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一小两只狐狸都建议他选京门,本来就在心里倾向京门的钱卫国很快就下定决心,去京门。

不过现在他没吭声,想听听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个想法。

烟抽多了嗓子有点干,黄老爷子端着温热的茶杯灌了一大口水,抹了把嘴巴,才咂吧嘴说道,“结果我说了,现在轮到你说原因了吧。”

“嘿嘿,”陈大河笑了一声,先没说理由,而是扭头看向钱卫国,“爸,我送你的那两条烟呢,有好烟不抽非得抽没屁股的,不会是留着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享受吧。”

这个熊猫烟市面上可没得卖,而是通过张铁军从他家老爷子那里搞到的内供烟,拢共才四条,就给老丈人拿了一半过来,剩下两条都扔家里,便宜自己亲爹了。

“享受个屁,不就两条烟吗,还偷偷享受,那东西就是好看,哪有大前门抽得带劲,”钱卫国不屑地撇撇嘴,走到书柜边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条烟,拆开后给陈大河扔了一包,其他的也没收着,就这么搁在书桌上。

黄老爷子看也不看,依然抽着大前门。

陈大河摸出一根叼在嘴里,咧着嘴笑道,“二位,这可是首长专供的熊猫,可不是好看那么简单!”

“哟嚯,你小子还能弄到这东西?”黄老爷子这下也稳不住了,将嘴里的烟一丢,赶紧摸出一根点上,随后拿在手里看了看,比普通烟稍微长一点,最大的特点是烟屁股比烟还长,也比普通烟稍微细点。

又吸了一口,脸上满是赞叹,“劲儿虽然不大,但是后劲足口味香,名不虚传,是个好东西!”

钱卫国也不提大前门了,划亮火柴点上一根,眯着眼睛细细品味。

陈大河拿来的烟外包装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拆开才能看见里面的精美小包装,他刚才拆的时候也没注意,要早知道是熊猫,谁还抽大前门啊。

这东西能成为特供不是没原因的,那些个首长哪个不是老烟枪,如果劲头不够,可通不过他们的审核,更别说喜欢,这才第一根,就又迷住两个老烟枪。

一支烟没几口抽完,黄老爷子将烟屁股丢进烟灰缸里,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没再拿,而是意味深长地看着陈大河,“你小子路子挺野的啊,这东西一年产量还不到一百箱,平时不是特供就是赠送外宾,你竟然能弄来两条,看来没白跑北金一趟!”

“那是,”陈大河慢悠悠地吐出一阵烟雾,才笑着说道,“听说,京门打算申请升级?”

黄叶秋眼神一凝,“这消息还没外传,你打哪儿知道的?”

陈大河手指夹着香烟,笑呵呵地没说话。

这让他怎么说?总不能说自己能预知吧,只能用这两条特供烟打掩护。

钱卫国看看陈大河,再看看老爷子,眼里若有所思,这么看来,京门要申请升级不仅是真的,而且很有希望啊!

而老爷子瞟了一眼陈大河手里的烟屁股,也没追问,直接略过不提,笑了笑说道,“这就是你选京门的原因吧,本来我是看卫国性格更适合自己掌控一方,才建议他去那边,现在看来,这招棋没走错啊。不过这件事大家心里都没底,能不能成还是两说,成了固然能省十年苦功,要是不成,那可就是掉进泥潭,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爬起来,否则这块肥缺可落不到你老丈人头上。”

京门申请升级的事才刚刚开始准备,前段时间确实有人去了北金活动,没想到陈大河竟然能这么快得到消息,再想想手里的两条特供烟,估计老李老罗那两条线的人脉都让他给吃透了,而且,这小子肯定还另外开辟了路子,否则消息不会这么快!

不过这些他都不太在意,就算特供烟也没很重视,如果他想要,直接找老领导向组织坦白身份,弄不好也能成为享受特供的一员,只是他自己不乐意罢了。

黄叶秋敲敲桌子,看着钱卫国说道,“这条拆开的我就不拿了,另一条明天给我带走。”

钱卫国却摇摇头,“这一条您也带走吧,我怕抽多了,以后抽不惯大前门。”

黄老爷子也没拒绝,烟雾腾腾中,也定下钱卫国明年的去向,当然,还得下个月去趟地委组织部谈话才能正式发文,不过那都是走个形式而已。

这个时候三人都没再提这件事,转而聊起家长里短,翁婿闲话来。

第二天一早,黄老爷子就回了地委,而陈大河和茜茜则多留了两天,茜茜一年到头就回来这么一回,自然要多陪两天父母。

等到初五,钱卫国才安排车将两人送去汉口,小两口上门给孙老爷子拜过年之后,便坐着飞机回了北金。

回到家里,还是老样子,关三和金贝儿没别的地方去,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安英和女儿郎蓉也一样,其他人倒是有自己家,但没多少亲友好走的,才初二就一个个都跑了回来,所以陈大河回来的时候,家里人都在,不仅他们,曾静姝两姐弟和本应在深阵的马佳彤也在这里。

曾家两姐弟和安英他们一样,都是无亲无故,在这里过年也说得过去,不过马佳彤也在,就让陈大河有些意外了,这个时间她不是应该在深阵主持大局吗,怎么跑到这里?

看了人群中的关三一眼,陈大河似乎猜到什么,便想着等会儿找马佳彤聊聊。

结果不等他去找,马佳彤自己就找了过来。

“大河,”马佳彤好不容易才等陈大河周围的人散去,抿着嘴走过来说道,“有点事儿,我想跟你说下。”

“嗯,”陈大河点着头,站起来往外走,“去书房,”

随后冲着院子里的关三招招手,示意他也过来。

到了书房,陈大河和关三先坐下,马佳彤替他们倒好两杯茶,在坐到一旁。

“说吧,”陈大河两手交叉放在胸前,看着她笑了笑,“什么事?”

马佳彤咬着嘴唇,抬起头直视陈大河的眼睛,“大河,我想去非洲。”

“嚯,非洲,”陈大河面不改色,扭头看向关三,“关老,您跟她说的?”

不等关三说话,马佳彤就抢着说道,“三爷没逼我去,是我自己愿意的。”

关三神色不变,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既不辩解也不说情,就这么一声不吭。

“愿意?”陈大河嘿嘿一笑,也懒得去问原因,直接笑道,“愿意也不成,现在计划取消,不需要了!”

取消?

两人闻言一愣,就连关三也是满脸愕然,有仇不报,可不是陈大河的性格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