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取消是不可能,自己给他们出了个受益无穷的点子,结果换来的是恩将仇报,要不是有关三和叶正根甘冒危险深入虎穴将他们震住,恐怕现在自己那翻事业早已前功尽弃,被他们吞得一干二净,尽管这样,也还是灰溜溜地被赶出美国,蒙受巨大损失,这口气是个人都受不了。

所以除非受到太大的压力,威胁到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或是能有个他认可的人从中调解,否则此仇不报非陈大河!

但他是真不放心让马佳彤过去,那是个战乱、疾病、排外等各种混乱因素并存的地方,如果是个男的也就罢了,一个女的去非洲,不仅可能会处处受到排斥,更有生命危险,不能让她去冒这个险。

听到陈大河这么说,尽管关三和马佳彤两人心里都不相信,但陈大河一口咬定取消计划,他们也没办法,总不能逼着他去重启计划吧,而且到现在他们连计划内容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想自作主张都没办法。

带着两分失落,还有一点不服气,马佳彤只得撅着嘴巴飞回了深阵,既然陈大河不放心将那个计划交给她,那就争取将这里帮他管好,迟早有一天,他会正视自己的,就和那个奥利弗一样!

过年就是闹腾,在家里的时候走亲串友,来了北金也消停不下来,罗东升和李中和引荐的那十几个老爷子必须得去拜拜,以前学校的老师也不能落下,还有自己认识的那些个大大小小的朋友也得聚聚,这一忙就是一个多星期,直到元宵节前一天,才有空请李老爷子那帮子学生过来吃饭。

恰逢周末,留在北金的十二个人全部聚齐,这回陈大河没准备什么特别的好食材,都是从郊县收来的土产,在兰婶手下化腐朽为神奇,整出一大桌好菜,一众人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不亦乐乎。

直到半途陈大河去书房接了个电话,笑呵呵地回来,餐厅里才安静下来。

“大河,”老大江望楼看看桌上的众人,又看看陈大河,笑着说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是啊,看你嘴都笑歪了,”老六廖雪萍在一旁打趣,“我看啊,翟主任升副部长的时候都没你这么开心。”

她说的是翟国新,自从翟国新升任副部长之后,廖雪萍就顶了他文化部外联局主任的位置,现在也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干部。

“我啊,是替你们高兴,”陈大河回到位置上坐下,两手按着桌面,先环视一周,才咧着嘴说道,“有个好消息,你们听了一定很惊喜!”

“哦?”

众人面面相觑,眼里满是好奇,老三夏伯平笑着问道,“什么好消息啊?”

陈大河伸出一根手指,眼里还有些藏不住的戏谑,“还有一个星期,也就是下个周末,李老爷子就回国述职,我跟他说了,下周日,在李家老宅,你们请他吃饭,接风洗尘,怎么样,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李家老宅虽然还给了李正明,但钥匙还在陈大河这里,平时的打扫也是关三在安排,李老爷子回来后可以直接去那里入住,至于请他吃饭,自然要出动兰婶,甚至连材料都不需要江望楼他们准备,酒菜绝对让李老头满意。

陈大河还以为大家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惊喜呢,可在座的十二个人,个个脸色复杂得可以去参选影帝。

惊喜个鬼啊!

陈大河是代老爷子原谅了他们没错,可老爷子自己还从没开过口呢,李中和要回国了,他们肯定都很开心,可要说直接去面对他,想想心里还真有点发怵。

“呐个,老师回国,这是一件大事,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夏伯平干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不过啊,我突然想起来,下周日我要接待一个归国华侨团,商谈一下回国投资的事,这样,那天我就不去了,不过酒席的材料我会准备好,然后周一我再请假过去,向老师请安!”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会说这种胡话,但这两年收到消息,李老爷子身体一直都还不错,尤其是找到儿女之后,是越活越有劲,他们心里也都放下心来,再加上有陈大河居中调和,两边虽然没见面,但气氛已经大为缓和,这也让他们不会像以前一样,每次提到老师,心里就只有沉重。

这时夏伯平还在幻想着,有兄弟姐妹们顶一天,第二天应该风平浪静了吧?!立马就有人拆台了。

“三哥,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啊?!”老五吴天华瞪着眼睛,“什么时候有华侨团过来,我统战部竟然不知道的?不敢去就直说,没人笑话你。”

去年李正明回国认亲,这里面有他一份功劳在,相比之下底气也更足些,不过要是没有下面一句话肯定会气势更足。

“大河,”吴天华笑呵呵地看着他,满脸的和颜悦色,“那天你应该也在的吧!”

其他人一听,当即眼睛一亮,要是有陈大河在,老师肯定留三分,不会把气使足,否则以李老爷子的性子,就算原谅了他们,一顿臭骂是少不了的。

可惜随着陈大河的摇头,美梦破灭。

“抱歉了各位!”陈大河脸上笑容不变,拱着手作了一个罗圈揖,“后天我就得回学校上课,本来就是多请了一个月的假,一天都耽误不得!”

得,这是要直接硬抗啊。

刹那间酒桌上一片唉声叹气,不知道还以为是有什么人间惨剧发生了呢。

看着众人这幅样子,陈大河既有些好笑,又有些心酸,这在座的十二个人,最高的做到了正厅,最低也是正处,在外面哪个不是威风八面云合景从,现在只是要见挂念多年的老师一面而已,却患得患失食不下咽,由此可见在这些人的心里,李老爷子有着怎样的地位。

刚才还有些看好戏的想法,现在心里就只剩下同情,陈大河低着头想了想,要不再请几天假,陪他们一起和李老爷子吃顿饭再走?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江望楼有动静了,只见他端起面前的酒盅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放到桌面,看着众人笑道,“没事儿,那天,我去,这么多年没见了,去给老师磕个头,认个错,应该的,就算被骂几句,也少不了块肉。”

紧接着,吴天华也将面前的酒一口喝干,啪地一声放下,脆声说道,“老大,我陪你,不管老师是打是骂,兄弟一起!”

下一刻,其他十个也都将杯里的酒干掉,没的说,上刀山下火海,兄弟姐妹们一起闯。

更别说,这回要见的,是他们朝思暮想视如亲父的李中和。

看到这一幕,陈大河终于放下心来,端起面前的酒杯敲敲桌子,“哎哟喂,哥哥姐姐们,咱走一个吧。”

“好,”

“走起,”

酒桌上又恢复到刚才觥筹交错的样子,只是每个人都心不在焉,甚至藏着几分忐忑,一周后的见面,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早已知道李中和态度的人只有一个陈大河,问题肯定不会有,要不然李中和不会答应他提的这个意见,这么些年的误会心结,也时候该解开了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