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现在还是后世,国人只要一提到非洲,想到的就是贫困潦倒战乱不止,整个大陆笼罩在硝烟、疾病和饥荒之下,哪怕现在国内困乏,但人们还是认为这里要比非洲强百倍。

听到陈大河说到非洲,关三心里也不禁打了个激灵,如果说在美国或是欧洲,他都有信心让关鹏两人护住马佳彤的安全,但偏偏是非洲,别说是两个小辈,就连他自己亲自过去,都不敢拍着胸口保证安然无恙,那种随时都有可能操起冲锋枪干架的地方,确实让人防不胜防啊。

想到这里,关三也不出声了,他可以替马佳彤决定某些事,但这种有九成可能去送命的事,自然不能贸贸然替她拿主意。

陈大河也没作声,眉头微皱,看着世界地图暗自思索。

被迫将美国公司卖掉之后,除开董建磊那部分暗手不算,暴露在十大财团眼中的还有两部分,无论是奥利弗掌控的香江和内地公司,还是位于欧洲的第三国际银行,必然会受到美国方面的关注,而他也有意用这两部分事业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从而能顺利布置暗手。

要想完全避开美国方面的注意,在世界上只有三个地方,一个是国内,一个是苏联,另一个就是非洲。

国内这边,如果由自己来安排,暂时就只能小打小闹,否则一旦出格就没好果子吃,而做大项目就必须要借力,可能借力的只有一个奥利弗,如果还是通过她来操作,就失去了隐藏的意义,所以不能动。

而苏联,那里管得比如今的国内还严,就算董建磊他们在那边待了这么久,也不敢正大光明地注册公司,从头到尾都是打通关节之后用走私的方式进行,也许他们会将这条暗线做大做强,但绝对不能越线,否则分分钟有暴露的可能。

现实情况只能让陈大河避开这两个地方,去掉这两个之后,非洲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对于非洲,其实陈大河有另一种看法。

这里幅员辽阔物产丰富,不仅有各种珍稀矿产,同时还是全世界最适宜的产粮区之一,至于战乱,成百上千的部族冲突正好给了他绝佳的掩饰机会,如果操作得好,就算在这里组建一支军队都没人去管,非常适合开展他的计划。

当然,这里也有美国的势力范围,但在非洲他们的影响力还不如英法,再加上多年的殖民统治,激起非洲人民极大的不满,自从殖民体系崩溃之后,西方势力在那里的统治力降到最低,所以只要避开少数几个亲美势力,在那里埋头发展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问题是,谁去执行?

去那里,不仅要做生意,更有可能要打仗的啊!

靠在沙发上,陈大河吐出一口闷气,挥挥手笑道,“关老,你先去歇着吧,这事儿过段时间再说,不着急。”

“哎,”关三点点头,站起身说道,“既然不着急,那就慢慢挑,孔老夫子有句话可得记住咯,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我懂。”

不仅这件事要保密,找人的事也要保密,同时要找的这个人还得绝对可靠才行,这些他当然知道,甚至,这次的非洲计划,连蒂埃里都必须瞒着,他背后的家族跟欧洲有牵连,如果让他知道,鬼晓得会不会泄密。

见陈大河确实有听进去,关三这才笑了笑,转身离开书房。

到了晚饭时间,茜茜和曾静姝几乎前后脚回来,看来这段时间都形成默契了,找准饭点大家一起回来吃饭。

吃完晚饭,稍作休息之后,曾静姝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而是找到正在书房里埋头画着一些别人看不懂符号的陈大河。

尽管图纸都摊在书桌上,曾静姝却视线瞟也不往那里瞟,站在门口说道,“陈总,有空吗?”

陈大河抬起头,笑了笑说道,“有,有事找我啊?还有,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别叫陈总,叫我名字就行。”

“哦,习惯了,”曾静姝点点头,却站在那里没动,歪了歪脑袋笑道,“你不先收拾一下?”

看了看面前的稿纸,陈大河摊着两手笑道,“你要是能看懂这些东西,那我真要给你写个大大的服字。”

这个是他随手勾画的脑子里的计划方案,所有的东西都用符号代替,保证全世界没人能看得懂。

曾静姝这才走近,挨着书桌看了看,皱着鼻子说道,“这是什么啊,跟鬼画符似的。”

陈大河顺手将稿纸扫到一边,看着她笑道,“说对了,就是鬼画符,不过没奖励,坐吧,找我什么事?”

将大衣的衣摆理顺,曾静姝坐到椅子上,抿着嘴笑了笑,“嗯,我是来谢谢你的。”

“谢我什么?”陈大河有些惊讶,眉角轻轻上扬,“好像我最近没做过什么吧?”

“有啊,”曾静姝将两手搭在桌子上,轻声笑道,“前几天你还特意过来提醒,要我弟弟把门店关了,先去深阵那边待一阵子,这可才几天功夫,你就忘啦?”

“这事儿啊,”陈大河哑然失笑,摇着头笑道,“你别怪我多管闲事就好,现在怎么样,茂行他把店关了吗?”

“已经关了,房子也退租了,”曾静姝点点头,眼神有些闪烁,“本来我是打算让他春节过后就去深阵的,但是,”

见她有些吞吞吐吐,陈大河顿感奇怪,眉头微皱着问道,“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嗯,”曾静姝银牙轻咬,小声说道,“这两天,奥利弗突然将账户上所有的资金全部抽走,并让我与各个供货单位联系,要求适当延长付款期,虽然付款期延长至两个月并没有超过惯例,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她这种做法,分明是在收紧资金,增加资金流水量,然后,我今天给佳彤打了个电话,想问问是不是深阵那边有什么大动作,可她却说没有,不仅如此,而且深阵那边也和我们这里一样,几乎所有的资金都被抽走,只留下相当于两个月工资的备用金,因为那边的外汇量动用太大,总额超过一千七百万美元,连那边省里的领导都被惊动了,亲自给她打电话过问情况,但这些原因奥利弗都没有跟我们解释过,她当时也只能搪塞过去,说是美国总部需要资金调动,如今奥利弗已经从我们这里抽调了将近两千万美元,国内的资金几乎都空了,由于事情太大,我和佳彤商量过后,还是决定把这事告诉你。”

虽然陈大河早已从琼斯公司离开,但无论是曾静姝,还是马佳彤和董建磊这两拨人,心里都认定陈大河才是公司真正的所有人,现在奥利弗整出这么大的事,肯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只是,不管内情是什么,奥利弗才是她名义上的老板,现在这么做几乎与吃里扒外无异,甚至在她心里还极其忐忑,猜测陈大河会怎么看她,不管任何情况下,主动的告密者都不会讨人喜欢,哪怕是为了他好也不例外,她也是在心底挣扎了好久,才最终说出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