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一边听着,还在一边皱眉,他是真没注意到曾静姝的内心波动,这时候满脑子都是奥利弗,这姑娘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大河,”曾静姝紧咬着嘴唇,满脸复杂神色,眼里充满忐忑,几乎不敢正眼看他,“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坏人?”

“啊?”陈大河茫然地看着她,“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曾静姝深吸一口气,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在向你告密,我觉得自己就跟叛徒似的!”

“瞎说什么呢,”陈大河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地瞪着她,“你这是在为我负责,”

话一出口,又感觉不对,连忙摆摆手,“我是说你对公司负责,奥利弗整出这么大的动作,却没有跟你们知会一声,你们心里有疑虑,当然可以提出来,不仅是我,直接问她也行。”

可看着曾静姝像胭脂一样的脸色,他总觉得自己这话白说了。

索性拍拍桌子说道,“静姝,你啊,就是太敏感了,很简单的一件事,让你整得跟地下工作者似的,放心吧,你的人品我了解,不会对你有什么误会的。”

曾静姝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眨眨眼睛说道,“真的?”

陈大河嘴角微撇,无奈地点着头,“比真金还真!”

他现在是真没心思照顾小姑娘的情绪,尤其这姑娘比他还大三四岁,情绪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

随后手指在额头轻点,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抽调了内地所有的流动资金,这丫头在搞什么鬼?”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时候香江那边有什么需要用钱的,更何况那边账户上有钱啊,虽然美国方面的转账还没有到位,但之前她就抽调了一笔资金转到香江,以他的估计,那里至少应该还有一亿两千万美元,这么多钱还不够她折腾的?非得要从内地抽走这三瓜两枣?!

“大河,”曾静姝这时脸色也渐渐恢复白皙,两道柳眉轻蹙,“这么说来,这件事你也不知道?”

“嗯,”陈大河抿着嘴摇摇头,“她没跟我说过。”

话一出口,这时才反应过来,好像,自己着了这小姑娘的道啊,之前虽然自己给过他们某些暗示,但却从来没有承认过是琼斯公司的幕后老板,现在这么一弄,恐怕否认也来不及了吧!

算了,知道就知道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且不说这姑娘还值得相信,就算她异想天开要去告发,自己也早就扫清首尾,只要奥利弗不承认,绝对没人能抓住把柄。

想到这里,不由得摇头苦笑,不是说这年头的姑娘都很淳朴的么,怎么自己遇到的都是鬼灵精,马佳彤和眼前的曾静姝就不说了,奥利弗也是走一步想三步的人,连看上去傻傻的茜茜也聪明得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然自己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在心里来了场阿Q式的胜利,陈大河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看着曾静姝笑道,“放心吧,这事对公司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无论是你这里的文化公司,还是深阵那边的工厂,一直以来都从没借过一分钱的债务,就连供应商的货款也是立即结算,只要业务没有问题,就不会出事的。”

曾静姝小嘴微微撅起,急声说道,“不仅仅是公司,还有你啊,如果这钱是奥利弗抽去干别的,那不是占你的便宜吗?”

陈大河满脸囧然,“我的便宜就有那么好占?”

“呃,”曾静姝顿时有些语结,刚刚变白的俏脸刷地一下又变得通红,自己这话有歧义啊。

就在她想解释两句的时候,书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陈大河示意她安静,然后提起话筒,里面传来奥利弗的声音,“喂,是我。”

“哦,”陈大河看着对面的曾静姝,做了一个口型,“奥利弗。”

曾静姝一愣,立刻坐直身体,陈大河摆摆手,随后对着话筒说道,“怎么啦?有事?”

“嗯,很重要,”奥利弗声音似乎有些飘忽,但语气却很坚定,“你明天来一趟香江,我有事跟你说。机票已经帮你定好了,你直接去机场登机就行。”

还真是霸道总裁的做派,动不动就发大召唤术。

陈大河撇撇嘴,却也没拒绝,“嗯,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过来。”

挂断电话,陈大河冲着曾静姝摊开双手,“找我去香江,应该就是说这个事。”

无论是不是跟这事有关,他都有必要过去问问情况,这丫头可别背着他乱来就好!美国那边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可不能再出什么乱子。

“哦,”曾静姝莫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奥利弗要背着陈大河对他不利就行,这事就让两位老板去解决吧,自己就不掺和了。

“那,我没事了,”曾静姝扶着书桌站起来,抿着嘴笑了笑,“大河,我先回去了啊。”

“急什么,”陈大河摆摆手,示意她坐下,笑着说道,“这样,茂行还是按原计划,春节后就去深阵,另外,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以后想做什么?”

这门生意结束之后,肯定没那快恢复,这段时间总不能就这么闲着吧。

“没有,”曾静姝坐下来,轻轻摇摇头,“主要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干什么活儿,进工厂他肯定不乐意,生意现在也不能做,反正他这一年来也挣了些钱,就先看看吧。”

陈大河张张嘴,又停了下来,他本来想给曾茂行想条路子,可再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就是到处折腾闹的吗,还是先消停一段时间再说吧。

又想了想才说道,“这样,你跟他说,等他过去那边之后呢,先别急着做什么,多走一走看一看,你也很久没去过那边了,那里变化还是挺大的,可以说是一天一个样,多了解些东西,对他以后也有好处。”

“嗯,”曾静姝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

“还有,”陈大河手指在桌面敲了两下,“让佳彤给他安排两个人跟着,也好有个照应。”

听到这话,曾静姝心头顿时一暖,虽然弟弟过去那边之后,佳彤肯定会安排好一切,可有陈大河亲自开口,真的感觉很不一样。

看着这姑娘脸色又开始泛红,陈大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话多的毛病又犯了,一不小心又撩了一下,自己可是有家室的人,不能犯错啊!

他不出声,曾静姝以为他还有话要讲,就这么坐着也没出声。

两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随着曾静姝的脸色越来越红,这姑娘终于扛不住了,慌慌忙忙站起来说道,“大河,我先回去了。”

说完便三步并做两步夺门而出,飞快消失在陈大河的视线里。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