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间点就休息确实太早,讨论半天之后,陈大河还是同意了奥利弗的建议,去紧挨着清水湾的将军澳凤凰影视城逛一逛。

六个人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别墅花园大门,沿着私人公路盘旋而下,很快汇入山下灯火通明的车流中,十几分钟之后,便到了一个宽阔的广场前。

“嚯,还挺大的,”陈大河下车环顾一周,有些吃惊地看着奥利弗,指着广场划了个圈,“这块地方,是你后来又买下的?”

半年前他过来影视城的时候,这块地方可不是什么广场,就只有一条当作停车场的水泥路,紧贴在影视城墙角下,看上去小气得很,而且周围不是隆起的小山包就是坑坑洼洼,哪像现在这么平整。

而现在停车场已经挪到广场两边的位置,中间留出一片足有近千平方的空地,别说在香江,就算在内地都不算小了。

“不是,”奥利弗刚从车里钻出来,笑着摇摇头,“这里原来是片大约三万尺的不平整坡地,地主单卖也不好卖,我买下这里的时候,他们就当搭头赠送了,本来我是想以后在这里建几所酒店,不过现在嘛,全部推平当做停车场,酒店以后再说,反正附近还有几块没开发的地皮,等明年不怕买不到。”

三万尺相当于两千七八百平米的面积,确实不算小了,周围也能规划出几百个车位,现阶段来说应该足够用的,等以后这边火爆起来,用奥利弗的话来说,不怕买不到地。

“你真行,”陈大河竖起大拇指,忍不住点了个赞。

明年地价暴跌,只需要现在一半左右的价格就能买到大量地皮,确实不怕买不到。

叶正根和珍妮四人站在距离他们四五米远的位置,隐隐将两人围成一圈,这时广场上虽然人不是特别多,但也来来往往的不少,尽管看上去都是正常的朋友或家庭组合,他们也并没有放松警惕。

两人边说边走,并肩往正门入口走去。

这时陈大河注意到广场上有不少保安在巡逻,不禁问道,“这里的保安也是我们自己保安公司的人吗?”

想想自己第一次去凤凰台找奥利弗的时候,要不是有个认识自己的保安正在执勤,恐怕自己还没那么顺利见到人呢。

“当然是,”奥利弗点点头,“我们现在所有的产业保安都是由自家的保安公司负责,目前来说,这里是最重要的保护点,甚至比凤凰台总部还要重要。”

“嗯,”陈大河认同地说道,“当然应该是最重要的,凤凰台总部无非就是一栋楼,只要守好门口,问题就不大,而这里人多事多,必须要加大人手防范才行。”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奥利弗似笑非笑,嘴角似乎还带着一丝不屑,“在香江有种特产,你知道是什么吗?”

“特产?”陈大河有些茫然,现在不是在说安保吗,怎么又扯到特产上去了?

等等,她不会是指那个吧?

陈大河用探究的目光注视着她,“你的意思是,这里会有人过来闹事收钱?”

“宾果,”奥利弗忍不住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无论是影视城刚开业,还是现在的主题乐园开业的时候,都有人过来闹事,还想收什么保护费,年初的时候,是饶山带着一百多个保安将那些人赶走的,而这一次,开业那天,他直接带了八百个全副武装的保安守在影视城四个出入口,那些想过来闹事的人根本就不敢动,否则,你以为这里能这么安全?!”

陈大河不禁撇撇嘴,果然是香江特产,虽然不是香江独有的,但也算是这里的特色之一吧。

不过,刚才奥利弗好像说的是八百人?

“奥利弗,”陈大河想到就问,“现在保安公司有多少人?”

他记得原来保安公司好像是两百多人,现在饶山竟然能拉出八百人,恐怕公司总人数应该破千了吧。

奥利弗瞟了他一眼,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三千多!”

嗯,三千九百九十七也是三千多吧!这是前天饶山报给她的数字,不知道今天超了没有?超了也没关系,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跟自己没关系!

陈大河脚步一顿,满脸愕然地看着她,“三千?怎么招这么多?”

“当然是保护我们公司的员工和财产啊!”奥利弗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也知道香江的特产是什么,要是不多招点人,哪里看顾得过来,难道你想让我像香江本土的那些守财奴一样,只管赚钱,而将自己的安全都丢给香江警署?!”

对此陈大河只能无言,未来十多年香江富豪就是出了名的肥鱼,一个个都以为自己位高权重,没人敢动手,结果绑架案一宗接着一宗,那些人就是不长记性,甚至有些人还被绑过好几次,丢掉性命的也不是一两个,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就不能多请几个保镖呢?难道请保镖的工资比绑匪开出的赎票还高?!

陈大河懒得替别人操心,反正把自己保护好就行,不过,三千个,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吧!

“这么多人你是怎么招到的?”陈大河有些好奇,“既要年龄合适,又有身体要求,这种人不是很好找吧?”

他刚才看过几个保安,不说个个都是虎背熊腰龙精虎猛,但也是腰背直挺精神抖擞,不像是随便找来凑数的,只是,这些人看上去似乎有点熟悉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可不是我找的,”奥利弗回了一句,这时两人已经走到入口处,越过一支二三十人的排队人群,珍妮拿出一个证件晃了晃,管理员立刻打开小门请他们进去。

排队的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几句,可能是在猜测他们的身份,但没一个有怨言,地位决定待遇,这是每个香江人都知道的常识,没什么好计较的。

“他们都是饶山找来的,”进到里面之后,奥利弗继续说道,“听说是近两年才到香江的新移民,早些年都在内地当过兵,有不少还上过战场,都是真正的精锐,而且最难得的,就是不怕苦不怕累,敢打敢拼,公司给他们买了巨额保险,要是因公牺牲还会有高额补贴,另外给他们的家人安排工作,保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都非常尽职尽责!”

原来如此,陈大河恍然,难怪这些人看上去有些熟悉感,原来是身上的兵味还没散,虽然去年香江已经取消抵垒政策,但前几年过来的人足足有好几十万,要是算上更远一点时间的,估计能超过两百万,所以后世说香江有三分之一是新移民的后代,一点也不夸张。

至于尽职更是理所当然,这些人哪个不缺钱,现在能给出高薪,还有意外身亡保险和补贴,不怕他们不卖命,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命不值钱,能给家人挣下好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