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一楼会客厅里,两人大眼瞪小眼,足足五分钟后,奥利弗才小脸一垮,“你就看看呗,要是第三部戏还赔,咱们的电影公司就要成笑话了!”

噢耶,胜利!陈大河先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然后抿着嘴想了想,好莱坞那边好像确实有个不成文的规则,连续失败三次就会被抛弃,这条对明星、导演、知名编剧乃至小规模的电影公司都同样适用,就算是八大,如果连续有三部片子赔钱,再往后的融资难度也将增加无数倍,现在这家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电影公司自然也逃不过这个规则。

赔钱不可怕,不过要是让那些院线抵制这家电影公司的作品,那就有些不太妙了。

可是,陈大河低头看看脚下的两只大纸箱,要从一百七八十个剧本里挑出一个好故事,想想都让人头疼啊。

两手叉腰,低着头来回走了几步,陈大河突然伸出右手,冲奥利弗比了个二。

“给你两个建议,要不要听听?”

“要要,”奥利弗像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不过脸上还有些不甘,“只有有两个吗,要不再多来几个?!”

陈大河满头黑线瞪了她一眼,只当没听见,随手从纸箱里翻出一个剧本,然后找了支笔,在剧本背面的空白处写写划划,嘴里还说着,“第一个建议,教你一套无往不利的商业片公式,只要按着这个公式走,拍出来的电影就算不能大赚也赔不了。”

他没敢提文艺片,因为那东西就不是正常人能整明白的,还好,他和奥利弗两个都不是文艺范。

“公式?”奥利弗好奇地凑过来看向纸面,却只看到几个词组。

“知道坎贝尔的《千面英雄》吗?”陈大河头也不抬,自问自答地说道,“根据神话学家坎贝尔的研究,不管是魔幻小说、好莱坞电影,还是畅销漫画,都有一个共同的编码,只要掌握这个编码就能释放无限的创意,创作令人着迷的作品,而且,这个编码其实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从几十万年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变化过。”

虽然这时候好莱坞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这部神作里面的内容,但开展研究并将其联系到影视作品创作中的还不多,要说成就最高的就是那位星战之父卢卡斯,其实之前他脑海里一直有这么一个故事,却并不知道该怎样将它写出来,尝试了很多遍都没有成功,直到后来看了这本千面英雄,从中受到启发,才有了77年出品的那部经典影片星球大战,而且他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坎贝尔就是他的尤达大师,也就是领路人。

正好现在好莱坞对商业片的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对后来的商业片公式总结更连影子都没有,陈大河就可以顺理成章拿后世网上贴吧里的东西当成自己的来搪塞奥利弗。

“什么编码?”奥利弗眼睛开始发亮,她确实看过千面英雄这本书,不过没将这个跟电影联系起来。

“一个普通人,一段从已知世界到未知世界的旅程,在经历了一系列小磨难之后,面临一场终极考验,最后他战胜了这个考验,完成了从小人物到大英雄的转变,”陈大河一边说,一边指着稿纸上面的几个词组,“启程、启蒙、考验、归来,这四个阶段是每一个英雄的必经之路,放到电影里面,就是主角必须经历的历程,如果将一部影片的时间当成一个整体,这四个阶段的分配可以用以下比例配置,百分之十五,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十五,幅度可以稍有波动,不过别太大,重点要突出冲突,其他的简单明了就好。”

奥利弗在一旁连连点头,两眼放光地看着他,“还有吗?”

“然后就是细节,可以称之为三要素,”陈大河在纸上继续写下几个词组,“能鼓舞人心、可信、有悬念,其实这三个元素说的是一件事,就是要让观众有代入感,英雄不是一蹴而就的,他应该是开始和普通人一样,也有缺点,只是他能接受困难,战胜困难,并获得成长,最后才成为英雄!”

“能再说详细点吗?”奥利弗看着纸面上的三要素,脑海里隐隐有些想法,却并不清晰,她想听听陈大河的说明。

“已经很清楚了,”陈大河将笔帽盖上,撇着嘴说道,“你很聪明,但不是专业的编剧,编故事这种事不是你的特长,所以跟你说再多也没用,这种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多找几个编剧,签一笔巨额保密协议,然后将这个公式告诉他们,让他们去创作才是正理,不需要过多解释,因为看不懂这个公式的就不是一个好编剧!”

“好吧,我会去做的,”奥利弗刷地一下将那张纸撕下来,冲着陈大河晃了晃,“这个听上去确实很不错,不过,凭这个就能保证赚到钱吗?”

“这个只占了百分之八十,”陈大河眉头轻挑,“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一半得看编剧的功力,能不能写出一个有创意的好故事,另一半,就是不管多有创意,也千万不要突破这个公式,否则一定会死的很惨!”

未来四十年好莱坞用血泪谱写的经验,不是辣么好突破的!

“明白!”奥利弗弹了弹手里的纸,轻笑着将它折好,然后问道,“这个公式是哪里来的?你自己看书后总结的吗?”

“要不然呢,”陈大河耸耸肩,“或者你在其他地方看到过?”

反正现在没人提出这个理论,不怕跟人撞车,特么的,别人重生穿越都能当文抄公,最不济也能弄几首歌或几部电影刷刷声望,自己也就剩下点常识性的东西可以拿出手的,要是这样都不行,以后都没脸以重生人士自居。

“好吧,我只能说你的大脑确实不同一般,”奥利弗眨眨眼睛,将折好的纸收起来,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两个建议,另一个是什么?”

她没有继续追问这个公式是否合理,事实上很多事情就是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之后,就会明白,哦,原来是这样子的啊!以奥利弗的智商和眼力,不可能看不出这个公式的价值,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多问。

“另一个?”陈大河嘿嘿一笑,“你不是怕被人笑话,找不到院线可供上映的吗,既然这样,那就自己组建一条院线,弄上几千块银幕,还怕你的电影卖不出去?”

听了这话,奥利弗也不回应,只是看着他呵呵直笑。

“怎么了这是?”陈大河有些摸不着头脑,“发花痴了啊?”

“去你的,你才发花痴,”奥利弗没好气地啐了他一口,红着脸说道,“还自己组建院线,你没听说过派拉蒙法案吗?要不要我跟你解释解释?”

“不用解释,”陈大河举起右手,满脸严肃地说道,“听你的口气,就知道是不许电影公司经营院线的东西,这不是干涉市场自由吗?!”

“这是联邦最高法院根据反托拉斯法裁定派拉蒙案而引出的法案,”奥利弗憋着笑说道,“好莱坞所有人都知道,禁止公司垂直经营制片、发行和放映业务,虽然我们这家只是一间小公司,但并不代表可以自行组建院线!”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