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小陈同志让老美坑了一把,这口气吞下去,不放出来的话总憋得慌,可要是直接跟那些个财团掰腕子,他还真没这个资格,别说是十大财团,就算是其中最小的克利夫兰财团,他也掰不过人家。

哪怕现在奥利弗能给他打来一百亿美元也一样,这跟钱多钱少固然有些关系,可最关键的还是花钱的人,别的不说,人家财团下面养着不知多少号投资高手管理高手,真要上场硬掰,对方只需要他十分之一的资金,就能有无数种手段将他玩残,所以在现阶段来说,正面硬怼是绝对怼不过的,只能从其他方面想想办法,比如说,找个够资格跟他们硬怼的人。

环眼世界,当今能跟老美掰腕子的,就只有一个苏联。

所以陈大河才会想到一个粮食计划,通过向苏联输入粮食,一方面可以缓解他们的内部压力,有更多的精力去消耗老美的实力,或许可以让西方的经济萧条拖得更久些,以此抵消星球大战提前带来的正面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可以打通那边的内部关节,以便在狂欢宴来临的时候,能从老美口中咬下一大块肉,这样也算是稍微能出点气。

对于这个粮食计划是否会将苏联解体的时间往后推一推,这点陈大河自认还没这么重要的作用,苏联粮食危机的根本还在他们国内,不是一年可以多进口几百万吨粮食就能解决的,只要还是那些人上台,该来的肯定还是会来,一个是内因,一个是外因,有本质的区别。

当然,如果这个计划真的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会影响到苏联内部改革进度,他绝对会立刻终止,相比之后的大餐,卖粮赚的那点钱连开胃菜都算不上,两者孰轻孰重,他自然拎得清楚。

不过这里面也还是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粮食来源,这部分是绝不可能从西方国家得到,虽然资本主义世界号称贸易自由,但对于粮食,绝大部分国家的做法都是实行专买专卖,区别是有的是政府直接进行,而有的是通过几个大型的粮食公司或工会进行控制,从他们那里买到足够的粮食而不被他们知道?想也别想!否则当年苏联就不会因为购粮被他们坑得不要不要的。

另一个就是如何不会重蹈星球大战计划的覆辙,让苏联因为这条线找到他的头上,他可不想在被老美封杀之后,又惹到苏联,否则的话,到时候除了乖乖地回国,等苏联倒闭之外,再没第二条路可走。

所以在执行的时候,除了源头的粮食来源之外,输入的方式也必须要很有讲究才行,最好是能让他们主动找过来,而不是自己送上门去。

他的想法就是,避开北美和澳洲这些美国传统势力范围内的粮仓,在非洲开辟粮源,也就是自己去找人种地,然后自己收购再往外卖,至于输送的渠道,董建磊这边肯定是一条线,但也不能全部压到他身上,否则只会引起克格勃的注意,另外的部分,就需要通过某些渠道让苏方知道这里有粮食,等他们找上门来,再顺理成章卖给他们,完美!

当然,里面还会有许多细节问题,而这正是他找董建磊的原因。

“老董,”陈大河略过粮食,转到另外一个话题上,“你在那边待了一年多,有没有认识几个懂练兵的人?”

“练兵?”董建磊一愣,满脸古怪地看着他,“你问这个干嘛?”

“当然是有用了,”陈大河突然感觉有些烦躁,还是底子太弱,时机不对啊,要是黑水还是自己的,他需要来找老董吗?或者再过十年,他能直接从内地招揽几千上万号人,将护卫非洲粮食基地的卫队拉起来,哪像现在,只能一点点地往里凑。

摸起老董放在茶几上的香烟点了一根,吐出一团浓雾,陈大河眯着眼睛想了想,才继续说道,“有本事,可靠,从部队里面出来的,别告诉我没有,东德那边每天翻柏林墙的都不知道有多少,难道他们里面就没有退役的?你在那边一年多,就没认识几个?”

“有是有,不光人数不少,而且还没什么风险,”董建磊也摸了一支烟点上,皱着眉头看向陈大河,“不过老板,这可不是小事儿,我也不问您有什么用,就您一句,这些人,是要放到哪儿去的?”

陈大河吐出个烟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要弄到国内去?我傻啊?!”

“嘿嘿,”董建磊干笑两声,想想也不可能,别的不说,国内工厂那里可是还有一万多老兵呢,真要是国内要用,里面分分钟能挑出好几百个出来,哪还需要从这边找人?

“行,那我不问了,您要多少?两百个够不够?”

“咳咳咳,”陈大河猛拍胸口,他让老董一句话吓得呛到了。

老董立刻给他倒了杯温水,陈大河灌了几口,顺手将烟掐灭,没好气地瞪着他,“两百个?你当打仗啊!我要的是可靠的,就算不是像你这样儿的,最起码也得能把嘴巴管住,懂!”

他找人自然是为了训练非洲的粮食基地护卫队,虽然这些人不会知道其中的内情,但保密性也还是要有的,最好是只干活不说话的那种,他以为能老董能弄到四五个人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张口就来两百个,这小子究竟在那边成天干些什么啊?!

“我懂,”董建磊点点头,脸色竟然变得有些意兴阑珊,嘴角扯了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老板,本来我以为就我们这些人够可以的了,到了那边我才知道,原来和我们一样,他们的退伍老兵日子也不好过,不对,是比我们更惨!他们都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很多都落下一身伤病,但回来之后,这些人却不被国内所承认,不仅遭受冷落和歧视,就连去医院看病,有些医院都不接受,”

说到这里,董建磊轻轻摇头,似乎有些感同身受,抽了口烟,轻笑着说道,“有些人能忍,有些人不能忍,不能忍的就想办法走,或者找其他路子赚外快,我那帮兄弟下面都聚了些人,两百个,我还是往少了说的,只要您敢要,两千个我都能找来!可靠?出了苏联,他们就是没了魂的人,苏联不要,西方不收,除了靠老板你,他们还能靠谁?!您说这样的人,可不可靠?!”

陈大河听得瞠目结舌,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仍然不可置信地摇着头,“怎么会这样?出生入死上战场,回来就被抛弃啦?”

“哼,老毛子就这德性,”董建磊冷哼一声,脸上满是嘲讽,“他们以为能三个月拿下阿富汗,结果陷入泥潭不可自拔,国际上舆论纷纷谴责,国内也是哗然一片,他们就将责任往士兵身上推,对外什么擅自出兵,对内什么作战不力,怎么无耻怎么来,这些退下来的老兵还算好的,最惨的就是战俘,他们不仅不去营救,反而还推得一干二净,说什么苏军没有战俘,特么的,这也是人话?!”

陈大河咂咂嘴,良久之后长叹一声,这样的老毛子,他们不倒,谁倒?!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