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凌晨开始昏暗的天空就飘起雪花,等到天光放亮,小雪已经变成鹅毛大雪,地面上也铺满白白的一层,马佳彤和曾静姝两人一起过来的时候,帽顶和肩上都落了不少积雪,互相帮忙拍打干净,和守在门房的关老爷子打过招呼,才走向正院里一间用来会客的偏房。

掀开门帘,一股暖意瞬间将她们包围,两人立刻摘下帽子脱掉外套,露出被毛衣紧裹的曼妙身材,然后齐齐坐到陈大河左手边的长条沙发上。

陈大河一直在摆弄着功夫茶具,等她们坐下,正好倒上两杯茶,用小托盘托着放到她们面前。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过来?”陈大河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笑着说道,“晓琳他们呢?”

“他们在家里呢,”马佳彤抿着嘴角甜甜一笑,“其实他们回来主要还是为了探亲,只不过担心被家里人骂,才说是因为公事回来的,正事儿的话您拿好主意,我们办着就行,哪用得着全回来啊。”

“你们几个,”陈大河端着茶盏摇头失笑,然后一口将杯里的热茶喝干,才笑着说道,“我不给你们定规矩,你们不会自己定啊,你不是也说了吗,工厂里的管理制度都建立起来了,你们既是制度的建立人,也是制度的执行人,按章办事儿不就完了,谁能说一句不是。”

马佳彤傻笑着不说话,他们这些人在深阵,不仅要遵守整个公司的制度,还要遵守家里给他们定的规矩,更要遵守自己心里给自己定下的准则,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要远超过工厂里的其他人,不是一句按章办事就完了的,这次回来也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他们想着先看看东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然后大家伙儿一起商量,第一时间做出应对,这才一起回北金,至于回家探亲反倒成了次要,只是这些话她不会明说罢了。

曾静姝也差不多,虽说她人在北金,但因为经常和马佳彤沟通各种工作,对他们也有一些了解,其实她自己也一样,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无论是深夜还是假期,马佳彤那些人都没有休息过呢。

见这两个姑娘只会傻笑,陈大河无奈地摇摇头,提起茶壶给她们又倒了杯茶,同时说道,“别以为我人不在国内,就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情况,如果不是拿命去拼,佳彤你们这些人怎么能在两年之内建成投产这么大的工业园,静姝你又怎么能这么快接手公司业务,将偌大一个国内市场管得井井有条?”

说到这儿,陈大河放下茶壶,看看马佳彤,又看看曾静姝,笑了笑说道,“你们知道,之前我理想中的公司规模有多大吗?”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一起摇头。

公司规模肯定是越大越好咯,谁知道这个小男人的心到底有多大,想想真有些泄气,以他的能力,如果不是后来发生变故,他能一直自己掌控公司的话,肯定会比现在大好几倍吧。

出乎她们的意料,陈大河摇着头说道,“在我的想象中,无论是深阵的工厂,还是北金的文化公司,业务规模能有现在的十分之一就不错了,这跟是否足够努力关系不大,而是跟大环境有关,虽然现在非公经济得到有力发展,但要真正开始腾飞,还要再等一年多才够火候。”

这个时候外资公司已经开始出现涌入内地市场的苗头,不少极具战略眼光的跨国公司都准备布局中国,就各种国内紧缺的工业项目与相关部门进行合作谈判,而民营经济也在全国各地野蛮生长,在无法可依,前途未卜的情况下,诞生了一个个潜力无限的手工作坊,其中有不少在后世依然存在,而且成为巨无霸级别的企业。

在这个新旧交替的关头,陈大河说出这番话并没有什么不妥,反而可以给她们提个醒,提前做好迎接大时代降临的心理准备。

果然,两人再次相视一眼,都能看见对方眼里的惊讶。

紧接着曾静姝说了一句话,有点出乎陈大河的意料。

“大河,为什么是后年,而不是明年?”

今天是八二年的最后一天,转过天就是明年,而一年后才是后年,听她的意思,似乎明年就会是非公经济发展的腾飞元年,可陈大河明明记得是八四年啊。

这一年,年初的时候首长南巡定基调,四通联想万科三九横空出世,鲁冠球何亨健李经纬潘宁等一大批第一代企业家开始从地下转到台前,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公司也是在这一年成立,还有其他的,呃,其他的他不记得,不过有这些就够了。

难道是因为他这只小蝴蝶扇啊扇,把世界都给扇偏了?自己还没这么大的威力吧?!

就在陈大河发呆的时候,马佳彤从随身带着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报纸,端端正正地摆到他面前。

陈大河拿起一看,这是一份今年十二月三日的报纸,头条和一行行要闻都没什么特别的,将这两年所有的报纸翻出来,除了将时间地点改一改,基本上都能通用。

不过马佳彤肯定不会将这么普通的报纸给自己看,陈大河再次扫了一遍版面,视线突然凝住。

在下面新闻导读版块中,一行小字吸引了他的目光。

《中央、国务院批转“当前试办经济特区工作中若干问题的纪要”》

这是?

陈大河立刻翻到后面的版面,将这篇简讯通读一遍,果然,里面清晰地表明了态度,最高层第一次以公开的方式正式肯定试办特区三年来的成绩,并提出明确的改进意见和发展建议,在风言风语中发展了三年的深阵,终于得到正名了。

陈大河长舒一口气,将报纸放到桌面上,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难怪马佳彤他们会一起回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们身在旋涡的中心,是感触最深,也最有发言权的,在深阵这两年,特区的每一步变化他们都看在眼里,如今的他们也和当时的陈大河一样,深信这次的改革一定会成功,特区一定会崛起,并成为全国有志之人的热血之地。

只是之前这几年,由于对特区发展模式的争议太大,许多有想法的人都不敢妄动,生怕这个特区什么时候就突然夭折,自己的心血打了水漂,而这篇新闻等于解了这些人的后顾之忧,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特区势必将再次迎来一次爆发式的人口涌入。

这不是简单的务工人员,其中很大一部分有可能都是有想法的创业人员,他们也不是孤身而来,与之相伴的,很可能有几家几代人积攒的资金,背后不知多少张网的人脉,当这些东西涌入深阵的时候,会给这座城市带来怎样的变化,所有人都不得而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