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陈大河心里只能无语凝噎,特么的都是让上辈子的美娱架空小说害的,动不动就收购八大自组院线,他们怎么不上天呢,害老夫丢了个大脸。

“哈,虽然这个建议挺不靠谱的,不过还是给了我一点启发,”奥利弗看着他眨眨眼,笑着说道,“不能自组院线,但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参股,只需要对院线方保持一定影响力就行了,当然,前提是不能让司法部反托拉斯局的人发现,否则将面临巨额罚款。”

“这个你自己看着办,”陈大河摆摆手,“废话少说,任务已经完成,给我定机票,明天回北金。”

虽然没有挑出几个好剧本,也没提供什么好故事,但有这一条商业片公式的干货就够了,足够任何一家影视公司吃上三四十年的,至少在陈大河重生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这条公式失效的例子。

奥利弗也很干脆,“行,我这就去让人订票。”

关于奥利弗是怎么去安排电影公司的事,陈大河并不关注,只是在心里默默开心,耽搁了两三天之后,终于可以继续回家之旅了。

第二天吃过早餐,奥利弗亲自将陈大河送到机场。

“行啦,”陈大河看着她笑道,“我在这儿等着登机就行,你有事要忙就先回去吧。”

“我不回去啊,”奥利弗微笑地眨眨眼,“我也去北金,公司重组涉及到一些问题,需要我亲自过去处理一下。”

“啊?”陈大河有些奇怪,“怎么没听你说过?”

“忘了,”奥利弗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每天工作那么忙,谁记得起这个,这次还是让秘书给你订票的时候,她提醒我的。”

陈大河忍不住眼角微抽,很好,这个理由果然很强大!

登机、起飞,四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一行六人刚出出站口,陈大河就看见茜茜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正冲着他兴奋地挥手。

“大河哥,”茜茜箭步飞奔过来,一头扎进陈大河怀里,将他紧紧搂住,“我好想你!”

陈大河很自然地抱着她,微笑地抚摸着她的柔顺发丝,轻声说道,“茜茜,我也好想你!”

公共场所可不是倾述衷肠的地方,两人很快分开,只是牵着的手依然拉着。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奥利弗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收拾好情绪,走上前张开双臂笑道,“茜茜,好久不见!”

“呀,奥利弗,”茜茜赶紧松开手,上前一步和奥利弗拥抱,开心地说道,“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非常好,”奥利弗拉着茜茜,自然地往前走,“不过就是快饿死了,飞机上的面包一点也不好吃,家里做饭了吗?”

“早就准备好啦,”茜茜被她拉着,只好跟着脚步往前,后头给了陈大河一个笑脸,才对奥利弗说道,“兰婶准备了好多好菜,保管让你大饱口福。”

“是吗,真的太好了!”奥利弗作惊喜状,只是看向茜茜的眼底一抹奇怪的神色越来越浓。

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等回去再说。

看着两人渐渐走远,陈大河摇头苦笑,顺便同跟着茜茜一起过来的安英打了个招呼,才往外面走去。

茜茜不知道奥利弗也会过来,所以和安英一起只开了那一辆路虎,现在很明显坐不下这么多人,陈大河只得给在海关工作的七姐苏晋芳打了个电话,在机场海关那里借了一辆车,这才顺利返回。

到家之后,先让关三包了两条烟给那个借车的司机表示感谢,然后才往里走。

家里一切如常,现在国内也刚好开始放暑假,在没有后世那些数不清的培训班的时候,金贝儿和郎蓉都乖乖地呆在家里温习功课,加上闻讯赶来的曾静姝,所有人整整齐齐的都在。

吃饭聊天,欢声笑语过后,大宅渐渐归于平静,只有陈大河的房间里偶尔有些呢喃细语,在仲夏夜的微风中轻不可闻。

这一夜奥利弗翻来覆去,脑子里想着白天和茜茜的聊天,怎么也睡不着,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小会儿,天刚放亮,就毅然起床,叫上珍妮和布兰妮,在两人奇怪的目光中,在兰婶这里给还没起床的陈大河和茜茜留了个口信,就出门离开了。

奥利弗这次过来确实是有正事,公司重组涉及到一些证件的变更,必须需要她的亲笔签字,非常重要,却并不怎么紧急,一天时间也足够办完,所以在当天下午,和曾静姝草草开了个短会,商量过公司近段时间的情况之后,便匆匆赶往机场,登上一大早从香江叫来的包机返程。

飘荡的白云上空,一架波音飞机带着呼啸声飞快地从空中划过,机舱里面,奥利弗坐在靠窗的商务座上,看着窗外的白云发呆,脸上分明郁郁寡欢。

在她的身后,珍妮扭头用探究的眼神看向布兰妮,而布兰妮苦笑着耸耸肩,摊开两手,表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都还好好的,可今天一大早不知道抽的什么疯,一句交代也没有,就带着她们从陈家离开,而且走的时候连招呼也没打,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昨天她们两个从头到尾都看着奥利弗,除了大部分时间在和茜茜聊天,其他时间也很正常,更没发现她和陈大河吵过架啊。

难道是,茜茜?

她们之间说过什么?

“珍妮,帮我记两件事,”奥利弗突然扭头说道,“回香江后,立刻联系科尔律师,请她做一份方案,我计划将集团公司总部迁回美国,我需要她给我一些建议,另外,联系瑞士银行的巴里先生,有几笔款项需要请他安排一下。”

“总部迁回美国?”珍妮瞪大眼睛,“您和陈先生商量过吗?”

“不需要和他商量,”奥利弗冷声说道,“公司是我的,我想怎么管都行,没必要问他,至于他的那一份,少不了他一分钱。”

“这,”珍妮看看布兰妮,而布兰妮干脆缩着脑袋装鸵鸟,她只得孤身奋战,硬着头皮说道,“好吧,那是否需要通知他一声呢?”

奥利弗转回脑袋,继续看着窗外,嘴里传来一个冰冷的词组,“不需要。”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