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爷子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

首先,陈大河应该是猜对了,他晚了两天过来,不是去下基层走访,而是在地委开会,其次,这次会议讨论的问题不小,应该跟组织有关,第三,这是个机会,进步的机会!

钱卫国是性子直,但不是傻,否则也走不到今天的位置,算算他到县委已经两年多了,这段时间功劳苦劳都不少,别的不说,就平安镇那个已经升级成县级的农产品交流会就够他吃上十年的老本,更别说还有个后来突然冒头的上剅食品厂,不仅通过加工过的农产品,将上剅的名气打出去,让镇县两级受益,还引来广栋那边的关注,牵线和深阵一家外资公司合作,向那边供应食品,产生了巨大的效益,作为分管经济和工业的副县长来说,这都是了不得的成绩。

现在老丈人说要把他往上推一步,哪怕年限还没到,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爸,”钱卫国舔着脸笑道,“这些人情世故的我是不怎么喜欢,但不是还有您在把关吗,要拜师我也是找您啊,找别人算什么事儿啊,不然罗叔和孙叔还以为您不如他们呢。”

陈大河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这还是那个刚直不阿的钱卫国吗?拍马屁的时候貌似跟自己没什么两样啊!

黄叶秋嘴角微抽,这么大把年纪还能拍马屁,说明还有救。

将烧完的烟屁股从火柴棍上取下来,扔到烟灰缸里,然后拿了支烟继续用这根火柴棍插着,用牙齿咬着火柴棍,划亮火柴点燃,吐出一口烟雾,继续抽了两口,才继续说道,“卫国,不管干什么事都得讲究方法,有原则是好事,可若是不懂变通,是走不远的,就算你想原地踏步,还要看对手给不给你机会,明白吗?”

钱卫国也重新点燃一支烟,苦笑着说道,“爸,道理我都懂,但做起来难啊,不是有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么多年的习惯了,哪是说改就能改的,以后啊,我尽量注意。”

“嗯,”黄叶秋点点头,“注意着点就行,话说回来,当初玉梅就是看上你这个性子,你要是真改得面目全非,恐怕她也不乐意。”

“嘿嘿,”钱卫国只能干笑两声不说话,这里两个人,一个是长辈一个是晚辈,叫他怎么接这个话?!

掸了掸烟灰,黄老爷子说道,“地委开了三天会,讨论了不少事,其中就有加强组织建设的,会议讨论通过,决定提拔一批有能力的年轻干部,经过我的争取,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个机会。”

钱卫国听到这里,立刻不自觉地坐正身子,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一个,去地委商业局做局长,”黄老爷子说道,“你那个农产品交流会搞得不错,可以考虑在全地委范围内推广,而且步子还能再大一些,除了以物易物,直接用钱款交易也是可以的。”

这话一出,钱卫国和陈大河两人都有些发愣,虽说现在有部分物资开始逐步放开管制,但直接允许交流会上用钱,就跟自由市场没什么差别了,地委就这么有决心?

黄叶秋看看两人的脸色,随即嘿嘿一笑,“参加交流会的都是基层组织,又不是个人,有什么不能做的?”

钱卫国点头,陈大河则撇嘴,红黑两句话,都是一张嘴在说,你们喜欢就行。

黄老爷子抽了口烟,吐出一串烟雾,继续说道,“另一个,去京门县当一把手,主政一方,这两个你自己选,各有好处各有劣处,不用着急,慢慢想,月底告诉我就行。”

月底?钱卫国满脸苦笑,今天已经是二十六号,到月底也就四五天时间,这么重要的事,就几天而已,怎么慢慢想啊?!

头一个是去地委掌管一局,有现成的底子,容易出成绩,而且跟老丈人还有其他领导离得近,以后进步也方便,后一个是主政一方,谁都知道,这才是以后真正能走到哪一步的基础,没有这个,天花板的高度有限,而且,这两条路也决定了他未来的发展方向!

各有利弊,怎么选才好呢?

他不知道怎么选,陈大河却当即替他拿了主意。

一手夹着烟屁股,另一手往桌子上一拍,“去京门!”

上辈子他没去过京门,但并不妨碍他知道京门是从荆江地委剥离出去的事,现在还只是京门县,明年可就是京门市了呢!

话说荆江也挺倒霉的,先后剥离出去一个地级市和六个省管县级市,剩下的还能有什么?也难怪后来一蹶不振,怎么都起不来。

现在黄老爷子给了钱卫国两条路,如果是他,果断选京门啊,要不了两年就能高升一级,还是县升地,这样的机会可不好找。

对面两人满脸古怪地看着他,黄叶秋眼里带着好奇,掸掸手里的烟灰,笑着说道,“那你说说看,是什么原因?”

“还说个屁,”陈大河将手里的烟屁股一丢,低声说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那个局长看上去风光,可就在领导眼睛皮子底下,不是有句老话,叫做京官难当么,这种也差不多,干好了是领导有方,干不好就要背黑锅,还不如去下面当个一把手自在呢。”

两边都有利有弊,现在认定了一个,只需要将这个死劲夸,那个死劲贬就行。

钱卫国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刚准备说话,边上的老丈人开口了。

“唔,有点道理,”黄叶秋笑道,“不过,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吧?你小子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怎么,对我和你老丈人还想留一手?”

钱卫国有点奇怪,大河说的没问题啊,怎么老爷子认定他另有想法似的。

陈大河端起稍微冷却的热茶喝了一口,看着黄老爷子笑道,“原因等会儿再说,老爷子,你先说说,建议你女婿我老丈人选哪个?”

一听这话,钱卫国脸又黑了,这混账小子,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不过黄老爷子却不以为意,反正这小子就是块滚刀肉,越是熟悉的人就越不讲客气,哪天他要是礼貌起来,那才是坏事。

黄叶秋哈哈笑道,“和你一样,也是京门!”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