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在香江待的时间只有一年出头,并不算长,但也听过佳宁公司的名头,此时听到凯文的话,眼里不禁露出一丝异色。

佳宁集团创始人陈松清,在短短两三年时间之内,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以蛇吞鲸的方式壮大为佳宁集团,在这个过程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在八零年,以近十亿香江币收购置地旗下的中环金门大厦,六个月之后以十六点八亿的价格卖出,净赚六点八亿,另一个则是在股价上,他用了九个月的时间,将股价从六块推到十五块四,不知被多少香江人奉为偶像,并将资金交给佳宁旗下的财务公司进行托管,现在的佳宁已经是市值逼近百亿大关,并跻身地产业五大之列的超级大鳄。

单从表面上的这些业绩而言,这位陈松清绝对胜过没有奥利弗相助的陈大河不知多少倍,要知道如果没有奥利弗的帮助,陈大河现在能挣下千万美元就不错了,而且那还是依托与蒂埃里的合作,否则单靠他自己,顶多在内地的这个小池塘里扑腾,撑死也就赚个几百万身家,还得冒更大的风险,就算他有再多的创意再好的眼光都没用,这就叫身负屠龙技,而无所用其巧。

之前奥利弗还在感叹,这世上还真有比那个小男人还要天才的妖孽,现在听凯文这么一说,心里不禁有些好笑,果然,比陈大河更优秀的人她还真的没发现呢!

心头百转千回,时间才过了两三秒而已,奥利弗稍作停顿的手指终于落下,敲在桌面上,看着凯文说道,“理由?”

“两个,”凯文笑着比了个二,“第一,去年轰动香江的那栋金门大厦交易,在我分析过百宁顺公司的财务情况之后,几乎可以确定这项交易根本就没有完成,这不过是两家公司联合起来唱的一出戏,目的自然是为了拉升股价并推高房价,第二,在佳宁股票暴涨的过程中,佳宁旗下的子公司孙公司频频出手,换句话说,这就是典型的操纵股价,可惜现在还没有关于这一类型交易的限制规定,否则佳宁绝对玩不起来!”

听到这里,奥利弗眼里的异彩更盛,佳宁的这种做法,跟自己之前的计划很像啊,只不过一个是房市,一个是股市而已。

“还有一个理由,但没有证据作为依托,”这时凯文又说道,“目前佳宁仍然在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吸纳民间资本,这种操作手法有典型的庞氏骗局特点,据此推测,佳宁公司背后必然有一个惊天的阴谋,一旦被戳穿,必定会震动香江!”

奥利弗手指在桌面轻轻敲动,看着凯文问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消息?”

再大的消息,知道的人多了,也将一文不值,信息就是因为不对称才能值钱。

“目前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凯文挺起胸膛,似乎这样能证明自己的说服力,“我可以保证,除了我和我的两位助理,就连尼尔森公司内部其他人都不知道,并且,在这件事曝光之前,他们也绝不会知道!”

奥利弗眼神微眯,平静地点点头,“谢谢你的消息,凯文先生,对于地皮拍卖提前的事,我希望你能尽快开展。”

凯文知道这是在逐客了,便笑着点点头,“明白,琼斯小姐,那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告辞了。”

奥利弗轻轻抬手,“再见。”

看着凯文从外面将门关上,奥利弗还在想刚才他说的佳宁公司,尼尔森公司的人极少空口说白话,尤其是在得罪自己之后,更不可能抛出这样一个经不起查的假消息来骗自己,如同凯文自己所说,没有九成把握,他根本就不会说出来,所以,这件事十成十是真的。

既然佳宁是一个骗局,那么全香江最不愿见到房价下跌的公司,必然就是佳宁系,如果没有了高房价作为支撑,这座沙滩上的城堡只需要一个浪花,就会变成一滩废墟。

而这样的公司,正好成为她的收割目标,既然有近百亿的资产,那就要多放点血,她可不会满足倒卖几块地皮的钱。

所以,她现在要做两件事,第一,找人来调查核实这条信息,第二,做好准备,吃肉!

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稍作休息之后,今天约的第二位来访者已经到了门口。

与面对凯文时的冷淡不同,在迎接瑞银香江公司总经理巴里的时候,奥利弗就热情了许多。

“您好,巴里先生,”奥利弗站起来微微弯腰致意,“很抱歉请您跑一趟,如果不是有急事,我一定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不用这么客气,琼斯小姐,反正也只是五分钟的路程而已,就当散步了,”

巴里是个五十多岁的白人,有典型的日耳曼人特质,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在奥利弗的亲自引导下,走到沙发旁坐下,等秘书小姐奉上咖啡出去之后,才继续笑着说道,“琼斯小姐,正好给您带来一个好消息,您关注的那个账户,今天汇款已经到了。”

“是吗?”奥利弗眼睛一亮,连忙问道,“具体金额是多少?”

“抱歉,琼斯小姐,”巴里遗憾地耸耸肩,“我不能向你透露任何与账户有关的任何信息,事实上,我现在的做法已经出格了。”

凯文拒绝奥利弗,结果被她臭骂一顿,而巴里拒绝她之后,奥利弗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只是对着里间大声叫道,“布兰妮。”

躲在里间休息的布兰妮很快走了出来,等着奥利弗的指示。

“给珍妮打个电话,”奥利弗语速很快,“她带了移动电话,让她带陈来这里。”

布兰妮点点头,又转身进了里间。

这家通信公司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运营,奥利弗他们人手一台移动电话便成了标配,还别说,有了这个东西,找人确实方便多了,她已经考虑在电视台投放广告,推广这种移动电话。

“巴里先生,”奥利弗回过头笑道,“账户所有人马上就到,在他来之前,我想和您谈另一笔生意。”

“乐意之至,”巴里笑着抬抬手,“请说。”

奥利弗开门见山,“以这个账户里的钱作为背书,瑞银最多能给我多少信贷授权?”

“琼斯小姐,您这是在套我的话!”巴里连连摇头,“告诉您信贷额度,您不就可以推测出账户资金量了吗!”

“哦,巴里先生,您真是个严谨的银行家!”奥利弗笑着摇摇头,“好吧,那我们换个说法,用倍数,一倍,还是两倍?”

“琼斯小姐,”巴里微微一笑,“在揭晓答案之前,您是否能告诉我,这笔钱的去向?”

身为放贷人,他有权知道这些,并有责任控制风险。

“购买地皮,”奥利弗并没有任何隐瞒,直言说道,“我要扫空市面上所有的挂牌地皮!”

“地皮?”巴里眼里有些意外,同时还有些犹豫,“琼斯小姐,恕我冒昧,您是打算投资房地产吗?现在香江的房地产以及非常疯狂,谁都不知道这种势头什么时候会终止,并且不排除有暴跌的可能,如果是这样,我最多只能审批零点八倍的信贷额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