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国内已经是八月下旬,到机场接机的茜茜一看到他的样子,差点哇地一声哭出来,吓得陈大河赶紧拉着她上车,好说歹说才安抚下来。

对此同样一身尘土的蒂埃里很是不以为然,脑袋高高昂起,“不就是黑了一点,瘦了一点吗,好歹比我还白呢!”

茜茜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比你还黑的那是炭!”

丽莎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哈哈笑着伸手捂住蒂埃里的嘴,“好男不跟女斗,人家老公都成这个模样,让她骂两句不行啊!”

蒂埃里两眼一翻,只好躺着装死。

茜茜嘟着嘴,都没空跟丽莎寒暄,只是拉着陈大河上下打量,真是的,大河哥跟着这家伙出去了一个多月,变成什么样子了!

嗯,关于这次出游是谁发起的这种问题被她下意识地忽略掉,反正非洲是蒂埃里的故乡,陈大河跟着他去那里,整成这幅模样回来,不怪他怪谁!

回到家里,蒂埃里和丽莎蹭了一顿饭后,才让人开车送回去,而陈大河则被茜茜摁在家里好生修养,连大门都不许出,为了看着他,茜茜还向电视台连请了三天假,要不是徐老爷子前段时间弄了个建国特辑,节目组没那么忙了,还真不一定能批下来。

其实陈大河什么事儿都没有,他们这一个半月虽说是奔波劳累,但真没吃什么苦头,一路上蒂埃里选择的都是安全区域不说,很多时候也是乘坐直升机在空中观察,否则哪能用这么短的时间逛完大半个非洲,他就是让非洲的充足日照给晒的,黑了些,然后因为饮食的不习惯稍微瘦了一点点,关键是回来的时候样子确实有些难看,这才让茜茜小题大作,非得让他闭门静养。

对此陈大河只能苦笑着乖乖接受,其实从北非回瑞士要近多了,没必要回国的,可另外有件事不能不回来,只得遭这番罪。

在回家的第二天,一辆三轮货车带着一串浓烟停到家门口,接着家里的几个壮丁都出去,扛着一个个大包回来,和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三十来岁身材魁梧的汉子,同样扛着一个大包,和叶正根他们一起熟门熟路地扛到库房里放下。

见到那人,陈大河站起来笑着挥挥手,“本家,来啦。”

茜茜也站起来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便转身回到里面,她知道陈大河今天是叫这人过来有事,自然不会在边上打扰。

“唉,先生好,”陈刚脸上堆着憨厚的笑容,小跑着过来恭恭敬敬地跟陈大河问了声好,才小声说道,“先生,您叫我过来,是要联系董哥那边吗?”

“嗯,”陈大河点点头,指着院子边上的水池,“来,先洗把脸,我们到里面说。”

陈刚先在边上的水龙头那里洗了个手,才跟着陈大河到书房坐下。

落座之后,陈大河并没有立刻谈正事,而是问起他们的近况,“你们这家公司现在运作得怎么样了?”

“挺好的,”陈刚呵呵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多亏去年先生提醒,先让我们集中人手保证安全,避免了几次意外,后来又让我们把公司挂靠在原来部队下面,戴了个军民合办单位的名头,今年才躲过这场风头,所以都挺好的,另外业务方面也很稳定,收多少就能赚多少,只要有货,曾总和马总那边都帮我们卖掉了,不怕卖不了,只怕没货卖。”

他们这家山货贸易公司是陈大河帮忙建立起来的,在里面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是退伍兵,赚到的钱也拿出百分之七十用来补贴给困难的退伍兵家庭,在帮助退伍兵方面,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而陈刚就是这家公司在北金的负责人之一,也是唯一一个和董建磊保持联系的人,这次陈大河就是要他带句话,可惜上次回来的时候他进山了,否则也不至于要再跑这一趟。

“是吗,那就好,”陈大河笑着点点头,这才说到正题,“这次请你过来,主要是请你给老董带句话,让他在下月初的时候找个机会跟我联系,他有我的联系方式。”

“明白,”收到任务的陈刚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并重复一遍,“九月初,和您联系。”

谈完事,将陈刚送到门口,陈大河从叶正根手里接过一只信封递给他,“这个给你拿着。”

“这是?”陈刚犹疑地接过来,打开一看,连忙往回塞,“先生,这个我不能收,收了弟兄们会打死我的!”

“让你拿着就拿着,”陈大河眼睛一瞪,“这是我给的,谁敢找你麻烦,”

随即声音放缓,低声说道,“这一年多来,你们送来这么东西,就当抵消我垫付的启动资金了就,以后别再提还钱的事,另外啊,以后再有熊皮虎皮老参这种高档山货,只管往这里送,我这儿给你们付外汇券,够意思吧。”

“先生,”陈刚满脸苦笑,“给您送的那点东西都是很便宜从山里收来的,不值那么多啊,而且都是顺带,真不值当收钱!”

“屁,”陈大河直接将手一挥,“废话少说,就这么着,你给我记着啊,好东西都给我留着。”

说着便拍拍他肩膀,笑着转身进门。

陈刚捧着装着一万块外汇券的信封满脸苦笑,今天这些东西就算运到深阵,也没这个价吧,关键是收先生的钱,回去真的要挨揍的啊!

在家里呆了三四天,总算是缓过气来,这时又到了要开学的时候,陈大河便又带着叶正根和图安借道香江返回瑞士。

不过这次他没见到奥利弗,直到前天,他才从曾静姝那里得到奥利弗早已返回美国的消息,不仅如此,连新组建的集团公司总部,也搬到了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据曾静姝转述奥利弗的解释,那里是美国西部最大的城市,文化娱乐业发达,而公司的主营业务集中在文化传媒行业,将公司总部放在那里再好不过。

对此陈大河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多想,既然将公司彻底交给她,那就放手让她去管便是,至于集团总部是在香江还是美国,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奔波,在八月的最后一天,终于回到苏黎世湖畔的庄园。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