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紧靠着椅背,交叉着的双手拇指轻轻对顶,轻笑着说道,“听起来市场反应似乎还不错,可你今天却过来找我,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是的,老板,”杰罗姆无奈地抿了抿嘴,“由于销量太好,不仅星空计算机公司全力开工,熊猫和天使公司也分了一部分产能过去,尽全力保障市场供应,尽管如此,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半个月以后,是的,如果今天有一位客户打进电话,那么最快也要在半个月之后才能给他发货,加上路上的两天,他需要等待十七天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计算机。”

一听这话,陈大河顿时眉头紧皱,“杰罗姆,这个问题没办法解决吗?我们选择直销模式,就是为了给客户最好的购买体验,但让客户长时间等待,只会让购物体验更糟糕,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采用实体店销售的好。”

他以为杰罗姆过来是因为扩大产能的事,可杰罗姆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严重,”杰罗姆笑了笑说道,“我们的接线员会很有耐心地跟客户解释,他们也愿意等待,另外,对于需要等待的客户,我们会根据时间长短赠送一些周边小礼品,到目前为止,绝大部分的客户都很满意,当然,计算机公司的管理团队也在想办法扩大产能,虽然零配件可以开拓更多的供应商,但在整机装配方面,为了把控质量,我们还是希望能在我们的自有工厂里完成,所以速度会相对慢一些,大概需要两三个月才能有所缓解。”

“这种思路是对的,做产品必须以质量为第一要素,任何有可能降低产品质量的事,我们都不能做,”陈大河点着头对杰罗姆表示认可,又接着问道,“既然不是生产问题,那么你过来的原因是什么?”

“物流!”杰罗姆甩了甩双手,脸色有些无奈,“尽管我们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运输车辆,但这只能保证从工厂到仓库再到专卖店的配送,到客户手里的配送人员还是有所欠缺,目前最快的送货速度也要两天,有的偏远地区甚至需要更久,根本没法做到您所说的当天送达,而且为了控制物流成本,我们不可能开出高薪聘请太多的送货员,否则不仅将无利可图,反而还会有不小的亏损。”

陈大河眉头微皱,抬起右手摸了摸额头,随即问道,“那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物流的确是个大问题,尤其是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哪怕到新世纪都没有好的办法解决,在这个年代,只能用时间换空间,慢慢等吧。

“我想过一些办法,”杰罗姆耸耸肩,“比如请店里面的工作人员帮忙配送,我们额外支付他一笔配送费,另外也找过一些配送公司,想将业务外包给他们,但是,这些业务公司似乎调查过我们的业务情况,开出的配送价格几乎与市场价持平,他们这是拿我当外行坑钱,我自然不可能答应。”

对此陈大河并没有丝毫着急的表情,而是嘴角微动,转了转脑袋,正对着杰罗姆,“所以,你另外想了别的办法?”

杰罗姆来的时候就说过,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需要自己来做决定,既然不是产能,那就应该是物流方面的,很显然他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自己只需要拍板用不用就行。

“也不算是别的办法,还是物流外包,”杰罗姆点点头,视线下移,斟酌着说道,“在经过和超过五十家配送公司接触之后,最后有一家巴黎的配送公司进入了我们的视线,算是最有可能的意向合作方,不过,这家公司有点不小的问题。”

陈大河并没有打断他的话,而是示意他继续。

“这只是一家巴黎的地区性公司,他们的过往业务范围只集中在大巴黎地区,但是,他们的负责人却想和我们做全欧洲的配送生意。”

这里的欧洲其实主要指中西欧,东欧目前属于第二世界,不可能纳入谈判范围。

杰罗姆眼里带着一丝异色,继续说道,“本来按照这家公司的资历,我是不会亲自与他们面谈的,准确的说,是应该在第一时间淘汰出局,但是由于这位负责人是华人,所以我才试着看了他们提出的方案,没想到,他们这份非常有诚意的提案最终打动了我。”

华人?

陈大河也来了一丝兴趣,一般来说,华人在国外做生意,都是独来独往小打小闹,很少有规模做得很大的,像王安电脑那种就属于反常的异类,而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却想做这笔配送生意,显然是很有野心,也有想法,就是不知道,那个提案的内容是什么。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让他下意识地忽略掉了,那就是捞偏门,说句实话,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华人在国外捞偏门的也不少,仙人跳什么的也不少见,一个不好,就有人货一起消失的可能。

对于这种情况,他倒是没想过会有人将主意打到自己头上来,一来这类商品都是笨重的个人计算机,就算他们想捞一把就走,怎么出货就是个大难题,二来有第三国际银行支持的星空计算机公司已经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上规模企业,而且得益于星空I型计算机的畅销,多少算有点名气,对于知名企业,这些偏门组织敢下手的更是凤毛麟角。

更重要的是,既然杰罗姆敢到自己面前来提,并请自己来拍板,肯定是事先做过调查的,能将这种风险的概率降到最低。

端起身边茶几上的参茶喝了一口,然后轻轻放下,陈大河这才笑道,“说说看,是什么方案打动了你,让你决定采用这家华人公司?”

“两点,”杰罗姆面带微笑,举起两根手指,“低价、包赔!”

“先说低价,”杰罗姆笑道,“他们开出的价格差不多是物流配送行业中针对大客户的最低价,这个价格如果放在繁华城市带还能有钱赚,但在偏远地区,绝对只有赔本的份,看来他打的是和我们一样的主意,用高单量区域的盈利来平衡低单量区域的亏损,而且会采购计算机的人群绝大部分都在繁华城市带以内,所以他们的风险并不高,尽管这样,也足以看出他们的诚意。”

陈大河抿嘴微笑没有说话,华人做事向来以辛劳勤勉著称,用低价策略拿单挣钱,这很正常。

“第二个是包赔,”杰罗姆继续说道,“这个很好理解,如果在配送途中货物有损坏或丢失,他们包赔一切损失,这在配送行业中是仅此一例,单此一项,就能减少我们许多不必要的损失。”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