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的纷纷扰扰并没有影响到陈大河,就连撒切儿访中的报道,也在扫了一眼之后就被他丢到一旁,早已注定的事,没什么可关注的。

这段时间除了正常的上课之外,就只办了两件事,那就是收集所有粮食基地的机械需求,发给董建磊,同时将他送过来的两批苏联老兵接收过来。

与原来商量的不同,除了两百个教官之外,还另外找了一批与这些人并不相识的五十人,将他们分成五组,作为作战部的指挥人员来使用,在没有战事的时候,他们的任务就是收集非洲各个势力的情报,并以之为假想敌,制定相应的作战计划,这点又和情报部门和参谋部差不多,等于身兼三职,相对来说工作比较复杂,这些人平时由董建磊派过来的一个人进行管理,要钱要人也都是他来统筹,经费是陈大河通过一个不记名的账户直接拨发,不过这拨人平时都在潜伏,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启用。

另外董建磊送过来的,除了这些老兵,还有半船的军火,保安公司是需要装备的,为了不引起西方势力的注意,这些保安公司的装备都各不相同,有些用的美械,有些用的欧洲货,当然大头还是苏联货,反正苏货质优价廉,在这里用的势力不少,拿着这些东西也不起眼,在采购设备的时候就索性让老董搞了一批发过来,这些军械也随着找来的教官一起被送到各地的保安公司去。

等办完这些,他便发现,除了每月审核一次杰罗姆和瑞银那边递交上来的项目进度报告,好像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于是又陷入与蚯蚓文作战的学习中去,阿拉伯语这种东西,确实很让人头疼啊,当初自己是怎么会脑子抽风,想到学这个的呢?

老李头说得果然没错,自己真没多少学语言的天分!

就这样在学习的煎熬中,时间很快到了年底,在完成几门课程的考试,拿到学分之后,便启程回国。

一路无话,回到北金时,依然是茜茜来接机。

还是那辆大揽胜,关鹏在前面开车,安英坐在副驾驶上,叶正根和图安在后排,中间是陈大河和茜茜。

例行却不腻烦的关心过后,陈大河看着茜茜,拉着她的手笑道,“有事就说吧,犹犹豫豫的,可不像平时的你。”

“看出来啦,”茜茜俏脸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陈大河笑着捏捏掌心里的小手,“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什么样子我能不知道?刚才在机场的时候就看你有些纠结,什么情况?是工作上的,还是学习上的?”

“工作上的,”茜茜撅起小嘴,眼里带着些许忐忑看着陈大河,“大河哥,你说,如果我们今年过年不回去,行不行啊?”

“过年不回去?”陈大河意外地看着她,“是台里给你布置了什么任务吗?”

茜茜虽然喜欢这份工作,但她可不是那种为了工作而抛弃家庭的人,除非是上面布置的任务,否则不会让她这么为难。

“也不全是台里,”茜茜抿了抿嘴,又嘟起小嘴巴,“老师也希望我能参加,他说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如果我能上台,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大的锻炼,还说如果你不同意,他就亲自过来找你。”

她可不管什么老师不老师,在大河哥面前,毫不犹豫就给卖了。

“呵,”陈大河一听,心里不觉有些好奇,什么节目这么厉害,竟然让如今在台里举足轻重的徐老爷子都这么重视?

等等,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细节,过年不能回?来年可就是八三年了,该不会是第一届春晚吧?

想到这里,他立刻问道,“你跟我说说,是什么节目?”

果然,茜茜当即说道,“是一台晚会,说是奉献给老百姓的文化年夜饭,就是在年三十的晚上表演节目,让老百姓乐呵乐呵,这台晚会的导演是黄艺鹤黄导,点子也是他出的,他还向台长建议用直播的形式,并通过电话和观众互动,当时台里好多领导都不同意,怕出演出事故,结果王台长竟然同意了,这还不算,黄导还想找几个演员上去串台,开幕词就由主持新闻联播的赵哥来完成,台长也答应了,后来老师知道了这事儿,就去找了黄导和台长,加了两个主持人,一个是赵哥,一个就是我,当时我都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老师都已经安排好啦,大河哥,我真不想去,我想陪你回家过年,而且那可是直播,要是真出了事故怎么办啊!”

听到茜茜一连串的话,陈大河不禁哑然失笑,这小丫头这段时间估计是憋坏了,好不容易等到自己回来,一下子将苦水都倒了出来。

不过这可是第一届春晚,别人想上都上不了,现在硬塞到她手里她竟然还嫌弃!别说徐老爷子已经安排好,就算没安排,也必须去找他拉关系,将茜茜推上去啊。

“傻丫头,”陈大河捏着她的手笑道,“徐老爷子说得没错,这次的确是非常好的机会,你能上去主持,对你是一种很好的锻炼,这次机会你一定要抓住,至于过年,等晚会结束,我们初一回家也不迟啊,再说了,各行各业在大年三十值班的人可不少,你得向他们好好学习才对。”

“这些我都知道,原来是怕你不乐意,只要你同意就行,”茜茜撅着小嘴,脸上满是纠结,“可是,我还是有点害怕,这是直播啊,我怕我做不好闹笑话。”

陈大河好笑地看着她,“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没看见黄导还找了外行做主持人呢,他都不怕,你怕什么。”

“就是心里担心啊,”茜茜撇着嘴角,“都是台长,他说没有钱做录像,一个磁头就要三万美元,要保障日常节目的录像播出,就没有钱再弄晚会,可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凤凰电视台明明送了两台录像机给台里的,我们见字如面栏目组用的那台就是,怎么会没录像机录制呢!”

还有这事儿?陈大河挠挠脑袋,他还真想象不出,后世财大气粗的中央台竟然也有这么窘迫的时候,莫非那台经典的首届春晚就是这么被逼出来的?

其实台长也挺冤的,凤凰台的确送了两台录像机没错,可这一世中央台的日常节目也要比前世多了不少,这么一抵消,还是没钱办晚会。

这时候他想着要不要送几台机器给台里呢,想想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就算要送,也只能等春晚结束后再送,一来黄导是铁了心要办直播,可别卖了力气还不讨好,二来不能让这台观众眼中最经典的春晚出了什么岔子,要是因为自己送了机器,让直播变成录播,那可就不妙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