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了一下侍应生索菲亚宾馆的位置,很巧,就在咖啡馆的后面,两栋建筑之间只隔着一条狭窄的小巷,而且从咖啡馆的后门就可以直接过去。

在重新点好茶点并打赏十法郎的小费后,没去管在前面大厅休息的两个白人保镖,陈大河和叶正根趁人不注意,从后门穿过小巷,进到索菲亚宾馆。

很意外,这栋小楼只有三层,而805房竟然在二楼,天知道为什么老板要用这个数字当房号,有关系吗?!

在这里,陈大河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董建磊。

看到陈大河接上头,叶正根冲老董挥了挥手,然后立刻从原路回了咖啡馆,那里还点了餐呢,不吃可就浪费了,当然关键是不能让人发现,需要他在那里给陈大河打掩护,而这里有董建磊在,陈大河的安全肯定没什么问题,就算真有意外,这么近的距离叫一声他就能第一时间赶过来,出不了什么事。

“老董,你这神神道道的,干啥啊?”陈大河坐到房间里的椅子上,满脸无语地看着身材又壮了一圈的老董,“又是电话报地址,又是找人接头,你被盯上啦?”

要是真被盯上,他肯定不会亲自过来,这是在董建磊去苏联的时候两人约好的,无论任何情况下,以安全为第一要务,老董这么做肯定另有原因。

“不是你让我小心的吗?”董建磊一愣,“你自己说的,要是找我见面,让我务必再三小心,多注意保密,否则的话,你大可以让非洲的那家贸易公司给我带个消息就行,干嘛通过刚子叫我过来。”

呃,陈大河两眼失去焦距,对哦,自己干嘛不让第三国际银行旗下的贸易公司带消息呢?

那边从非洲一周往乌克兰发一船的货,带个消息不要太方便,反正他们约定过密码方式的,只要有语录在手,拿着密码就能翻译出信息,干嘛一定要找陈刚呢?

看着陈大河一脸茫然的样子,董建磊顿时涌起一丝怀疑,自己这位老板,该不会忘了这一茬吧?!

这一刻,老董感觉好心塞,亏得自己还带了两个得力助手出来,一心躲避可能到来的克格勃侦查,结果就因为老板记性差,就费这么大劲折腾好多天的无用功,这让自己该怎么想呢?

“嗯咳,老董,不错,保密工作做得挺好的,”陈大河干咳一声,将话题硬生生掰回来,“这段时间在那边情况还好吧?”

自从董建磊去了苏联,后来除了安排非洲的贸易公司跟他对接矿产贸易之外,还真不了解他在那边的情况,现在见了面自然要问问。

“还行啊,”董建磊感觉心口还堵着,幽幽地说道,“老毛子那边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不过乌克兰这边整条系统都烂了,从上到下就没一个干净的,本来刚到这边的时候,我还想找到几个关键人物,好拉拢他们,结果带着弟兄们一查,呵呵,小辫子不要太多,所以我就直接找上门去,一手证据一手钞票摆到他们面前,是个人都知道该怎么选,现在虽说我们在乌克兰还不能正大光明地出现,不过搞搞小动作完全没问题,从海关到稽查都有人打掩护,除了不用交税,跟普通公司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董建磊又郁闷地瞟了陈大河一眼,“去之前你还让我注册贸易公司,公司我是注册了,结果没有毛用,反倒还要留个人在那里,不得不从国内找些货来卖,以维持公司运转,感觉这家公司除了用来遮掩目光之外,似乎没什么鸟用啊!”

“老董,用处还是有滴,”陈大河笑着拍拍他肩膀,“除了进些东西过去卖,也可以在那边买点东西往外运嘛,慢慢来,肯定能用上,”

看到老董怀疑的目光,陈大河果断转移话题,“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有几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

“老板,你还是直说吧,”董建磊幽幽地叹了口气,“反正能做到的,你说了我就做,做不到的,你说了我也还是要做,说什么商量这么好听的话嘛。”

好吧,这是实话,陈大河嘴角微抽,继续说道,“先问你个问题,在苏联,你觉得什么东西最好卖?”

“粮食啊,”董建磊脱口而出,“苏联农业不行,投入一大堆,结果粮食产量还是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虽然今年还没完,但保守估计就要进口超过两千万吨的粮食,我买通的那几个人也经常问我能不能搞到粮食,要是能弄到大批量的粮食,我们现在干的那点事都不叫事儿,他们能保证我光明正大地走在红场上,要是弄到的粮食能以百万吨计算,就算进克林姆林宫都没问题,可关键是,谁特么能弄这么多粮食去!”

陈大河听了这话,心里没有任何意外,反而在暗暗点头。

自己果然没有记错,整个八十年代,苏联的危机虽然很多,但是最致命的,就是粮食危机。

前世关于苏联解体原因的讨论有很多,有的从政治角度出发,认为他们政体僵化,有的从经济角度出发,认为他们的经济结构太死板,没有活力,有的从历史角度出发,认为解体是苏联成立之初就埋下的苦果,有的从体制角度出发,说什么他们那一套政府模式不行,还有的认为是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挑起的冷战军备竞赛拖垮了苏联,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老实说,这些论点都各有各的道理。

但无论是哪一种论断,都避不开一个词语,那就是粮食危机。

从八十年代初开始,苏联的粮食进口总量就一直呈上升趋势,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每年的粮食进口额几乎占了全部进口总额的一半,要知道这可是世界第一大国,拥有大量可耕种土地的苏联,而不是某个缺乏耕地资源或水资源的小国,由此可见其问题的严重性。

粮食问题严重拖累了苏联的发展,也大大制约了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正是因为如此,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才逼得苏联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而正是这场改革,被美国人抓住机会,利用金融手段彻底整垮了这个世界头号对手。

之前陈大河虽然帮美国提前整出了星球大战计划,但一点也不担心苏联会因此提前垮掉,因为只要他们内部不乱,外面的敌人就没有机会动手,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所谓的内部问题,根源就在经济上,再往深一点说,就在粮食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