为观众朋友最喜欢的一届,陈大河只能表示,情怀啊!

接下来的表演中,诗朗诵、黄梅戏、歌曲、舞蹈、小品、京剧、相声、魔术、杂技连翻登场,观众点播什么就上什么,完全没什么类型分配,只要点播的次数够多,又没有方向问题,几乎就可以立即上场,而且也没有明确的舞台界限,只要在麦克风的收音范围之内,演员同志从座位上走过来就可以开始表演,那家伙,简直忒不正式了!

看到后面,甚至还放了两回录像!

这实在让陈大河有些无语,他很想知道,这到底是观众点播的,还是黄导安排的?如果是点播,难道是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想自发推广一下?如果是安排的,这可是晚会啊,在晚会上正儿八经地放录像,真的好么?!

而几个业余主持人的表现也越来越跳跃,颇有点后世综艺主播的味道,只是这形象,还不如后世山寨春晚里的老乡呢,还好,里面加上赵中祥和茜茜两个正牌主持人,亦庄亦谐,算是中和一下。

茜茜的表现也非常不错,温婉中带着知性的气质,清脆的声音,贴心的话语,其风采丝毫不输另外一位女主持人,也就是如今正当红的电影演员刘小庆,这位大姐为了能主持好这届春晚,还特意跑去香江买了一件红色大翻领衬衣,扎在一群蓝灰群众中间特别显眼,不过正好和穿着粉红色的西装短外套的茜茜相映生辉。

对了,陈大河摸着下巴,看着刘大姐的红色衬衫若有所思,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款红色衬衫似乎就是国内第一单同款爆款吧,而且这件衬衫还不贵,只值五块钱香江币的地摊货,要不要让马佳彤安排服装厂多生产几批类似款的呢,肯定能卖爆!

想着想着,陈大河突然被身边的爆笑声惊醒,随即自嘲地甩甩头,真特么财迷,这时候竟然还想着赚钱的事儿,别说如今的服装厂效益好得不得了,就是自己放在银行里的存款,这辈子能花得完么?大过年的还惦记这三瓜俩枣,真是欠的!

抬着头继续看节目,这时已经到了后半段,正是李大姐歌曲联唱的时候,一连六首,由此可见这位歌唱家目前的人气如何,而这段联唱的最后一首,正是已阔别银幕三年的乡恋。

看着坐在台下圆桌旁的茜茜,陈大河微微一笑,这个伴奏带就是她带过去的,这回总不需要他们电视台上上下下找磁带了吧。

一连四十多个节目上台表演,在最后一个魔术节目完成之后,老马同志端着一碗面条,带着其他主持人一起走到后面的导播间慰问直播现场后台工作人员,电视屏幕上也随即出现字幕,画面转到幕后工作人员身上,这台晚会便到此结束了。

这时时间已经快到半夜一点,桌上的曾静姝郎蓉几个依然一点困意都没有,反而有些兴奋,纷纷讨论着刚才晚会上的节目和茜茜的表现,当说到哪个节目好看,哪个节目没意思的时候,似乎都有些同感。

陈大河则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一口小酒一口肉地吃着喝着,脸上满是笑意,心里却有些感慨。

上辈子的时候,看这届春晚的视频,看的是热闹,回到了这个年代,再经历这么一次重温经典,才能真正切身感受到,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观众将这届春晚评价为最经典的一届,而且是永远不可复制,不可超越的!

坦白说,用后世的眼光看,这台晚会简直土爆,什么摄影、演员、节目编排、上场退场安排等等问题一大堆,吊着的彩带还经常遮住人脸,可能后世一家不错的公司内部晚会都比它要组织得好,可就是这么一台晚会,带给这个年代老百姓的,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它告诉全国的老百姓,世界真的不一样了!

变得好啊,陈大河在心里默默念着,老实说,这两年自己也给国内的电视节目带来不小的变化,曲苑杂坛、青歌赛、朗读者、见字如面这些节目提前出现在电视银屏上,香江凤凰电视台也帮助中央台制作了几档节目,这些都极大地刺激了观众的视听感受,可无论是哪一档节目,都不能与这台晚会相提并论,因为只有在这个时间,以这种前所未有而观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出现,才能给老百姓一种心理暗示,新的时代,真的来了!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偶然和必然的东西,这种变化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呈现的,但只要撕开了一道口子,大幕就必将被拉开。

“哥哥,新年好!”

今年已经长到十四岁的金贝儿笑嘻嘻地凑到跟前,眼睛眨呀眨的,似乎在问,怎么还没反应呢?

陈大河回过神来,笑呵呵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大红包,抽出一封拍到她手里,“嗯,乖!”

“谢谢哥哥,”金贝儿立刻将红包抱在怀里,弯着眼睛道谢,然后便串回到座位上。

紧接着郎蓉也凑了过来,两手抱拳恭恭敬敬作了个揖,“哥哥,新年好!”

“好!”陈大河又抽出一封红包,拍到她手里。

这时曾静姝也凑热闹跑了过来,摊开两手嬉皮笑脸的,“弟弟,有我的份没?”

陈大河两眼一翻,指着不远处的曾茂行说道,“你弟弟在那儿,找他要去!”

“小气,”曾静姝嘴角下撇,“为什么他们就有,我们就没有嘛。”

看到她这幅样子,陈大河忍不住有些好笑,曾几何时这位冷美人何等矜持,什么时候变成这幅德行了啊!

等曾静姝转身的时候,陈大河抽出一封红包拍拍她的脑袋,“新年好都没说,就想收红包?!”

“哦,”曾静姝惊喜地转过身,抽走红包举着晃了晃,眼睛笑成一弯月牙,“老板新年好!”

讨红包就是图个好兆头,发完这三位的,剩下的自然也不能落下,曾茂行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结果看到身边这位老大爷都毫不客气地收下,这才腆着脸接过来。

没过多久,回家守岁祭祖的叶正根他们都陆续回来,紧接着安英也开着车和茜茜一起回到家里,陈大河自然又散出去好几封,这时关三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大挂鞭炮,摊在院子里,由陈大河亲手点燃,在一阵噼里啪啦声中辞旧迎新。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